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旅行

滾動到世界之巔(8)絲路古城

Day 14 Ishkashim > Darshai 50km
Day 15 Darshai > Vichkut 31km

離開Ishkashim繼續深入Wakhan Valley,來過的朋友提醒我由這裡開始就要跟網絡說再見了,果然離開村莊後訊號只剩2G、甚至完全接收不到。

這也代表著,我真正進入了人跡罕至的帕米爾高原中心地帶——佔塔吉克全國超過三分二的帕米爾高原,只居住了全國人口的3%,人少得根本不值得電訊商建發射站。

千年之前卻曾經有不少人路過或定居於此,帕米爾高原是絲綢之路必經之地,而Panj River流淌過的Wakhan Valley水源充足、土地肥沃,加上地勢高具戰略優勢,這裡留下不少古代城堡遺址,散落在塔吉克及阿富汗兩岸。

由Ishkashim向東走15公里就能看見巨大的Khaakha Fortress在路旁,城堡最古老部分建於公元前3世紀的貴霜帝國時期,由於年代太久遠,嚴重風化的城堡看起來像一座路旁的石山。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山、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而Wakhan地區最壯觀的城堡則是位於Vichkut山頂的Yamchun Fort,我在山腳的民宿放下單車後要再走5公里山路才能抵達城堡。

Yamchun Fort建於公元12世紀,城牆與圓形的暸望塔仍清晰可見,由城堡可以俯瞰整個Panj River河谷及遠眺阿富汗巍峨的雪山冰川,當年建城堡的人真會選位置。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雲朵、天空、山、戶外和大自然

圖像中可能有山、天空、雲朵、戶外和大自然

由城堡再沿山路走兩公里左右,是著名的溫泉Bibi Fatima,室內的浴池建於山壁旁,泉水從岩石湧流而出,氣氛不錯。雖然沒早前去過的露天溫泉環境那麼好,但沒想過來帕米爾旅行可以每隔幾天泡一次天然溫泉,對舒緩肌肉疲勞實在很大幫助呢。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7)阿富汗市集

Day 13 Ishkashim
Day 14 Ishkashim > Afghan Bazaar > Darshai 50km

來到Ishkashim,也是Wakhan地區最大村莊,村西4公里有個關口可以通往阿富汗,部分旅行者會從這裡過境到阿富汗那邊的「小帕米爾」。

我這一次沒有足夠時間去阿富汗,但我在Ishkashim多留一天就是為了一睹「阿富汗市集」(Afghan Bazaar)。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和室內

每逢星期六,邊境位置會開放讓阿富汗人及塔吉克人進行買賣,不需要阿富汗簽證就可以進入阿塔之間的中立地帶。

我早上8點多到達,時間尚早,許多阿富汗商人才剛到埗在整理商品,還有更多商人陸續以木頭車從阿富汗那邊運載貨物到來,氣氛熱鬧,連駐守邊防的軍人也跟商人有說有笑,看來是每周一會的朋友了。

圖像中可能有3 人

商品以日常生活用品為主,由於Ishkashim只是條大一點的村莊,只有幾間小賣店,這裡的商品種類比村裡豐富多了。有衣服、廚房用具、清潔用品、香料、還有少量新鮮蔬果。雖然大部分商品不適合我,我也以相當便宜的價錢買了兩支蜜糖,最近騎單車時習慣沖一支蜜糖水,既解渴又能補充體力(塔吉克的果汁和能量飲料是用膠樽裝的屎水)。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大家坐著和鞋子

「Hello!Where you come from?」

我一身奇異的單車服跟黃皮膚吸引不少阿富汗人跟我問好,他們的衣著和容貌跟帕米爾人完全不同,一眼就看出來了。

圖像中可能有5 人、微笑的人、戶外

「Hey my friend!」

不停不停的打招呼,超級熱情。

在人煙稀少的帕米爾,很少會有如此熱鬧、如此歌舞昇平的場面,對他們來說,甚麼恐襲、甚麼戰火,其實都在遙不可及的遠方。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6)路上的小屁孩

