由香港到南非好望角,25000公里單車長征(精華版)

2016年5月,我騎著一輛單車由香港出發,經過24個國家、25000公里、513天,終於在2017年10月到達了終點──南非好望角。

一個五百多天的旅程,實在難以用一篇文章完整地紀錄下來,在將遊記整理成書前,就先來一篇精華版的,在網誌和facebook中選錄一些最深刻、最精彩的片段跟大家分享,也藉此機會整理思緒、沈澱回憶。

(如對阿翔的完整遊記有興趣,請到粉絲頁 阿翔 Linus Cheng 追蹤最新消息,謝謝!)

那一天,那張世界地圖

三年多前有一天,我拖著疲累的身軀下班回家,我房間裡有一張世界地圖,我看著地圖發呆、發呆、發呆了許久。然後「哼!」一聲隨手拿起一支箱頭筆,豪邁地劃上一條由香港一直到南非、二萬五千公里的黑線。

我看著這條黑線皺皺眉頭,拋下箱頭筆和一句「神經病!」,就脫下襯衫西褲,隔天又繼續上班去。

然而一切,就由這一句「神經病!」和這一條二萬五千公里的黑線開始⋯⋯

原來,我身處一塊如此廣闊的土地。

由香港可以一路往西直到西班牙,或在進入歐洲前轉向南直往非洲的最南方。

為甚麼每次旅行都要坐飛機?

我可以來一趟跨大陸的陸路旅行嗎?

於是,我開始了計劃這趟單車大長征。

(註:由於簽證問題及中東地區的戰亂,最終的路線有部分需要坐船及飛機,請參看上面的路線圖)

 

事前準備:準備自己最重要!

如此長途的旅行,當然有不少準備工夫,規劃路線、研究簽證、購置裝備等自然令人很頭痛,但最重要的還是自己身心的準備。

我自小是個不好運動的人,偏偏選擇了單車這種對體能要求很高的旅行方式,因此首先就是要把體能練好。我花了一年多時間每天跑步、健身,一方面提升自己耐力以應付未來的長征、另一方面也為鍛練毅力,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無論如何也要把它走完,即使失敗,也不可是因自己放棄。

不要懶、不要怕難!

何謂「準備充足」?實在難以定下一個標準,總之,定下了出發日期,就上路去了再算。起初幾天還未適應長時間騎行,往往騎半天就要休息,然後一天一天慢慢將里程提升。

出發約一星期,那天去到廣東獅嶺鎮,我休息一天到公園裡去散步。園中有一座始建於清嘉慶年間的盤古王廟。公園和廟本身沒甚麼特別,但我在這裡遇上兩位很特別的朋友。

「你在撿這些有甚麼用?」我看見一位婆婆在撿落在地上的白色小花瓣,好奇問她。

「這些是白玉蘭,曬乾後拿來燒很香的,也可以用來沖花茶啊。」婆婆說。

「這樣啊?我也很想試試呢!」我把撿來的幾塊白玉蘭花瓣放進婆婆的容器裡,就這樣結交了一位年紀比我大一倍以上的朋友。

我幫婆婆撿白玉蘭,撿夠了就坐下來聊天。她的名字叫月維,六十多歲,是花都人,有些孩子還移居了香港,她年青時在製衣工廠工作,幾年前退休了,現在過著簡單的生活,每天坐一個多小時公車來這個公園陪另一位老人,原來照顧那位老人就是她現在的兼職,每月有千多元收入。

「我們一起拍張照片好嗎?」我問婆婆,她答應了。

用手機拍完照我讓婆婆看照片,她說:

「怎麼這樣奇怪?拍出來不像我啊!我拿眼鏡看清楚。」

婆婆戴了眼鏡再看一次照片,突然哈哈大笑。

「哈哈!原來這個是你,我剛才看不清楚以為是我,難怪覺得不像!」

她真可愛。

這時候,有位伯伯來到我們面前。

「這位姐姐,新朋友啊?」他噴著口水,用非常響亮的聲音說。

「他是男的啦。」月維婆婆連忙糾正他,她跟我說伯伯眼睛不太好,可能因為我頭髮長所以以為我是女的。

「姐姐,你看我多健康!每天都來散步,又曬太陽,很開心呢!」伯伯只顧自繼續說,露出沒有牙齒的可愛笑臉。

「對呀,看得出你很開心。」我開口說話他該知道我是男的吧。

「姐姐,我跟你說一個故事啊!有一次我到一間廟前,那廟的住持就跟我說:『我們一起努力爭取活到120歲吧!』我就跟他說:『爭取甚麼的,最重要是活得歡歡喜喜!』你說對不對?姐姐,歡喜就最重要啦!」伯伯繼續噴著口水高聲講他的「故事」。

「哈哈,對呀!看見你就覺得歡喜了。」我快笑死。

然後伯伯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講故事。

他的名字是擇優,出身自有錢人家,退休了三十多年,因為喜歡戶外活動所以身體很好,從來不病。幾年前兒女把他送到老人院,他住了兩個禮拜就嫌太無聊跑了出來,後來就聘用了月維婆婆日間照顧他,月維婆婆跟他本來就是多年朋友。

擇優伯伯很喜歡分享他樂天的人生哲理,他說:

「我媽告訴我,做人最重要就是──

第一:不要懶;第二:不要怕難!

做到這兩件事,你將來就會好了!」

簡單的兩點,的確概括了成功之道。突然感覺像牧羊少年在旅程開始遇到智慧老人。

跟他們聊了半天,都差不多要走了,離開前跟他們一起到洗手間,月維婆婆進了女廁,我跟擇優伯伯一起進男廁的時候,他又大聲說:

「這裡是男廁啊!女廁在那邊!」

謝謝你,伯伯,在接下來的旅程,我會緊記你送給我的這句話。

首個大Check Point──兵馬俑

「不要懶!不要怕難!」

這句說話我一直放在心中,而我的旅程也過了50天,來到陝西了。

「你要去哪裡?」旁邊一輛車裡的男人問我。

「我⋯去⋯渭南。」我推著單車,喘著氣回答。

「我家就在渭南,正要回去,載你吧,你這麼累。」他說。

我猶豫了一會。

由商洛前往西安東北方的渭南,中間要翻過一整座山,幾十公里的路不斷爬坡,中午太陽正猛,該有三十六、七度吧,太斜的路只能推行了,實在不夠力。

竟然有人主動讓我坐便車,真是很大的誘惑呢。

我不是不會坐便車,例如從住處來回前往景區,我會接受坐一趟便車。

但移動的大路線,還是想堅持。

「不用了,謝謝,我還是想自己騎行過去。」我拒絕了。

「哈哈,要鍛鍊身體嗎?那加油啦!」然後他開車走了。

看著那遠去的車尾,我該後悔嗎?

後面是更斜的斜坡和山路,一直上一直上,或許我真的應該坐便車的。

雖然是半推半騎行,但總算到了山頂,累得頭也痛了。

有幾十公里的上山,自然有幾十公里的下山。

沒有上山的辛酸,就沒有下山的痛快了。

幸好我有堅持。

總算到了西安近郊,我住進了親戚的家,他們家離兵馬俑只有二十分鐘車程。第二天馬上前往嚮往已久的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

無論在照片、影片看過多少次,踏進展館時仍然會被氣勢磅礡的陶俑大軍震撼得目瞪口呆。

騎行五十天,萬水千山來到西安,最主要就為了一睹兵馬俑的鬼斧神工。終於,我今天站在這裡,俯瞰這壯觀的藝術奇蹟,當然為眼前的奇景感動,但更感動的是⋯⋯

我來到了。

騎著一部單車,從香港來到西安看兵馬俑。

我看著在考古工場埋首工作的考古學家們,將一塊一塊陶片拼貼,看似沒完沒了的工作,但經過這些年,已重現了這麼壯觀的隊列。製作千兵萬馬是奇蹟,修復千兵萬馬也許是更大的奇蹟。

再困難的工序,一塊一塊去拼貼,總有一天會完成;

再遙遠的目的地,一步一步去走,總有一天會到達。

既然西安都來到了,南非可能嗎?

