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綜合旅行分享

夢想和麫包


第二個Lonely Planet取材之旅,也相信是短期內最後一次,之後有其他計劃,那容後再分享。
上星期才趕完了北海道稿件的手尾,忙得完全沒有時間準備這趟台灣之旅。
「去台灣那麼簡單?不像你啊!去多久?」不少人這樣問我。
「25天。」
「那麼久?!!」
其實,要深入認識一個地方,無論你印象中那地方是「易玩」還是「難玩」,25天仍然非常不足。而且這25天我不是環島,只足夠我去新竹、宜蘭以北的台灣北部。
有了北海道的經驗,大概已了解未來兩個月的生活將會變成怎樣。那絕不是「有人贊助我去旅行,然後交稿」那麼簡單啦,堅持下去需要一份使命感、更需要毅力,而我仍然十分不足。
最近聽到一句令我很感動的話:
「我從前以為夢想是留給勇敢追夢的人,

但原來夢想是留給永不放棄的人。」
論勇氣,或許我較很多人多一點點。但真正走在追夢的旅途上,每天都是跟現實的拉鋸戰。
上星期我為北海道的project作最後衝刺,有一篇稿我一直拖、一直下不了筆,因為那篇真的太難寫。不是一般吃喝玩樂介紹,而是需要消化許多資料(大部分還是日文)才能寫的歷史背景文章。而我也清楚知道,我即使花兩三天嘔心瀝血寫好了,換來大概只夠吃兩個晚餐(放題或自助餐就只有一個啦)。
有一刻真的很想放棄,反正那篇是額外的,並不在原先的合約裡。
結果,夢想和麪包,還是選擇了前者。
堅持到底完成的一刻,那份成功感是無價的。就像許多人會花錢去參加馬拉松一樣。
不知道還可以堅持多久,始終,麪包還是需要的,不用多,至少要有。
但,此刻的目標就只是完成面前的任務。兩個月後還有另一個更大的挑戰,然而也要先跨過這一關。
堅持,聽起來是很長期的征戰,但其實每天努力完成當天的事,累積到最後就是堅持。
台灣,十一年前第一個獨自去的背包旅行,小試牛刀的第一個地方。期待著成長了的自己,跟改變了的你重遇。
阿翔,又出發啦!

成為Backpacker的10個條件

backpacker

今時今日,去旅行變得簡單、花費也不是十分高,打工仔放假就跑到日本韓國瘋狂購物變成閒事。然而孭起大背包闖蕩世界的氣魄卻不是人人都有,究竟一般自由行和Backpacker的旅行有甚麼分別?你有成為Backpacker的條件嗎?看看以下10大條件你中了多少個?

1) 對世界充滿好奇
首先當然要對這世界有興趣啦!不甘於只有吃喝玩樂的旅行、不想只跑景點,想要真正認識當地的文化、歷史。
再者,旅行多了,難免會患上「所有地方都是一樣症」,一顆好奇心就能令旅程繼續保持新鮮感。

2) 時間彈性
隨時都可以出發,帶起背包就走,而且一去可以去很久!如果時間上的顧慮太多,實在難以做個灑脫的Backpacker呢!

3) 體能良好
既然叫Backpacker,背包就是你的最佳拍檔,孭著背包走大半天找旅館絕對是體能的大挑戰!而且,體能好的話你還可以為你的旅程增添不少體驗!行山、滑雪、水上活動等等,全都需要很多體力呢!

4) 不怕窮
雖然背包旅行不一定等於窮遊,然而Backpacker總是更願意體驗最經濟的旅行模式。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高消費的活動、住宿一般都經過商業包裝,想要體驗地道文化的Backpacker絕不會想去到每個地方都住進一式一樣的五星酒店。
而且,很多Backpacker都真的很窮(小弟就是其中之一⋯⋯),因為旅行就是生命,我們把錢都全花在旅程上了。所以,做得Backpacker就要不怕挨窮!