Day 12 Garmcheshma > Ishkashim 74km

離開Garmcheshma繼續南下深入Wakhan Valley,沿途剩下零落但閒靜的小村,但總是不斷有孩子遠遠看見我就高叫「Hello」跟我問好,有些大一點的還會多問一句「What’s your name?」,而我總會在匆匆而過的數秒內跟他們對答幾句。

有些孩子甚至會來跟我Hi-Five,有一次幾個男孩一看見我就在我右邊列隊,一個接一個跟我撃掌。

「啪!」

排頭位的孩子竟用盡九牛二虎之力重擊我手心,被扣100點物理傷害的我忍不住慘叫一聲。

排第二的孩子見狀又興奮地用力一拍,痛得我在太陽眼鏡背後的雙眼滲出一滴淚。

但我想縮手已經太遲,靠慣性動力前進的單車將我的右手一再送進火力全開的猛擊中。

「啪!啪!啪!」

5 Combo。

我忍著痛楚裝酷跟他們揮手道別,騎到一個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才停下來,脫掉手套視察傷勢。手心明顯又紅又腫,握在手把上仍覺刺痛。

「這些小屁孩!」

下午騎過一段比較荒蕪的山路,我停在路旁喝水小休的時候,突然有兩位幾歲的小孩跑出來跟我說「Hello」,年長一點的男孩會一點點英語,問我:

「喝茶?我家。」他指指後方幾十米處一間破舊的小屋,剛才經過完全沒留意,或許以為只是間廢棄房屋。

中亞人接待遊人到家裡吃喝是很平常的事,我也有興趣看看本地人的家,於是推着單車跟他到家裏去。

泥造的房屋建在河邊,外牆破爛得甚至有些小洞可以看進屋裏,屋外幾隻瘦弱的小羊。

踏進門,屋裏相當昏暗,地上鋪着骯髒的地氈,除此以外就只有一些舊餐具,幾近是家徒四壁,什麼都沒有。

圖像中可能有室內

一位披着頭巾的婦人在屋裏打掃,應該就是小孩的母親,她看見我,就用手勢叫我坐下來。

兩位孩子遠遠地坐在牆角,好奇地看着我,他們的英語沒有好到可以真正溝通,我們就這樣微笑看着彼此。

幾分鐘後,婦人拿了一些麵包,倒了一杯奶茶給我。塔吉克的麵包即使在酒店裏吃到的都十分硬,而這裏的更是又乾又硬,要用拗斷木條的力才能撕開,咬在嘴裏既費力又淡而無味。而奶茶是在新疆、中亞流行的典型鹹奶茶,但奶並沒有完全溶在茶裏,還一塊塊白色浮在茶面,看起來有點嘔心,但我還是禮貌的喝下去了,頂多待會找個草叢解決一下。

圖像中可能有飲品和美食

我喝著奶茶,小男孩拿了一本書過來給我看,上面有一些圖畫和俄語單字,他指指我的奶茶、又指指書上砂糖的圖畫,說:「No」。

嗯,我知道,這是無糖的鹹奶茶嘛,他怕我喝不慣還貼心的告訴我,真可愛。

吃過麵包喝過茶,也該繼續趕路了,我站起來將手放在胸前,禮貌地跟小孩和婦人道謝,就準備離去。

圖像中可能有2 人、微笑的人、帽子和特寫

小孩突然用發音準確的英語跟我說:

「8塊錢。」

我以為我聽錯,叫他再說。

「8塊錢。」他微笑著說。

我苦笑一下,再看看他那什麼都沒有的家,然後還是很樂意地掏了幾塊錢給他(沒8塊那麼多),他就開開心心的收了。

「哈哈,這小屁孩。」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5)深山溫泉

Day 10 Khorog
Day 11 Khorog > Garmcheshma 42km

來到Khorog,也是帕米爾高原上最大城鎮。不少人視這裡為帕米爾公路的真正起點,因為離開Khorog之後,就正式進入人煙稀少的山區,只剩零落的小村。很多旅行者會在這裡找本地團、包車,而我們單車旅人就會休息、補給,為進入山區作最後準備。