可能的,一定可以。

單車被盜

旅途上第一個最大打擊,相信是在新疆烏魯木齊時被偷去第一輛單車。

我的單車是出發前專程往台灣買的,是第一部我為了長途旅行而買的單車,還花了很多心力加裝各種配件以應付長途旅行。因為他是白色,而且我跟他走的是絲綢之路,所以替他取了《西遊記》中唐三藏的座騎名字「白龍」,希望他能帶著我一路往西方去。

一路騎著他走過廣東、湖南、湖北、河南、陝西、甘肅、新疆,經歷過高山低谷、沙漠草原、晴陰雨天,並肩同行五千多公里的路,快要完成整個中國,最寂寞的時候,跟我一起的就只有他。

來到烏魯木齊,因被哈薩克的簽證問題困擾,一時疏忽了,吃飯時把它鎖在餐廳門外,短短的吃飯時間,它已連同鎖鏈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星期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低潮,因為我失去的不只是一部單車,而是一位陪我走過了五千公里的戰友。

重拾心情後,我在烏魯木齊買了一部新車,繼續未完的旅程。

現在回看,倒也是因禍得福。新買的車叫「銀鷹」,是一部長途專用的山地車,離開中國後,除了崎嶇的山路、還有爛得要命的泥石路,「銀鷹」較適合應付各種不同路況。

我相信世事沒有偶然,或許白龍的使命已完成了,接下來的路,就交棒給銀鷹去完成。

山區牧民家借宿

「我,來自,香港。

現在,下雨了,

我,可以在這裡,借宿嗎?」

我用很慢的英文配合肢體語言跟馬棚裡的叔叔說。事實上在這下著雨的黃昏,在四下無人的深山里看見我這身狼狽的樣子,也大概懂我的意思了吧。

這是我第一次到陌生人家裡借宿的經歷。

旅程來到一百三十多天,我在吉爾吉斯首都Bishkek出發,打算往吉爾吉斯西南部城市Osh,由那裡過境到烏茲別克。其中由Bishkek往Balykchy的路之前已騎行過了,同一段路就不再浪費時間,乘坐便宜的合乘的士到Balykchy,再由Balykchy騎往Kochkor,一切都尚算順利。

挑戰由離開Kochkor小鎮開始,瞧西南往Song-Kul的100公里,需要爬升海拔1千多公尺,其中有超過50公里還是顛簸非常的砂石爛地,只能以時速約5-10km勉強前進。雖然山上風景甚美,但這段路也實在太辛苦了,沒有心情欣賞景色。

下午5點多才走了50多公里,風越來越大還夾雜小雨點,今天不可能到達Song-Kul了,只能在山上過夜,前方那烏雲似乎來勢凶凶,情況不太樂觀。

烏雲到了頭頂,雨越下越大,氣溫急降,在海拔二千多公尺的山上遇著這種天氣真不是開玩笑,今夜似乎不宜露營,但在這荒山上可以怎麼辦?

山上也不是完全無人,大約每隔幾公里會有幾間農家小屋,多是飼養牛、羊、馬的牧民。就在雨開始大的時候看見不遠處的河邊有人居住,沒有辦法了,只好硬著頭皮去碰碰運氣。

雖然言語不通,但那農家叔叔也馬上懂了我的意思,把我帶到其中一間小屋裡。屋裡有位婆婆和一個約3歲的小孩子,叔叔跟婆婆講了幾句就回到馬棚去工作。那婆婆正在搓麫餅,她馬上給我倒熱茶,經歷寒風冷雨後能喝一口熱茶真是太幸福了。

晚上,家裡的男人們回來吃飯,其中一位應該就是婆婆的兒子。我們吃的是剛才婆婆做的麫餅,還有一大堆似乎是羊內臟的東西,有腸有肚,幸好我沒甚麼不敢吃。只是那些內臟十分韌,很難咬開,為禮貌我還是盡力吃光了,味道倒是不錯。

雖然跟他們言語完全不通,但他們一家都很親切,不停為我倒茶。三代同堂的他們,男人出外放牧、女人煮飯和帶小孩,分工很清晰。飯後,一臉倦容、三十多歲的男主人竟然在孩子和我這客人面前躺在他母親的大腿上休息,像個撒嬌的孩子,看來是十分平常的事。

這間小屋是他們的廚房、飯廳和休憩空間,跟睡房是分開的。睡房在旁邊另一間較大的屋內,他們為我預備了很舒適的客房,想不到在這深山裡都能住得那麼好。

第二天早上打算離開時,他們還留住我要我先吃早餐才走。一夜共對基本上完全不能言語溝通,但他們對我這陌生過客的信任和照顧卻不需要言語亦能感受到。

泥沼驚魂

旅程二百二十多天,離開格魯吉亞後,進入土耳其黑海海旁的路段。本來一直很期待這段路,海邊沒內陸那麼寒冷,又有美麗的海景伴隨。

無奈天公不造美,十多天來只有一兩日晴天,其餘日子不是雨就是雪,有時還中途突然落冰雹,相當狼狽。在惡劣環境中作戰一整天後,由於道路滿地泥水,往往要花很多時間清潔保養單車和其他裝備,幾天就要大洗一次車,隔天又弄得超髒,身心都甚疲累。

惡劣天氣還令路況變差,除了行進速度減慢,有時甚至因塌方等問題需要繞道。

也許是身心俱疲令警覺性減低,這天終於出事了。

由Sinop向西約100公里,有一大段路離開海岸繞到內陸的山路(這真的氣死人!),整天上上落落,加上時雨時雹,非常吃力。

中途有一個分岔路,一邊是上坡的沙石山路、一邊是一小段海岸路,這裡有個路牌指著上坡的路,牌上寫了一些看不懂的土耳其文。我拿出地圖看,雖然兩邊都通行,但海岸路沒那麼迂迴,而且路況較好,於是我沿這條路往海邊去。

一直下坡到海邊都很順利,心想終於可以享受一段平坦的海岸路段了。然而再往前一點,發現前方有一小段路被倒塌的山泥覆蓋了,還有幾棵樹橫躺在路中。這下子終於明白早前看見路牌寫著甚麼了,應該就是「此路不通」⋯⋯

我靠近一點看,這段泥路大約只有十多米,而且泥看起來並不厚,很多時候騎山路也會遇到這種路況,把車推過去就行了吧?

於是我下了車,一步一步推過去,走了三、四米,突然足下一輕,整隻腳陷入了泥濘中!這泥濘該有近一尺厚,回頭看單車,不知甚麼時候已陷了半個輪進泥濘裡!原來這坨山泥連日經雨水洗擦,表面平坦但事實上已變成泥沼。

回頭看,我已走了約一半的路,當然選擇繼續前行。

在尺厚的泥沼裡雙腳完全發不了力,泥漿把腳狠狠吸住,每次抬起來都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推行單車更辛苦,要用力以前輪破開厚厚的泥漿,有時還要整部車連行李抬起來才能前進。十幾米的路,我花了近半小時,已經開始後悔當初不回頭了。

幾經辛苦過了泥沼,已經滿腳滿輪都是泥,單車還勉強能動。往前騎了數十米後,前路的境況讓我幾乎哭出來──

原來前面是更嚴重的山泥傾瀉,整條路已經塌陷了,除了回頭我別無選擇。

就是說,我得再一次過那泥沼。

既然過得一次,回頭應該不難吧?

我把單車推向我來的時候已經破開了的坑道,一步一步向前。

但走了幾步,感到有點不妥。

為甚麼我走不動?

雙腳越來越難抬起來,單車更深深陷在泥濘裡,半步也推不動。

努力了近十分鐘,滿頭大汗、滿面泥巴,但竟然完全無法移動,我就這樣被困在泥沼裡。

因道路封閉,這條路基本上沒有車,到處叫天不應、叫地不聞,還有約兩小時就天黑,氣溫會降至零度以下,若不求救我會在這裡活活冷死。

但即使報警,他們聽得懂英文嗎?