5) 不怕髒
雖然你還是能找到不少乾淨整潔的Backpacker Hostel,但有時沒有選擇之下要住進髒得要命的,也只能忍受一下啦。加上Backpacker很多時候會選擇一些發展中國家或地區旅行,衞生狀況不佳,怕髒的話就很麻煩了。

6) 隨時隨地與人交流
既然入住Backpacker Hostel,總不能一進房就躲在床鋪裡吧?跟其他旅行者交流是背包旅行的重點之一!
另外,想要認識當地文化,認識一些當地人比看景點直接得多了。有足夠厚的臉皮,隨時隨地能跟陌生人交流,你的旅行會有趣得多!

7) 有基本自理能力
手洗衣服是最基本,煮飯不用很好吃但至少要會煮,有一點急救知識就更好啦!

8) 隨機應變
旅行時任何事都會發生,天氣影響、迷路、甚至受傷、被搶劫等,而Backpacker往往會挑戰更危險的目的地,如果遇到計劃以外的事能保持冷靜、隨機應變,有時一些意外反而會變成整個旅程的亮點!

9) 不怕寂寞
Backpacker很多時候都會一個人旅行,每個曾經長途旅行的Backpacker都總會經歷過幾個寂寞得要命的晚上,若能處理好情緒,不被孤獨感覺打敗,你會發現帶著一點點負能量的時候,可能是你心靈最清醒的時候,善用獨處的機會靜思一下,你會更了解自己。

10) 最後,即使1-9全都沒有,只要有一顆願意挑戰的心,任何人都可以是Backpacker!

對不起,騙你看了這麼久。

1-9當然也很重要,但它們不是「成為」Backpacker的「條件」,更多時候它們是試過背包旅行後才培養出來的特質。甚至時間是否彈性,你也會發現其實你是可以掌握的。

真正的「條件」,就是願意挑戰、想要走出去、想離開Comfort Zone去探索世界、探索自己。其他事情全都可以在路上慢慢學習。

從前的我,體能很差、怕髒、怕沒有錢、不會煮飯、害羞、不會洗衣服,一個典型小康出身的少爺仔。但,就是很想改變自己、很想挑戰自己、很想探索世界,於是孭起了背包,一次又一次出走。

過程中當然不停碰壁,曾經因旅程沒按計劃進行而相當徬徨、曾經因寂寞而一個人哭過許多晚上、曾經沒有電飯煲就不會煮飯⋯⋯但,旅行令我變成現在的我,或許仍未掌握全部10個特質,但背包旅行的確可以令人一步步成長,變成更好的人。