離開Khorog後有三條路線選擇,首先是M41帕米爾公路主線,也是比較多超長途跨國單車手會選擇的路,因為路程適中、補給點比較多,既省時、也能體驗帕米爾高原的魅力,例如我早前遇到的德國情侶就會走這邊。

北線叫Bartang Valley,路程最短,卻據說是最荒蕪、最原始、最具挑戰性的路,不,途中有些根本不能稱之為路。一位完成了挑戰的旅行者告訴我,除了完全騎不動的崎嶇砂石路段,還有幾個位置被喘急的河流完全淹沒,需要推車橫越及腰河水才能繼續。聽得我心裡的冒險巨獸在興奮地咆哮,但,下次吧。(你知道,我的「下次吧」通常不是說說而已)

而我這一次選擇的南線Wakhan Valley,是最熱門的帕米爾旅遊路線,將會繼續沿阿富汗邊境的界河前進,沿途將沿經迷人的小村莊、壯麗的山嶺和幾處城堡遺址。這條路線最長、比起M41需要多翻越一座大山、也會經過比較長的無人區,雖然沒Bartang Valley那麼「重口味」,但相信已足以滿足我那頭冒險巨獸的胃口了。

所有路線最終都會跟M41會合,北上前往吉爾吉斯。

未提供相片說明。

在Khorog準備好一切後,就正式開始南下展開Wakhan Valley冒險之旅。

第一天我騎了比較短的路程,並離開了主路線前往一個深山的溫泉區Garmcheshma,體驗一下帕米爾式的溫泉。

溫泉區位於山頂一條小村,圍繞著一座大浴場旁邊有幾間酒店、民宿和餐廳,遠遠已能聞到琉璜的味道。

我在一間酒店安頓好後就前往溫泉浴場,入口是簡陋的鐵門,進去之後中心有一座白色大石山,呈鐘乳石狀,表面流淌著閃閃發亮的泉水,面向石山就男左女右前往泡湯區。

圖像中可能有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有追看我遊記的都知道我在日本生活過一段日子,而且超愛溫泉,特別是景觀好的露天風呂。而中亞的溫泉,我總是抱著沒期望就沒失望的心態去試。

曾經試過的中亞溫泉就是早前在吉爾吉斯山區Altyn Arashan的河畔溫泉,河邊一間小木屋內泡一個超迷你的浴池,4、5個人進去已經很擠了,既簡陋也沒風景可言,但在寒冷的山區能泡個熱水浴倒是挺舒服的。

不帶任何期望進入浴場,眼前景象讓我幾乎叫了出來。

圓形的大浴池有一般私人屋苑的泳池那麼大,現場估計已有三十多人,但完全不覺擠擁。奶白色的泉水由石山淙淙流下,露天浴場景觀開闊,背景就是雄偉的山嶺。雖然不像日式溫泉般有整潔的更衣室和沐浴設施,但環境卻令人喜出望外!

池邊有些簡單的掛勾和木椅,脫光光後就直接去泡湯,泉水溫度適中,不會太熱,大約泡十多分鐘上水休息一會又可以再泡。池底有些白色的礦物泥可以用來敷在身上,據說對皮膚很好。不少當地人在泡湯或坐在池邊休息,也有小孩子在石山爬來爬去,看來這裡也是個本地人的渡假區。

經過連日騎行,泡個熱湯真的對舒緩肌肉疲勞有很大幫助,也讓我有點期待再去下一個溫泉區泡泡帕米爾式溫泉,但⋯⋯還是不帶期望比較安全。

圖像中可能有山、戶外、水和大自然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4)大大力錫春袋

Day 6 Kalai Khumb > Krgovad 56km
Day 7 Krgovad > Shipad 58km
Day 8 Shipad > Rushon 61km
Day 9 Rushon > Khorog 65km