我能準確告訴他們我的位置嗎?

沒有空間猶豫,我準備拿出手機打電話報警,這時候,奇蹟出現了。

一輛車向這裡駛來,他們看見了山泥就下車察看,我趕緊拼命揮手求救。

男司機看見我,不顧雙腳被泥漿弄髒,趕緊走到我身旁,他不用推著單車,倒走得頗輕鬆。

雖然言語不通,但看見我這狼狽相也知道甚麼事了,他跟我一起嘗試推行單車,但泥沼裡彷彿有股巨力將單車牢牢抓住,兩人合力都無法抬得動。

於是他指示我把行李拆下來,再替我一件一件行李運出泥沼外,然後回來跟我一起推單車,少了行李的重量,終於順利把單車拔出來推出泥沼外。

我整個人攤軟在路上,滿身泥巴、筋疲力歇。

現在這時間,我已不可能天黑前到達住宿點,加上單車的輪組和鏈組都已吃滿泥漿,不洗乾淨的話是騎不動了。

我請他們替我電召了輛的士,就乘坐的士前往最近的城鎮去。由於海旁路被山泥沖毀,的士需要繞行一段非常崎嶇的爛地山路,似乎即使這一邊也難以騎行。

結果我要在那小鎮停留一天,把吃滿泥的單車拿到油站洗車處,用高壓水槍洗了很久才洗乾淨,所有行李、衣服都要大洗一遍。

但幸好也只是東西被弄髒,這條小命沒有被泥沼吃掉,下次再看見泥濘也不敢貿然把車騎進去了。

今天我坐了12部警車

2017年4月,我經由埃及西奈半島準備進入非洲大陸。這天,可能大半個西奈半島的警察都認識我了。

「西奈半島很危險,你不可一個人騎單車,我們送你吧。」在檢查站那警察跟我說。

離開西奈山,我打算用四、五天時間騎往開羅,然而剛離開山腳的小鎮,就在鎮口的警察檢查站被截停。

早前已從西岸騎到半島中心了,怎麼突然不讓我騎?我知道北西奈局勢不穩,我也不會前往,但看資料南西奈整體是安全的。

或許是有一小段路比較危險,所以警察堅持要送我吧?

檢查站的警察英文很差,我沒能詳細問,他們替我把單車搬上警車,就開車載我出發。

走了二十分鐘左右,警車在下一個檢查站停下,並叫我下車,他們沒作甚麼指示就走了,在這裡開始我可以自己騎了嗎?

然後第二個檢查站的警察又叫我等等,等了十分鐘左右,他們叫我把單車抬上另一部警車,喔⋯⋯原來只是接力。

就這樣,警車接警車,由一個警局或檢查站去到下一站,有時候要等一會,有時候直接有下一部車在等,足足換了12部警車後,他們竟合力把我送出了西奈。

途上有跟一些英語較好的警察或軍人聊過天。

「為甚麼我不能自己騎單車?」我問一位警察。

「這裡對外國人來說有危險,可能會被襲擊啊。」他說。

在某些路段他們甚至會穿起避彈衣,其中有位警察還讓我穿穿看,相當重呢!

「這裡有甚麼危險?他們總是每天這樣護送遊客嗎?」我問檢查站中的一位軍人。

「嗯⋯⋯其實我不覺得有甚麼危險,大概⋯⋯是例行公事吧。」他笑說。

西奈的「護送服務」似乎是警察每天的工作,一般他們會用警車護送接載遊客的車輛,像我這樣直接坐到警車上倒比較罕見。

雖然大部分警察英文都很爛,但只要保持笑容,他們是很友善的,在警車上我也努力跟他們溝通,而他們對我這孤身的單車旅行者也很大興趣。

其中一部警車甚至在中途的一個景點停下來叫我下車拍照,真有點受寵若驚。剛好遠方有一部來自菲律賓的旅遊車也停下來讓遊客拍照,我心裡暗爽:「我這邊可是免費的呢。」

雖然這段路沒有親自騎行,但也是因單車旅行才能遇上的奇特體驗吧,有多少人有機會乘警車旅行呢?

51度的撒哈拉沙漠

穿越撒哈拉沙漠前,我把頭髮剪光了,準備迎戰酷熱的沙漠騎行。

但這片沙漠,比想像中更凶狠。

蘇丹,大半國土在沙漠中,要南下就需要越過整片沙漠。

「攝氏51度」

我看到碼錶上顯示的溫度,卻沒太驚訝,因為我的身體已告訴我這是我經歷過最炎熱的氣溫。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之一——就是明明肚子餓,卻吃不下任何固體食物,甚至看見食物就反胃。幸好我帶了不少果汁,途中只能靠不停喝果汁補充體力。

烈日之下,連果汁都曬得熱騰騰,那口感就像喝茶餐廳的熱茶,還有點燙。

看來接下來的行程也需要多準備果汁,只是行李又會更重了。

蘇丹有一種廉價旅店叫lokanda,每晚只需港幣$10-20左右,有點像青旅般跟陌生人共用房間及洗手間,但普遍更骯髒簡陋,冷氣當然想也不用想。

由於天氣太熱,即使在晚間也超過三十度,黃昏後大部分人都會將床搬到園子去,晚上就以天空為被睡在室外,園子裡堆滿床鋪何其壯觀。結果房間的唯一作用就是放行李。

我起初也有點不習慣,但躺著躺著也挺舒服的,總好過在房裡熱得睡不了!

怕有蚊子咬嗎?原來這麼熱的時候,是會連蚊子也失去影踪的⋯⋯

有一天我經過一個沙漠中的小鎮,所有人都以好奇的眼光看著我,大概從來不會有遊客到訪這裡吧?

同時我也對這裡充滿好奇,即使在沙漠中心,這小鎮也未免太簡陋,所有商舖都是竹棚、帆布或鐵皮搭建,更古怪的,是這裡只有清一色男人。雖說穆斯林男主外女主內,但市場裡總會有女人吧?這裡卻一個都沒有。

原本只打算在這裡買點補給就在附近露營,但好奇心驅使我在此留宿。

這裡沒有旅店,當地人帶我到一間竹棚Cafe去,讓我在這裡過夜。

我在鎮上到處逛,找到懂一點英語的人聊天,終於解開謎團了——這是一個淘金小鎮,聚集了來自蘇丹各甚至鄰國的工人來挖寶,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個小社區,一個沙漠中的男兒國。

單車旅行,真的充滿驚喜呢。

打水洗澡的日子

2017年8月,我越過赤道後到達了坦桑尼亞。

在香港,按下開關有電、打開水龍頭有水,似乎都是理所當然的事,在非洲卻不然。

在坦桑尼亞入住的旅店十之八九都沒有自來水,比較好的會在厠所內備有一大桶水,洗澡、刷牙、沖厠全都靠它,較爛的還要自行拿水桶到室外的水缸去打水。

住過一間比較貼心的,晚上會有燒熱了的水讓我們拿來洗澡,但大部分時候都是一桶冷水照頭淋。現在身在南半球了,雖仍接近赤道,但晚上還是頗涼的。

每淋一下,就看著水桶裡的水減少一點,比起使用源源不絕的自來水,你更會學懂珍惜。

世上最古老載客渡輪

由坦桑尼亞經坦干依喀湖前往贊比亞,是一趟我期待已久的船旅。

不是因為坐甚麼新型豪華郵輪,而是坐一艘超過一百歲的老渡輪。

MV Liemba是世上最古老、而仍在運行中的客貨輪,在坦干依喀湖上行駛於坦桑尼亞的Kigoma及贊比亞的Mpulungu之間。

這艘老船有段有趣的過去,MV Liemba原名Geotzen,1913年在德國製造。要運到內陸的湖中使用可費了不少工夫。它被拆成5000箱後經海路運到坦桑尼亞東岸的三蘭港,再由鐵路運到坦干依喀湖,據說由於最後數十公里沒有鐵路,需靠人手一箱一箱搬到湖畔。一次大戰時Geotzen曾用作戰船參與湖戰。戰後改為客貨輪並使用至今。