所以,只要你想,就試試孭起背包去闖吧!

~~~快分享給有潛質成為Backpacker的朋友!~~~

是誰推倒了哲學之木?

c0199552_040970

哲學之木倒下了!

去過北海道美瑛的朋友應該都認識這棵明星樹。它就在美瑛市東南方,在一個小山丘的斜坡上一枝獨秀,樹身歪向上坡一方,四季有不同面貌,是攝影師和遊客的熱門拍照地點。

然而就在兩天前,擁有此樹的當地農民把它推倒了,這觀光地標從此成為歷史。

去年年底才去過美瑛為Lonely Planet取材,本周剛好是修改稿件的最後死線,於是我的第一個反應是:糟糕,要改稿了!

然而也許命中註定,翻開稿件根本就找不到它,應該是當時覺得太遠,不太適合非自駕旅客,所以沒有寫。

於是我加了一小段補充資料談談這件事,題目是「是誰推倒了哲學之木?」

為何當地人要親手毀掉這吸引觀光客的搖錢樹呢?

據說樹木本身已非常硊弱,農民使用機械,輕易就把它推倒了,根本就不用砍。

然而真正導火線,卻是因為近年大量觀光客湧進美瑛,部分人不聽勸告闖進私人農地拍照,「明星樹」周邊更是重災區,嚴重影響了農耕。田地主人忍無可忍,況且樹木本身健康狀況不佳,就毅然把它除掉了。

事實上美瑛還有許多「明星樹」,包括七星木、親子之木、聖誕樹之木等等,它們都位於私人農地上,樹旁都豎立了警告牌,用各種語言寫著請勿進入農地。遊客增加雖為區內帶來經濟效益,但不守規矩破壞農田的人也越來越多,為當地農民帶來不少困擾。

講到這裡,也許很多人又會把矛頭指向那「鄰近的經濟強國」。先不理別人,我們自己的旅行態度又是如何呢?

出門旅行,就等於到別人的家作客,最重要是互相尊重。

而且我們要守的不是我們習慣的規矩,而是守人家的規矩。

為了拍張好照片而闖進「立入禁止」的地方、在日本的車廂裡高談闊論、預約了民宿又「No Show」,這些事又豈止強國人會做呢?

真正推倒哲學之木的,不是日本人,而是遊客。

想將來到美瑛仍能看見一眾明星樹,就由自己開始,做個負責任的旅行者,保護環境、尊重人家的文化吧。不要成為推倒下一棵樹的人!

那些年,旅途上喜歡過的女孩

12250059_978257848886559_2938000303598342283_n

 

 

經當事人同意,第一次公開這個故事。

 

「你老公真是個超好的人呢,相處半天我也有點喜歡上他了!哈哈!幸好你當初沒有選擇我!」離去的路上,我用電話跟她短信。

 

「有沒有這麼有默契!回家的路上他也說他很喜歡你,追問我當初為什麼沒選擇你。」她回答。

 

我:「那我跟他一起好了!」

 

她:「不好意思啊!他已經結婚了!」

 

經過這麼多年,我們可以這樣開玩笑了。

 

她的名字叫Alice,七年多前在澳洲時認識的台灣女孩,我曾經很喜歡的女孩。

 

那是在澳洲的最後四個多月,我由東岸駕車橫跨3000公里的沙漠到了柏斯,打算找份工作存點錢,最後留一個月環澳遊。

 

我在一個澳洲家庭租了個房間,就在那裡遇上租了鄰房的Alice和她的室友Lucy。大家同是華人很快就熟絡了,還每天一起煮飯。

 

我在柏斯找到一份雞蛋工場的工作,收入不錯,老闆也很欣賞我,工作辛苦卻很愉快。

 

那三個月,每天上班、下班,晚上跟兩位女孩一起煮飯,偶然周末一起去附近玩。

 

「好幸福啊!」

 

我們常常吃很飽然後抱著肚子說。

 

經過大半年在澳洲飄泊不定的生活,在柏斯的簡單而平淡的幸福顯得特別珍貴。

 

平淡的日子,就會想要更多,我不小心喜歡了Alice,明明跟自己講好不要在流浪時愛上人的。

 

但,太遲了。

 

幸福的感覺太實在。

 

我開始每天到AliceHouse Keeping的酒店接她下班。同屋的Lucy很快就看穿我了,她就像我們的大姐姐,我也有跟她聊這件事。

 

Alice究竟是怎樣想的?

 

那一天,我如常去接她下班,然後到附近的公園去散步。突然,下起雨來了,我們就跑去一個小建築物的簷篷下避雨。

 

「如果可以一直這樣就好了。」我心想。

但,雨總會停的。

 

雨停了後,下一步就交由天決定吧!

 

Alice很喜歡周杰倫 Jay Chou,特別喜歡「彩虹」這首歌。

 