「Hello!」

一天至少聽到這樣的問好幾十次,通常是村裡的孩子,而我也會禮貌地回頭打個招呼。

「Hello!…Oh, how are you?」

原來這一次不是小孩子,是兩位單車旅行者,一男一女的白人,他們正在路旁收拾帳篷準備出發。

圖像中可能有3 人、微笑的人、戶外

「We are great, how are you?」那女生問。

「I am ok, but the road is killing me…」我摸著屁股說。

他們來自德國,這是他們的畢業旅行,由德國一路騎到中亞來,接下來跟我一樣打算騎帕米爾高原,但他們將會走M41主線,而我將會走Wakhan Valley支線。

由進入Pyanj River河谷開始,路況就每況愈下,由日久失修的破碎柏油路、到滿佈砂石的爛路、到完全騎不動只能推車的厚沙路都有。

圖像中可能有1 人、山、戶外和大自然

連人帶車和行李超過100kg,爛路上被拋上拋下,那100kg的Momentum真不是開玩笑,首當其衝當然是親愛的蛋蛋,一天到晚像打樁機般撞呀撞,幸好經歷過一年多的旅程早已一身銅皮鐵骨,在中亞煉成的「屁股2.0」可還沒退化(參看《滾動到世界盡頭》2-4)。反而行李真的不太受得了,不是綁在貨架上的水樽飛出來、就是整個側袋被拋飛、還有一個側袋的掛勾整個爆開粉碎(明明這個袋陪我走過整個非洲都沒事),幸好我帶了全能的索帶,3秒就修復。

雖然路況令人苦不堪言,但這段路是騎得快樂的。

休息時跟兩位德國朋友聊天,跟他們提到之前的非洲單車之旅。

「非洲好玩嗎?容易騎嗎?」他們問。

「其實路況跟這裡差不多,但這裡的孩子會很真誠地跟我講『Hello』,而非洲的孩子通常是追著我要『Money』。」我說。

艱苦的單車旅行,心理質素比一切都重要,路上有多點溫暖、多點鼓勵,再多的衝擊蛋蛋都受得起。

那就像辛苦過後,被「大大力錫返春袋」吧。

圖像中可能有7 人、微笑的人、戶外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3)來自阿富汗的問好

Day 4 Kulob > Shuro-obed 33km
Day 5 Break
Day 6 Shuro-obed > Khostav 89km
Day 7 Khostav > Kalai Khumb 50km

「Hello!What’s your name?」

騎行一天,至少十多次有路旁的小孩跑出來跟我問好,他們不是討錢的屁孩,是純粹熱情地跟我問好。精緻的輪廓、大大的眼睛,塔吉克的孩子們真的很美。

經過幾天的騎行,身體逐漸重新適應單車旅行的運動量與節奏,抽筋情況減少了許多。至於炎熱天氣,我嘗試早上五點日出時份就出發,目標是在酷熱的中午到臨前完成大半預定行程,策略效果相當不錯,只是晚上要逼自己9點前睡覺真的不容易。