由Kigoma出發的MV Liemba兩星期只有一班,全程約三至四天。當地人帶著大袋小袋生活物資、食物、水果上船,甚至有雞有羊。MV Liemba沿坦桑尼亞湖岸航行,途經多條湖畔小村,這些偏遠鄉村陸路交通非常麻煩,因此就靠船運送物資。

大部分中途點不設碼頭,上岸就要靠小舢舨,乘客由船邊扶老攜幼跳進搖搖晃晃的舢舨中,幸好湖面浪不大,但看起來還是險象環生,水手們則大呼大嚷地忙著將貨物扔到舢舨裡。這逃難般的場面是MV Liemba船旅最獨特最精彩的真人show,每次船停下來,連當地人都駐足觀看。

最終目的地──好望角

第513天,南非好望角。

這裡曾經叫風暴角,只因長年翻著殺人巨浪,無數西方探險家葬身於此。但成功越過這裡,就代表著進入印度洋,前往滿載希望的東方世界。

這裡也是我旅程的目的地。

無論計劃更改了多少遍,起點和終點,始終沒變。

這裡象徵著越洋探險、代表著希望、也是人類遠征的里程碑,我喜歡這個波瀾壯闊的終點。

513天、24國、2萬5千公里,由香港大埔到南非好望角的單車之旅,在這天終於、終於、終於要完成了。

「你當時相信的那些事情

會在如今變成美麗風景」

五月天的《頑固》,一直是此行的主題曲。來到終點,心中響起的仍然是這首歌。

「Cape of Good Hope」

那在照片中不知看過多少遍的牌子在我眼前越變越大,越靠越近。

「只要一步一步向前走,無論多遠的目標,也會越來越近的」由第一天開始,

這就是我的座右銘。

我跨下單車,慢慢走向牌子。

早就想好要怎樣結束了吧。

我用雙手托著銀鷹的車架,嗯,有點重⋯⋯

「不要懶!不要怕難!」在廣東獅嶺鎮遇到的伯伯說。

我喝一聲,發力把輪子抬離地面⋯⋯

這雙輪,走過了高山、低谷、沙漠、草原。

單車舉到面頰前,一陣烈風襲向我背心⋯⋯

我們一起走過了順風逆風、滂沱大雨、五十多度的撒哈拉、零下十多度的雪地。

巨浪在我背後捲起,發出澎湃的巨響⋯⋯

單車舉過頭。

「我!完!成!了!」

此情此景,在腦海中出現過多少次,一路上助我撐過了多少孤獨、失落、軟弱、想放棄的時候。

「每當我遲疑 從不曾忘記

活在我心深處 那頑固的自己」

從前我一直很害怕,他日我滿面皺紋、頭髪花白,回看自己一生時,發現自己庸庸碌碌,想做的全都一事無成,只有滿滿的遺憾。

而現在,我可以自豪地說,我曾經騎著一輛(或兩輛)單車,由香港去到好望角。

而成功來到這裡,不是因我有多大毅力、不是因我有多強健的雙腿,而是因為我的單車滿載的除了行李,還有許多許多愛和支持。

謝謝你。

謝謝你,一路陪我到這裡。

(如對阿翔的完整遊記有興趣,請到粉絲頁 阿翔 Linus Cheng追蹤最新消息,謝謝!)

Bike to Change:籌款贈送單車予烏干達貧困孩子

還記得我開始非洲段旅程前,曾預告過下半部的旅程將會有一個全新任務嗎?經過多月來的準備,終於正式推出跟Watoto合作的"Bike to Change"籌款計劃,讓大家真正能參與在我的旅程裡。

其實一直希望為我的旅程多添一重意義,除了實現自己的夢想,也希望能將這個夢想帶給更多人。早在去年年底,我開始接觸不同慈善機構,我其中一個堅持是不想沒方向地籌款,而是希望這個計劃能跟我的旅程有關,具體地幫助有需要的人。

最終很高興跟東非烏干達的機構Watoto落實了合作,他們為我度身訂做了這個籌款計劃"Bike to Change",希望透過贈送單車,為貧困的孩子的生命帶來改變。

 

<關於Watoto>

Watoto關懷兒童事工成立於東非烏干達(www.watoto.asia),為生活困苦的小孩和婦女提供整全的照顧,透過教育培訓,讓他們擁有一技之長,以致能回饋社會,重建國家。

 

<為何選擇贈送單車?>

我一直相信要長遠解決貧窮問題,需要幫助他們自力更生,而不是只提供物資援助。我希望能透過我的旅程,鼓勵孩子勇於踏出舒適區,追尋夢想,以單車作為改變他們生命的起點,讓孩子知道只要肯嘗試,沒有不可能。

 

<籌款目標>

港幣五萬元。"Bike to Change"所收集的捐款將全數(不錯,是全數,沒有任何行政費)支持Watoto發展體育項目,用作購買單車及相關裝備,開拓單車訓練項目。

 

<捐款方式>

如你願意參與,請填妥以下表格,並按指示完成捐款。(捐款HK$100或以上可申請收據)

https://goo.gl/forms/KEUs4gusR0Ibc06H3

 

另外,阿翔將會在七月經過烏干達並探訪Watoto總部,幫助大家更了解Watoto的工作。

最後一句,其實捐不捐款倒不是最重要(當然非常鼓勵有能力的朋友捐款支持!)。長途旅行讓我接觸許多有需要的人,事實上也幫不了這麼多,但我能實現自己的夢想,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因此也很希望能將夢想分享給其他人。

期待你的支持!沒能力捐款的也不要緊,請幫忙Share!謝謝!

 

想追蹤由香港到非洲的旅程,記得follow我的Facebook啦~

Facebook: 阿翔

Blog:www.shotravel.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linuscheng1124

旅程上半部回顧:goo.gl/AryF

出發前分享:goo.gl/HfSRf2

 

三天兩夜踏上耶穌走過的路:以色列Jesus Trail

以色列這個小小的國家,即使用單車騎行,不停留的話幾天就完了。但這片古老的「應許之地」蘊藏著的人文與自然遺產卻可能一生都看不完。

我在以色列的最後數天選擇了一種比單車更慢的旅行方式──徒步。

我選擇了在加利利地區的「Jesus Trail」(耶穌步道),這條全長65公里的步道開發於2007年,不是歷史悠久的朝聖路線。路線由耶穌家鄉拿撒勒出發,經過加利利山地到加利利海,最後以他的傳道中心迦伯農為終點,模擬耶穌可能走過的路。官方建議的日程需要四天,途中經過許多聖經中曾出現的重要地點,亦能飽覽加利利的自然風光,每天只需走13-19公里,連同到景點觀光的話倒差不多。

我騎著單車離開巴勒斯坦北上到加利利海旁的Tiberias(提比哩亞),在一間青旅寄存了單車,就坐巴士到拿撒勒準備開始徒步之旅。

在拿撒勒大部分旅店都可以拿到免費的Jesus Trail地圖,也可以到Fauzi Azar Inn購買一本指南(100NIS),裡面有更仔細的地圖和途中人文歷史景點的詳細介紹,亦有其他延伸路徑介紹,個人覺得值得買。



官方建議四天走畢,我用了三天完成,讀者如有興趣可按個人體力和景點的逗留時間決定日程,如帶上帳篷的話就可更彈性隨時隨地休息了,途上大部分山區都可露營。以下是我的三天日程。

 

Day 1 Nazareth > Zippori National Park > Cana > Ilaniya 約24公里

拿撒勒城內有不少值得一看的景點,如重現2000年前猶太人農村的拿撒勒村,建議正式開始徒步前先遊覽,省一點時間。

路線的起點是天使報喜教堂(Basilica of the Annunciation),相傳教堂原址就是約瑟和馬利亞的故居,亦即耶穌的老家。2000年前拿撒勒是一條只有數百人的小村,就集中在現在教堂周邊的地區,所以位置即使不準確也相去不遠。天使報喜教堂旁邊有一座聖約瑟教堂(St. Joseph’s Church),相傳原址是約瑟的工場(耶穌父親約瑟是木匠)。