於是我決定,如果出現彩虹,我就跟她告白,否則就永遠把感覺藏在心裡。

 

雨停了,我們一起在海邊看雨後的天空。微弱的陽光破雲而出,雲縫間漸漸出現藍天。

 

然後,一道彩虹,由海面升起,劃過整個天空,接上了白雲。

 

沒有逃避的藉口了。

 

吸一口雨後的新鮮空氣、和勇氣⋯⋯

 

「我喜歡你!」說出來了。

 

「嗯,我也很喜歡你跟Lucy呀!」

 

她就是這麼單純。

 

「我是認真的啦。」我說。

 

靜默。

 

「我們⋯⋯似乎相距太遠了吧?你快要離開澳洲,我的旅程才剛開始;你是香港人,我是台灣人⋯⋯」

 

答案十分清晰了,我也鬆了一口氣,我只想得到一個答案。

 

反而,如果她答應跟我在一起,我往後的計劃就會大亂。

 

一星期後,我回到那告白過的海邊,吸了人生第一根煙,作為這件事的結束。

 

然後,我們若無其事地繼續幸福的三人行,一點尷尬都沒有,最後離開前還一起去了兩星期旅行。

 

後來,她在澳洲遇上現在的丈夫。以「距離太遠」拒絕了我的她,最後嫁了日本人,還生了女兒。

 

12249824_978257935553217_7842264077737290172_n

 

 

我沒有生氣,一點都沒有,因為我清楚知道,大家追求的世界不一樣,她選擇我是不會幸福的。

 

這一次,來到東京探望她們一家,看見她們一家三口幸福滿溢的笑容,再一次肯定了,當初她選擇他是正確的。

 

我們坐在她家附近的草地上,看著黃昏的天空,星星一顆一顆的張開眼睛來,這一次不是「彩虹」,是「星晴」。

 

「很懷念呢,這種簡單的幸福,很想永遠留住這一刻。」

 

口裡這樣說,但心裡很清楚,我選擇的不是平凡的幸福。

 

一直飄泊、流浪,遠遠地守護著很重要的人,這是屬於我的幸福。

 

雖然偶爾還是想要平淡一點,不要那麼刺激,但,這是我選擇的人生。

 

「寧願沒擁抱共你可到老」

 

終於明白了,這句歌詞。

 

謝謝你給過我的快樂,那三個月是我人生其中一段最幸福的時光。

 

就讓最美好的回憶藏在心底,成為繼續旅程的動力。

 

祝你們,永遠永遠幸福下去。

是甚麼令潮童變柒頭?

對不起,這個標題出現粗口字眼,但恕小弟才疏學淺,實在找不到比這個詞更傳神貼切形容我現在的狀態。

(台灣、內地朋友:廣東髒話博大精深,實難以三言兩語解釋清楚。「柒」是陽具的意思,而我在本文引用的是「柒頭」的其中一個用法,形容人外貌、打扮非常笨拙。另一種較常用的意思是指行為笨拙、白痴的人。)

12191589_10153619203802254_2046838946110557882_n

「你為甚麼放棄自己?」

這大半年,不少同事察覺我的衣著打扮漸趨平實,直接點講就是「老套兼核突」。每天穿同一條破洞的直腳鬆身長褲、殘舊得連走路都辛苦的皮鞋(所以每天回到辦公室才換)、脫色發白的襪子、下班時覺得冷就直接穿公司送的醜外套⋯⋯

總之慘不忍睹,十年前的我看見現在我這個模樣一定馬上跳海﹐免得成長後變成這樣。

由讀書時代開始我已是眾所周知的「潮童」﹐雖然太貴的名牌我不會買,但以男生來說是非常愛打扮。因此朋友們也以「MK仔」形容我,雖然不認同男生愛打扮就等於「MK」,但我也不太介意。

IMG_2770

大學時代,記得一次到戶外寫生,「藝術家」嘛!當然要由形象開始,一副當年流行的陳冠希Hip Hop造型,闊衣大袖滿身飾物。連教授也感慨道:

「我們班上誰最愛打扮?女的是XXX,男的就一定是Linus啦!」

真是個最大的讚美。

樂隊演出,「Band友」嘛!當然可以更放肆。皮褸、長boot是必備,窩釘、鐵鏈也能接受,甚至漂染藍髮也有認真想過。

12195998_10153619173557254_5485350539676312928_n

澳洲Working Holiday的早期,第一次到田裡工作,那天早上我如常洗個澡、Gel好頭、穿上「我以為」最普通的衣服,同住的人看見我,「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

「你不能穿這麼漂亮下田去啦!你會超髒的!」然後拿出一套超醜的連身工作服叫我換,穿上一刻真有點想哭。