不用再為身體情況煩惱,總算可以好好享受沿途風光及與當地人交流。

遠離城市,沿途遇見的人們也越來越熱情。除了村中的小孩,有時候還會有司機主動在我旁邊停車跟我聊天(雖然大部分都無法溝通)。

「你會說漢語嗎?」一位年輕的司機突然用純正普通話跟我說話。

「啊,會啊。怎麼你中文說得那麼好?」我有點驚訝,他怎樣看都是塔吉克人。

「我在中國唸書的,現在放暑假,九月又要回去山東了。」年輕人說。

雖然是普通話,但真難得能用語言跟一位當地人好好對話。

「我們來交換個聯絡吧!你在塔吉克有甚麼事可以隨時找我啊!」他說。

這裡的人真的超級熱情。

圖像中可能有2 人、微笑的人、戶外

路線進入Panj River河谷,未來將會有很長的時間沿著Panj River河畔走。

Panj River河水洶湧澎湃,灰黑色的河水暴烈地翻滾流動,將山谷斬成兩半,一半是塔吉克、一半是阿富汗。

對,一河之隔,對岸就是鄰國阿富汗,我未來至少兩星期的路線將會一直與阿富汗為伴。

放心,在這裡不會看見對岸有黑衣的恐怖份子舉槍瞄著你的腦袋。

河谷兩岸的景色看起來沒甚麼分別,不看地圖的話根本不會知道這裡有兩個國家。壯麗而乾旱的紅色山岳加上河畔的小村莊,河水聲雖甚大,但整個山谷仍流露著與世無爭的寧謐。不同的是對岸阿富汗的道路比這邊更破爛簡陋一點。

圖像中可能有山、天空、海洋、戶外和大自然

「Hello!Hello!」

我到處看又是誰跟我打招呼,原來竟是來自阿富汗那邊,幾個牧羊人的小孩正在蹦蹦跳跳地向我大叫,他們的聲線竟能越過澎湃的Panj River傳到我這裡來。

「H-E-L-L-O!!!」

我不肯定我的聲音能否傳到對岸去,只見他們又興奮地在揮手回應。

簡簡單單的一句「Hello」,竟讓我有點感動,這是第一個來自阿富汗的問好。

圖像中可能有山、天空、植物、樹、戶外、大自然和水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2)46度的地獄

Day 2 Norak > Danghara 47km
Day 3 Danghara > Kulob 87km

「你還好嗎?嗄、嗄、嗄⋯⋯⋯」一位來自波蘭的單車手來到我後方,喘著氣跟我問好,他也不見得很好。

「我要⋯⋯休息一下⋯⋯嗄⋯⋯嗄⋯⋯這斜坡太長了⋯⋯」我喘著氣回答,當時我正在路旁休息拉筋。

「單是爬坡倒還好,但這氣溫⋯⋯快殺死我了。」

長途單車旅行,有幾個環境因素考驗車手的體能與耐力——爬坡、逆風、高溫、低溫、雨、雪、爛路。

以上情況若出現一個,一般不會難到有經驗的車手,但當兩個或以上同時出現,就是地獄之火點燃之時。

早一天經歷了「大抽筋日」,好不容易半推半騎總算靠自己的力量到了住宿點,晚上還Whatsapp長跑王子紀嘉文 Gi Ka Man Running Page請教他正確的拉筋方法。

休息一晚又可以繼續上路。

事實上這一次旅程我預留了足夠時間,即使每天只騎50-70公里還是綽綽有餘。單車旅行,重要的是過程,不是速度。

慢慢前進,總會到達目的地。

這一天坡度沒之前那麼急,問題是⋯⋯怎麼好像越來越熱?

早上7點多出發,天上一片雲都沒有,才九點多烈日已高掛半空。熾熱的陽光尤如岩漿般傾倒下來,呼吸也仿如吸進水滾時的蒸氣,連下坡時的逆風,也像火焰般燃燒着我的每個毛孔。

現在究竟是幾度?

46度。

運動手錶告訴我,過去4小時內氣溫直線飆升了20度。

其實當年50多度的撒哈拉沙漠也熬過去了,只是沙漠大部份是平坦的路段,而這裏加上了爬坡,連身體也正在劇烈運動中發熱,真是熱上加熱。

防水的膠鞋吸熱後無法散熱,腳趾頭被燙得疼痛,現在脫鞋應該會有焦味吧?