由教堂出發,穿過老城市集,爬上長長的階梯到城北的Ru’us el-Jilbal Street。

以色列幾條主要的徒步路線都有清晰的標記,Jesus Trail的標記是白底橙線,可以在沿途的路燈、路肩、石頭或樹上找到。在道路複雜的城鎮內較容易跟丟,但不必太在意,看著地圖往正確方向出城後才找回標記就可以了,我也是出了拿撒勒城才開始跟標記走的。留意有部分路段與其他路線(如以色列國家步道)重疊,會有其他顏色的標記,通常會加上橙色點作識別。


出城後經過一些住宅區,過了79號公路就進入土路山徑,數公里都是輕鬆的平路。


不久會到達一個分岔路可進入Zippori National Park(收費),公園內有羅馬時代的遺跡,包括被稱為「加利利的蒙羅麗沙」的女性頭像鑲嵌畫。類似的羅馬古跡最近已看過許多了,我就沒有進去。

之後的數公里路與以色列國家步道重疊,跟著黃藍白的標記走下坡,到達Mash’had,是一個阿拉伯人小鎮,相傳是舊約先知約拿(Jonah)的故鄉。

過了Mash’had清真寺後跟著橙白標記走,經過一段很多垃圾的下坡路,就到達迦拿(Cana)。

迦拿最著名的景點是「婚宴教堂」(Wedding Church),跟著標記走進狹窄的老街之中就可找到這座細小的天主教堂。教堂原址是猶太會堂,現在教堂的地底仍可參觀會堂的遺跡。


聖經記載耶穌施行的第一個神蹟就在這裡發生,當時耶穌和母親馬利亞來這裡參加一場婚宴,主人的酒用完了,於是耶穌命人將石缸裝滿水,水再舀出來時竟變成了上好的酒。

而我這天由拿撒勒到迦拿的路,大概就是當年耶穌和馬利亞走過的。

我到迦拿的時候遇到遇下課的孩子們,他們看見我這外國人都十分興奮,擁過來跟我合照。


官方建議的第一天行程就到迦拿為止,在教堂附近有兩三間旅店可留宿,但我見仍有時間,決定繼續走。注意迦拿是到加利利海前最後的補給點,之後的路段如需購買補給就要離開步道到附近城鎮。

離開迦拿後很快再次進入山徑,經過一個軍事用地後到Ilaniya小鎮附近,我在路旁找了個隱閉的位置紮營過夜,現已進入春天,晚上也不太冷。

Day 2 Ilaniya > Lavi > Horns of Hattin > Nebi Shu’eib > Arbel 約20公里

第二天全是山路,但標示很清晰倒不怕迷路,在Lavi附近的牧場有一段羅馬古道遺跡,2000年前羅馬時代是通往加利利海的主要幹道,現在只剩下散落在草坡上的亂石和悠閒地吃草的牛群。



現在正值淡季,這段路人很少,基本上整個早上都只有我一人在走,但事實上現在氣候十分適合遠足,加上初春,沿途野地開滿小花,走起來步履也輕鬆點。


Lavi過後登上Horns of Hattin(哈丁角),是個雙峰的死火山,狀似牛角而得名。12世紀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時,穆斯林軍在這裡擊敗十字軍,十字軍攜帶的聖物,所謂的「真十字架」也落到穆斯林手中。

在山峰上可欣賞到360度的加利利景色,據說天氣好時可看見加利利海。


跟著藍色路線下山,到達一段柏油路,可以選擇轉左去參觀Nebi Shu’eib,傳統上相信是摩西的岳父葉忒羅的墓,現在是清真寺。我就沒有去了。

接下來可選擇走4公里的柏油路直接往Arbel,或跟著藍色標示繞行約10公里的山徑,我見尚有時間所以選擇了後者。然而現在正是雨季,此段路很多地方被水淹浸甚至要涉水走,如果沒有防水鞋建議還是走柏油路捷徑好了,這段景色沒甚麼特別。


晚上就在Arbel小鎮過夜,這裡有好幾間便宜的旅店。

 

Day 3 Arbel > Arbel National Park > Wadi Hamam > Tabgha > Capernaum 約19公里

離開Arbel,經一段柏油路進入Arbel National Park,入園要收費(22NIS),但路線穿越國家公園所以這裡是必須付的,而且十分值得!因為這裡是整段步道最美的。

售票處的職員知道我在走Jesus Trail,主動跟我解說了路線,穿越公園主要有兩條路,分別以紅色和黑色標記。Jesus Trail指南建議走黑色路線,並指走紅色路線需要「不畏高」,我這種有點冒險心性的人,當然選擇了紅色。


Arbel National Park的路經過Arbel山,一直下坡到加利利海旁。進入紅色路線,明顯感到這段路比早兩天的都險要得多,某些段落只有兩三米闊,旁邊就是萬丈深淵,必須小心奕奕一步一步走,但也不至於不可行。走了十五分鐘左右,就明白為何他們會建議走另一邊了⋯⋯

一個紅色標示直指90度垂直的懸崖!


原來這裡需要攀過一段山壁,可供腳踏的路只有半尺至一尺左右,山壁上鑲有鋼索可用作扶手及扣上安全扣。我猶豫了一秒就回頭走了,穿著一對普通波鞋、沒有安全帶,一個人走上去根本就是自殺,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

回頭去走黑色路線,雖然比紅色路線容易得多,但也屬整條步道最險要的一段,很多時候都要手腳並用攀爬,但換來的是絕美的景觀。本來可以走得快,我卻花了許多時間拍照和拍影片。



下山後經過Wadi Hamam小鎮,再路經一些橄欖田,剩下約10公里的路都是沿湖畔的柏油馬路了。

然而最後這一段重點不在風景,而是宗教人文景點。

在Ginosar可以選擇離開道路到湖畔的博物館「Yigal Allon Center」,在那裡展出一艘沈沒在加利利海、耶穌時代的船,被稱為「Jesus Boat」。雖然沒證據顯示耶穌和門徒曾經乘坐這條船,但能如此近距離看到一艘超過2000年歷史的船還是很震撼。


附近還可參觀Magdala「抹大拉」古城廢墟,出身自此城的名人當然就是「抹大拉的馬利亞」,她是其中一位跟隨耶穌的婦女,聖經記載耶穌復活後她是第一個見證人,因此有些傳說和幻想小說(例如《達文西密碼》甚至把她當成耶穌的妻子。

步行至湖北的Tabgha,這裡有一座小教堂Church of the Multiplication(五餅二魚堂),顧名思義就是傳統上相傳是耶穌以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的地方,教堂內一塊石塊被認為曾放置五餅二魚。
再往前走一點是Church of the Primacy of St. Peter(聖彼得首席堂),耶穌復活後在這裡跟門徒吃飯,並指派彼得成為教會領袖。湖畔有耶穌和彼得的雕像。

DCIM100GOPROGOPR1930.

DCIM100GOPROGOPR1938.

教堂附近有一條登山的車路,那邊就是耶穌宣講「登山寶訓」的Mount of Beatitudes(八福山),山上有一座天主教修道院。

DCIM100GOPROGOPR1960.

Jesus Trail的終點是聖彼得首席堂附近的迦伯農古城遺址,這裡是耶穌在加利利傳道的中心,亦是彼得的家鄉,遺址內有一間房屋可能是彼得的故居。

DCIM100GOPROGOPR1946.

 

終於完成了,65公里的Jesus Trail。這麼久沒遠足,一走就連走三天,雖有點吃力,但騎了萬多公里單車練來的體能還總算有點作用。最難忘是最後一天,最壯麗的風景和最精彩的宗教景點都集中在這天,若要花時間拍照和觀光,可能分成兩天會較好。

作為基督徒,能親身踏上耶穌走過的路,感受當然特別深。即使非信徒,想要認識加利利的自然景觀和人文歷史也很適合走走這條中等難度的步道。

img_7501

Jesus Trail官網:http://jesustrail.com/

亞美尼亞──深山中煉成的堅貞信仰

Day 198 Stepanakert > Goris

Day 199 Goris > Areni

Day 200 Areni > Noravank > Khor Virap > Yerevan

Day 201 Yerevan

Day 202 Yerevan > Geghard > Garni > Yerevan

Day 203 Yerevan > Tbilisi

 

亞美尼亞是世上第一個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比羅馬帝國還要早了80年。相傳基督教由12使徒中的巴多羅買及猶大(不是賣耶穌的猶大)傳入,並在公元301年國王梯里達底三世信教後正式成為國教。自此亞美尼亞教會就自成一派,獨立於主流教派以外,現稱「亞美尼亞使徒教會」。亞美尼亞信徒除了面對主流教派的逼害,還被阿拉伯人的入侵,當整個中西亞都被伊斯蘭化,亞美尼亞人仍篤信基督教,可見亞美尼亞人對信仰的堅貞。

全國保留著許多甚具歷史價值的教堂、修道院,大部分位於偏遠山區,也成為了亞美尼亞旅行最主要的景點。

 

由納卡南下回到亞美尼亞,跟一位在單車旅行群組認識的朋友Neo會合,他正好完成伊朗由南北上到亞美尼亞,我們就相約在中間的Goris。接下來的幾天將會以攔便車的方式往西走,途中經過一些景點,最後抵達首都Yerevan。

在Goris過了一晚,我們走路到小鎮出入口的油站開始Hitchhike,經過的車實在不多,等了約半小時也沒有車停下來,結果靠經驗豐富的Neo詢問正在入油的司機,總算成功上車。這位司機還是直接往Yerevan去的,但實在不想錯過途中的景點,還是請他在Goris及Yerevan中間的Areni小鎮放下我們。

img_3334 img_3502

Noravank修道院

在Areni過了一晚,大清早就出發前往附近的景點Noravank修道院,修道院離開主要道路8公里,我們深入山谷徒步了兩小時,修道院的輪廓在旭日的金光中出現在一個山丘上,感覺相當神聖。爬上山丘到達修道院所在,建築群有數座建於12至14世紀的教堂。環看四周全是光禿秃的山野,而且非常寒冷,河川都結冰了,據說夏季時卻會相當炎熱。這裡距離最近的村莊也有十多公里,難道亞美尼亞的信徒就是在這與世隔絕的嚴酷環境裡,潛修鍛煉出堅貞不渝的信仰?

img_3497 img_3493 img_3495 img_3496 img_3494

走路回頭,大概走了一半,成功Hitchhike上了車,而這輛車竟然原本已經超載,後座坐了四人,還肯停下來載我們。我們人疊人的擠在後座,數分鐘的車程,卻省去了足足一小時的步行,十分幸運。

 

Khor Virap修道院

也許是我「人見人愛,車見車載」吧?這天繼續Hitchhike也十分順利,5分鐘左右就上車了,這位司機還十分好人把我們直接送到離開主要道路4公里的景點門外。

img_3505

Khor Virap修道院始建於公元6世紀,經一再擴建及重建發展成現有規模,山丘上的修道院被城牆環繞,如堡壘般甚有氣派。而且這裡不光是歷史遺址觀光點,主座堂Surp Astvatsatsin內仍有不少當地人信仰供奉黃色蠟燭禱告,信徒們離開座堂時會面向聖壇倒行出去,我們也入鄉隨俗跟隨他們的做法。

img_3498 img_3499

其中一座教堂內有兩個地牢,要爬垂直的梯子下去,細小的地牢有十字架和一些聖像,是修士們安靜禱告的地方。

DCIM100GOPROGOPR0978.

城牆的側面有個小小的出口,通往山頂,從這裡可以俯瞰修道院及周邊平原全景,據說夕陽西沈時相當壯麗,可惜這天我們要趕往Yerevan,不能等到黃昏了。

img_3500

Geghard修道院

隔天我和Neo分開行動,他留在市內觀光,我繼續去探索亞美尼亞的基督教歷史。

前往Yerevan以東三十多公里的Geghard修道院交通非常轉折,大部分遊客都會選擇一天團,我乘坐的士、巴士再換的士才到達深山中的Geghard。

Geghard修道院屬世界文化遺產,整座修道院在山壁上開鑿出來,外牆的雕刻圖案相當精緻。

DCIM100GOPROGOPR0985.

修道院其中一個房間保留著山壁原貌,山泉在石縫間湧出,不少人拿著水瓶來收集泉水。

img_3626

最令我印象深刻是修道院自然採光的方式,這天陽光很好,光線從窗戶射進院內,格外添一份神聖。

DCIM100GOPROGOPR0998.

DCIM100GOPROGOPR0994.

DCIM100GOPROGOPR0991.

Garni神廟

本來打算徒步十公里到附近另一景點Garni神廟,結果還是中途被好人司機撿起了。

亞美尼亞大部分古蹟都是教堂、修道院,Garni神廟則是最有代表性的基督教化前古蹟。

神廟始建於基督教傳入前的公元一世紀,由亞美尼亞王Trdat I為祭祀太陽神而建。當時亞美尼亞周旋在羅馬帝國和安息王國的爭奪中,神廟明顯帶有希臘羅馬建築風格。神廟旁還有個羅馬浴場的遺址。單看照片真以為是希臘呢。

img_3608

雖說這趟單車旅行的主題是挑戰和經歷,但個人還是特別鍾情歷史景點。這兩星期放下了單車,不用趕路,重拾背包客的心情,到訪了兩個擁有豐富歷史文化遺產的國家納卡和亞美尼亞,可說十分滿足。

接下來將回到格魯吉亞首都Tbilisi取回座騎銀鷹,繼續單車之旅。

img_3584

 

*******************************************

想追蹤由香港到非洲的旅程,記得follow我的Facebook啦~

Facebook: 阿翔
Blog:www.shotravel.com

Instagram:linuscheng1124

關於我的長途旅行:<為夢想不顧一切的一次>
https://www.facebook.com/shotravel/videos/1076956092350067/

再見中亞──坐貨輪渡裏海

Day 166 Moynak > Kungrad

Day 167 Kungrad

Day 168 Kungrad > Beyneu

Day 169-170 Beyneu

Day 171 Beyneu > Aktau

Day 172-173 Aktau

Day 173-175 Aktau > Baku

總騎行距離:8240.33公里

 

轉眼已來到中亞篇的最後一章。

由中亞繼續往西走有幾條路線選擇:

IMG_2458.jpg

「北線」是由哈薩克進入俄羅斯北高加索地區,再經烏克蘭進入東歐,這是我初期定的路線。後來多搜集資料,北高加索雖屬俄國,但由車臣等多個自治共和國組成,政局不穩,以單車陸路過境麻煩較多,且烏克蘭東部仍有戰火,終決定放棄;

「南線」是經土庫曼及伊朗進入南高加索,亦是較多旅行者會選擇的路線,可以多玩兩個有趣的國家。然而現已11月,走這條路線的話要花一至兩個月才到達南高加索,時已嚴冬,被厚雪覆蓋的南高加索將寸步難行了;

最後我選擇了最快捷的「中線」,由哈薩克西端的港口Aktau坐船渡過裏海前往南高加索的阿塞拜疆。時間所限唯有走捷徑,伊朗只好留待下個旅程再訪了。

 

到達哈薩克港口城市Aktau,馬上前往渡輪售票處買票。裏海渡輪一向是旅行者的惡夢,由於它事實上是貨輪,只是有少許位置「順便」載客,因此是完全沒有固定時間表的,有人甚至等整整一星期才有船。來Aktau前我已有心理準備,然而這趟渡輪遇到的麻煩遠不只於此。

「請問10月31日有船到阿塞拜疆嗎?」我問售票處職員。到達Aktau時是10月29日,但阿塞拜疆簽證11月1日開始才生效,因此我只能乘坐10月31日或以後的船(由Aktau到阿塞拜疆的Baku約需30小時)。

「不知道,你31日再回來問吧。」職員冷冷的回答。

 

31日早上,在酒店Check out了馬上再到售票處問。

「今天⋯⋯不知道,應該有的,但天氣不好所以很難講,你下午三、四點再回來問吧。」職員這樣說。

終於到四點才成功購票,但甚麼時間登船?