喝了好幾公升的水和飲品,好不容易撐到最後20公里,整個人頭昏腦脹、無法思考、腸胃在翻滾、不停乾嘔。我每隔5公里就要找個樹蔭休息喝水,甚至小睡片刻,讓身體冷卻一下,才能勉強再撐過幾公里。

下午三點多,我沒勇氣再看溫度,現在應該超過50度了。

突然一輛白色汽車在我旁邊停了下來,我熱得反應遲鈍,差點嚇得翻了個大筋斗。

「Water!」

司機開門,遞出一支1公升的水。

我接過後有氣沒力地說了聲謝謝,他就開車離去了。

看着在陽光中閃閃發亮的這瓶水,拿手上還是涼的,突然覺得,我可以撐下去。

但,明早要5點出發呢。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1)大抽筋日

Day 1 Dushanbe > Norak 61km

「你準備騎到哪裡?」

在Dushanbe的酒店check out時,女職員見我推著載滿行李的單車,隨口問我。

「帕米爾公路。」我也是隨口答。

「帕⋯⋯帕米爾!?」女職員張大了嘴。

「是的。」

「這有可能嗎?我坐車去都累死了,超辛苦的。」她說。

「有可能的。」我淡然說,然後就跨上單車絕塵而去。

很有型?

不,我怕得要死,我不想讓她看見我面都青了的表情。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和戶外

都騎過非洲了,還有甚麼好怕的?

一直以來最不擅長的就是爬坡,而這一次的路,將要由海拔800米經過多個山頭、最高爬升至4655米的白馬山口。

即使上一次的長征,在吉爾吉斯和埃塞俄比亞最高都只有騎過海拔3000左右,也已經是我途上最痛苦的兩段路了,尤其埃塞俄比亞的山區爛路真的幾乎要了我的命。

為什麼還要選擇騎帕米爾?

因為最美的風景總是在最艱辛的路上。

這是單車旅行不變的定律。

我承認我有點自虐傾向,但正如石田裕輔大神(《不去會死》作者,單車環球先驅)說:

「想用單車環遊世界的人,腦筋多少都有點不正常,我也不例外。」

而這天,表現不正常的不單只我的腦袋,還有我的大腿。

塔吉克以「山地之國」見稱,作為中亞面積最小的國家,塔吉克有93%國土屬於山區。

離開首都Dushanbe後雖然仍有一星期多的路程才真正進入帕米爾高原,但也隨即迎來數十公里的爬坡路段。

圖像中可能有山、天空、雲朵、樹、草、戶外和大自然

久欠長爬坡訓練,數小時後兩邊大腿開始出現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是抽筋!

以前經歷得太多次了,一開始是少許酸痛,但只要動作一停下來就會迅速大爆發,但我別無選擇,一定要暫停。

一下車,疼痛感就像爆炸搬擴散至全條大腿,就像中了哈利波特的「整整石化!」咒語一樣,大腿硬得像石頭,不能屈曲,連跨下單車都做不到。

我痛得大叫、眼淚鼻涕流得亂七八糟,然後慢慢嘗試調整呼吸,將單車放在地上,強忍着痛楚一拐一拐的走到路旁。慢慢等待血液循環正常,才開始輕輕按摩肌肉和嘗試拉拉筋。

10數分鐘後,痛楚總算舒緩下來,抬頭再看看面前沒有盡頭的山坡⋯⋯

「怎麼辦?」

距離最近的小鎮都還有20多公里,難道第一天就要放棄?

暫時看不見有適合的車可以攔下來,也不想站在路上曝曬,於是我決定慢慢推車往前走。

到雙腿痛楚完全舒緩了,又嘗試跨上單車繼續騎行,結果不出10數分鐘,抽筋又再爆炸式的重臨。

結果反覆的推車、騎行、抽筋⋯⋯雙腿被地獄式輪姦,還只是向前走了數公里。

就在我再一次在路旁休息的時候,一輛汽車在我後方停了下來,一位老婆婆從車上下來,禮貌地向司機點了個頭就走了——她是順風車乘客。

那輛車有個龐大的車尾箱,足以放下我的單車及所有行李,司機看看我、我又看看他,然後⋯⋯

我輕輕搖頭。

我搖頭!我搖頭!

誰叫你搖頭呀呀呀~~~!

我真是瘋了。

看着那輛車慢慢駛去,在我面前斜度11%的山坡吃力地爬升離去。

我看著微微發抖的雙腿,說:

「算你不幸,有一個太笨太倔強的主人。」

這是新旅程的第一天,我的「大抽筋日」。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