「沒有人知道開船時間,你晚上10點到碼頭等吧,可能是今晚,也可能是明早。」

 

晚上9點多到了離市區10公里的碼頭,這完全是一個貨運碼頭,找了很久才找到乘客等候區。這裡已經有數十人在等,我在售票處遇見的法國夫婦已經到了,另外還有一行22人,來自中國青島的攝製隊,他們正在製作一個叫「今日絲路」的節目,由中國經陸路一路拍到歐洲去。

等候區沒有廣播、顯示屏,也看不見船,碼頭職員也完全不會英文,我跟不同的人聊天,有人說渡船將在凌晨1點到,也不知真假。

到凌晨1點半左右,大伙兒突然動身了,我也跟著去,原來過境關口已開,似乎可以登船了,我帶著單車因此先讓眾人,自己排到最後。

通關時護照被檢查過好幾次,我每次都將護照和船票同時交上,一直都很順利,也完成了哈薩克出境手續,到了船旁準備登船。

誰也料不到惡夢會在這時開始。

就在我即將登船時,一位海關職員突然由出入境樓跑向我,神色有點緊張,他再次要求查看我的護照及船票,看過後跟我講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語言,然後示意我跟他走。

起初我還以為因為我帶著單車,要從另一入口登船,誰知他帶著我回到出入境樓,5、6個職員圍著我,七嘴八舌地以俄語討論,言談間有點緊張,有人拿著我的護照翻來翻去、有人打電話不知在問甚麼,但完全沒有人嘗試跟我解釋是甚麼事。

剛好中國攝製隊的傳譯員還在,他說了一句「你上錯船了」就走了。

上錯船?怎麼可能?中國攝製隊也是前往阿塞拜疆Baku的,看過很多資料都說至多一兩天才有一班船,售票處職員叫我晚上10點到碼頭,怎麼1點的船會錯?還是我的船已經開走了?

雖然大概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還有很多謎團、還是很迷惘,然而旅行這麼久了,有甚麼風浪未見過?當刻倒也沒擔心太多。

待他們熱烈討論了二十多分鐘,感覺似乎有了結論,起初來找我的那位關員帶著我回到出入境大堂出境前的行李檢查區,叫我在這裡等,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他,無奈他半句英文也不懂,留了我在這裡就走了。

剛坐下,突然有一個剛才沒有參與討論的中年男關員進來,以七零八落的英文問我:

「Why? You not Go? Why here?」

遇到會英語的關員我當然喜出望外,馬上指一指一位剛才有參與討論的職員說:

「They brought me here, may I know what’s going on?」

他跟那人講了幾句,轉向我惡狠狠地說:

「No wait here! Go out!」

我無奈地說:「But they asked me to wait here…」

他態度變得更惡劣:「Go out! Go out wait!」

面對這樣的無理取鬧真的哭笑不得,但難得有人會講一點英語,我怎能放過機會?至少要問問我已完成出境手續該怎麼辦,我拿出護照問:

「But my passport already…」

他竟然大聲地打斷我:「You! Not here! Go out! Here Kazakhstan! Back Chi-Na!」

一腔怒火突然從胸口升起,原本心平氣和只是想問問題,竟換來這樣的侮辱。話說這裡的語言「China」的確讀成「Chi-Na」,但我手持的是英國護照,他竟不由分說以種族開罵,我不再跟他說話,脹紅了臉大步走出出入境大堂,他在我後面大力關上了門。

擾攘一翻已是凌晨3點,外面漆黑一片,一個人都沒有,我在只有幾度的寒風裡坐著等,不知在等甚麼,但因已完成出境手續不敢走遠。坐著坐著越來越冷,也沒有人再來跟我解釋發生甚麼事、我在等甚麼,一股寒風吹到,我打了個冷顫,突然眼前矇了,一眶淚水在眼裡打轉⋯⋯

img_2437

我擦擦眼睛、搖一搖頭。在這裡哭有甚麼用?至少要搞清楚甚麼事!而且不可能在這寒風中一直等!

我回到原本的等候區,看見早前在售票處遇見的法國夫婦在睡,心情隨即安樂了大半──至少證明我的船還未到。我在大樓內到處找,終於找到其中一位早前有參與討論的職員,以很簡單的英文單字嘗試問她,她用紙寫了一個我看不懂的字,但我會意是船的名稱,然後她寫了「6:00am」。唉,這樣就明白了,我的船是早上6點才到,怎麼一開始不嘗試跟我解釋?我再拿出護照揭到有出入境蓋章那一頁,她說「OK」,示意我不用擔心。這才終於搞清楚一切,安心去睡著等。

到早上6點多,終於可以上船了,這趟船只有五位乘客。還好早更的關員知道我的情況,特別叫了我的名字,看看我的出入境紀錄就讓我通過。

登船時已是早上7點,我跟那對法國夫婦三人分配到一間六人房,跟他們聊天才知道原來他們昨晚也有跟著大伙兒走,但出境前已有職員攔住他們了,他們也不明白何以一晚會有兩班前往Baku的船,大家都只聽過別人幾天都沒有船的經驗。前一晚沒好好睡過,我們放下行李倒頭就睡。

IMG_2438 (1).jpg

睡醒時已是中午,船仍然停在碼頭,偶然有些微弱震動,似乎仍在上貨。船上有個小小的飯堂免費提供一日三餐,吃過午餐後,終於在下午兩點多啟航。

img_2441img_2444img_2440

貨輪上當然沒有甚麼娛樂,只有一間小小的電視房播著聽不懂的節目,我一整天在床上不是看書就睡覺,雖說能好好休息,但也實在很沈悶。外面一直在下雨,連到甲板看看海景的機會都沒有。

這趟船足足坐了29小時,第二天傍晚終於到達阿塞拜疆首都巴庫(Baku)。

進入旅程的第五國阿塞拜疆,亦是第四階段──「高加索篇」的開始,期待著一個不一樣的冬天!

 

*******************************************

想追蹤由香港到非洲的旅程,記得follow我的Facebook啦~

Facebook: 阿翔
Blog:www.shotravel.com

Instagram:linuscheng1124

關於我的長途旅行:<為夢想不顧一切的一次>
https://www.facebook.com/shotravel/videos/1076956092350067/

 

 

最地道的烏茲別克生活

Day 147 Shymkent > Saryagosh 119.52公里

Day 148 Saryagosh > 烏茲別克塔什干 41公里

Day 149 塔什干

Day 150 塔什干 > Gulistan 117.24公里

Day 151 Gulistan > Jizzax 117.29公里

Day 152 Jizzax > 撒馬爾罕 100.51公里

總騎行距離:7797.33公里

 

「No, hotel, Come! Our Home! Come!」

由進入中亞開始,我的遊記彷彿都以Homestay為主題,在哈薩克和吉爾吉斯已感受過中亞人的好客,想不到在烏茲別克還遇到更熱情的。

 

由哈薩克進入烏茲別克不太順利,我按著導航到了邊境一個叫Saryagosh的小鎮,從地圖上是有道路和過境關口的。但到那邊關口的軍人卻不讓我過去,他的英文很有限,一直說不清為何,明明就看見不少人進去,後來有旁人用手機替我翻譯,大概意思是這裡不能騎單車過境,我需要到十多公里外另一小鎮Zhibek Zholy的關口過關,那時候天色已昏暗,只好在Saryagosh過一夜第二天才進烏茲別克。

烏茲別克的行程是有點挑戰的,近1800公里的路程需要在10月底簽證期限內完成,一些比較重點的旅遊點我也只預留了一天觀光時間順道休息,沒有多餘時間浪費。首都塔什干也沒多逛,就出發前往絲路古城撒馬爾罕。

將到達這天的目的地Jizzax的時候,在小鎮入口遇到他們一家。

 

「你從哪裡來?」車裡其中一位年輕男子用俄語問我。

「香港。」我回答,來了這麼久簡單幾句俄語的問候都聽懂了。

車裡有一位中年叔叔和四位年輕男子,他們熱情地跟我打招呼後就離去了,這種情況一天會遇到好幾十次。

但他們的車駛到不遠處就在路旁停了下來。

我到的時候,他們已圍在車尾,並拿了些麫包出來、更有個大西瓜準備要切,見我到了馬上邀請我過去一起吃。

他們竟為了我而在路旁開餐。

img_1475

四位男孩是四兄弟,是中年大叔的兒子,他們只會講一些簡單英文單字,已算不錯了。他們一直跟我聊天、拍照,比之前遇過的人都要熱情,正在吃的時候,兩位小兄弟還到我的單車上替我的水瓶裝滿水。

我告訴他們我正準備到鎮上的旅館,他們馬上邀請我到他們家裡去。

我猶豫了一會,事實上烏茲別克嚴格規定遊客必須全程入住合法酒店,露宿和Home Stay都是違法的,酒店會登記證明你曾入住。

但這麼難得的文化體驗機會怎能錯過?就這一次吧。

他們慢駛讓我跟隨,原來他們的家正是在我原定入住的酒店附近。

一打開閘門是個頗大的庭園,四邊有一些小房間,廚房裡有幾位年輕婦女好奇地看著我這奇裝異服的客人。

img_1504

我一把單車停下來,幾兄弟馬上熱心服侍我,並替我備好水洗澡。我也首次嘗試了烏茲別克家庭的洗澡方式。浴式裡沒有浴缸、沒有花灑,只有冷熱水的水龍頭和一些大盤,洗澡時就用大盤裝水,然後坐在去水口前洗擦,其實以這種方式洗澡也很乾淨,而且相當省水呢。

img_1489

洗澡後他們邀我到房間去,原來大哥和二哥剛剛在九月結婚了(兩人都比我年輕幾歲!),睡房是剛佈置好的新房,床鋪是鮮紅色的,房裡還放滿了色彩鮮豔的地氈。老爸完全不會英文,但也跟孩仔們一樣熱情,不停讓我看婚禮的照片和影片,看來仍沈浸在當天的喜悅中。

img_1524

飯他們已吃過了,但也為我備了一些小菜,而且全家男人一起陪我到飯廳吃喝聊天,我們靠翻譯軟件和英俄對照的小字典,竟順暢地聊了一整晚。期間有不少鄰居加入,原來都是他們的親戚,就住在旁邊,看來是個大家族。

 

img_1525

「我想出去逛逛,小鎮晚上很美。」

二哥Karim跟我說,其實他是想帶我出去,但怕我累所以說是他想去,想不到這爽朗的男孩心思挺細密的。

我跟他到鎮上散步,入夜後小鎮大部分商店都關門了,只剩下路旁一些香煙店。Karim帶著我到一橦沒有招牌的大樓,上了二樓,這裡竟然有間酒吧,是當地人僅有的夜生活場所吧。有點好奇,穆斯林不是不能喝酒嗎?他們在酒吧做甚麼?仔細一看,這「酒吧」原來真的沒有酒,雖有水吧,但只提供茶和果汁,客人清一色是男人,他們在喝果汁、吸水煙、聊天、玩遊戲機,十分有趣的畫面。

img_1568 img_1734

離開「酒吧」,在路上已有一部車在等我們了,車上是Karim的朋友,他們帶我到附近一個小山丘,山丘上有個可愛的小風車,而且可俯瞰小鎮夜景,又是個當地人才知道的景點吧。

img_1581

回到家,他們已為我準備好床舖,結了婚的大哥和二哥就回到新房睡,我跟老爸和四弟一起睡在客廳,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故意睡在客廳陪我,以他們的性格這是絕對有可能的。

 

第二天要離開的時候,幾父子送我送到門外,一個一個來跟我擁抱道別,還叫我再來探望他們,然而我心裡倒很清楚,我們是不太可能再見了。

img_1733

這裡的浴室沒有花灑、這裡的酒吧沒有酒,但這裡的人很有愛。Karim他們一家,將令我回憶裡的烏茲別克永遠美麗。

有點可惜的是,這很可能是我在烏茲別克唯一一次Home stay了,因為缺了一晚酒店登記,我前往下一住宿點Check In時已有點麻煩,既然已體驗過,我決定不再冒險了。

 

*******************************************

想追蹤由香港到非洲的旅程,記得follow我的Facebook啦~

Facebook: 阿翔
Blog:www.shotravel.com

Instagram:linuscheng1124

關於我的長途旅行:<為夢想不顧一切的一次>
https://www.facebook.com/shotravel/videos/1076956092350067/

由哈薩克到吉爾吉斯

Day 126 Kegen > Karakol 112.53公里

Day 127 Karakol

總騎行距離:6278.72公里

 

由於沒有拿到哈薩克的一個月簽證,只靠2星期免簽絕對不夠單車騎行廣闊的哈薩克,因此在哈薩克短短停留幾天後,就往南出境到吉爾吉斯,然後往西到烏茲別克,最後回到哈薩克的西岸。

在哈薩克東南部的Kegen小鎮休息了一天,出發前往吉爾吉斯邊境,很快就進入一望無際的大草原,藍天之下遠方是外阿克套山脈的壯麗雪峰,騎著騎著竟有點感動。沿途小村裡的孩子騎著馬來跟我打招呼,在這裡的小孩子騎馬就跟我們騎單車一樣平常。可惜這段路開始路況變差,騎得很吃力,看來騎馬真的比較好吧!

img_0578

img_0766 img_0767 img_0769

哈薩克和吉爾吉斯的陸路關口就在大草原中心,只有幾間簡陋的鐵皮屋、幾個軍人和兩三個關員。過關過程亦十分順暢,哈薩克軍人象徵式開了我其中一個袋查看,再拿護照到關員那邊蓋印就完成了。吉爾吉斯的入境關口隨即緊貼在路的後方,比哈薩克那邊更細小,我用英國護照進入吉爾吉斯有一個月免簽證,同樣很快就完成手續,起初那關員以為我是騎摩托車,問我拿摩托車通行證,後來他看到是單車還開玩笑問我拿單車通行證。這關口的人英語都不錯,且比中國/哈薩克的霍爾果斯口岸有效率得多。

進入吉爾吉斯後風景沒太大變化,只是路況越來越差、路上的石塊越來越大。分隔開哈薩克和吉爾吉斯的阿克套山脈來到這裡是較低的一段,但南下還是需要跨過一段山路,爬坡的路是爛得不能再爛的亂石路,一步都騎不動,只好一直推行,心裡已作好最壞打算可能要在山上過夜。

img_0768

幸好山路不算太長,最後總算順利到達吉爾吉斯東部城鎮Karakol,到埗時天已全黑了。

 

我在Karakol休息一天,到附近的山上徒步遊。雖只是九月,但吉爾吉斯已進入秋季,加上這裡海拔較高,早晚溫度跌至十度以下,日間有陽光時十多度,在山間徒步十分舒服。

沿著溪流走,樹葉開始泛黃,但草原仍然翠綠,牛群吃草、馬群走過⋯⋯比起在旅館睡一天,這個流一點汗的假日更能令人忘卻疲累。

img_0673 img_0675 img_0676 img_0677 img_0633

 

*******************************************

想追蹤由香港到非洲的旅程,記得follow我的Facebook啦~

Facebook: 阿翔
Blog:www.shotravel.com

Instagram:linuscheng1124

關於我的長途旅行:<為夢想不顧一切的一次>
https://www.facebook.com/shotravel/videos/107695609235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