後來到日本留學,潮流文化大國啊!正式由「MK仔」進化成「原宿系」、「視覺系」,每季買新衣服是必然的,沒有甚麼比在原宿、下北澤走一轉更令人興奮的事。日本人不會歧視愛打扮的男生,且對另類外型的接受程度也比香港高得多。多層layer的上衣、鮮綠色的窄腳褲、一頭漂染金髪,走在原宿街頭根本已算是較平實的一群。

到現在最喜歡的還是在日本期間的那個我。

12074575_10153619173412254_1205204471050735393_n

究竟我是甚麼時候開始「放棄自己」呢?

其實我沒有放棄,反而有點覺得是「找到自己」。

兩年沒有買新衣服、三年沒有買鞋(現在能穿的鞋只剩下兩對)、飾物基本上都不戴了,只是偶然會拿舊的頸鏈、手帶來用用,但因為衣服不是太舊就太老套,根本難以配襯。

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簡單,就是省錢嘛。

自從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旅行,甚至想以旅行作為我的終身事業,我就知道選擇這條路必定要有所犧牲。

衣、食、住、行,最先能犧牲的就是「衣」,只要有得穿就解決了。

起初有意識地只容許自己一年買一次衣服,拿舊的「潮服」精心配搭一下還是可以很好看,到後來衣服變舊了、退潮了,不知不覺原來已習慣了不修邊幅。隨隨便便拿起衣服就可以出門了。

而這個意識也漸漸影響到其他購物習慣,不是「必需品」就不買。玩具、擺設、香薰通通都不買,唯一會買的是書,因為書對我是必需品。有時候有些大減價,朋友們都說「好抵!好抵!省很多錢!不買就笨」的時候,我走了一圈還是空手而回,很笨嗎?如果那東西本來我就不會買,它有多便宜也跟我沒關係吧?

就這樣,煉成了今天這個我。
12065770_10153619202472254_3764448170321893219_n

為了夢想可以去到幾盡?潮童變柒頭,在所不惜。

而且,放棄了曾經以為很重要的事,我還是活得好好的。

這柒頭走在路上,不但不覺害羞,還彷彿比以往躲在裝扮背後的那個自己更有自信。

終於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路,自然就能昂首闊步。

 

去吧!柒頭!

「Dream Job」?──Lonely Planet作者培訓營後記

「我覺得旅行才是我的天命!」

第一天上課,就有同學拋出這樣的宣言,不愧是全世界最受歡迎旅遊指南Lonely Planet的作者培訓營,大家都是一腔熱血來參與。


成為LP作者也許是很多背包旅行者的夢想,但要入選就沒那麼簡單了,單是報名要求已是「未見官先打三百」,狠狠地告訴你這份工作一點也不簡單。除了一般要交的履歷和作品樣版外,還要求我們按LP格式介紹一個地方,寫一篇約3000字樣稿,內文需包括概述、歷史、景點、住宿、餐飲、交通等,另再加一篇2000字對LP中文版的建議。無疑這高門檻是一個甚佳的方法去測試申請者的誠意,我也猶豫了很久。

早就決定完成跟公司的現有合約就有個新開始,反正再過幾個月就失業,也未有確實計劃,現在有個令人心動的機會,何不試試看?於是我把自己關在長洲兩個周末,嘔心瀝血完成了稿子(當然是介紹我熟悉的長洲)。

不久就接到LP的電郵說我的稿子寫得不錯,進一步問了我一些問題,內容像個電子面試。

「恭喜你入選作者培訓營!」

終於,忐忑了好幾星期後,七月底收到入選通知,我反覆看了這一句十幾次證實自己沒有看錯、也沒有妄想症,才大叫一聲「感謝天父!」然後開心得在地上滾來滾去。

怎麼可能是我?

我只是單純的很喜歡旅行、很喜歡寫作分享,但成為LP作者是個遙不可及的夢,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太不可思議了。就在我決定不跟公司續約後不久就看到那招募宣傳,然後就順利入選,一切都彷彿是安排好的。有一條路祂擺了在我面前,前面是濛糊不清,要不要走還是看自己的決心。

培訓營三天兩夜,在北京舉行,LP包了我們的機票住宿,對培訓新人來說是相當大的投資。

出發前我還一直在忙,最後一刻還是在做公司的工作,更莫說甚麼心理準備了。

凌晨兩點幾才到達北京的酒店,拿了房卡進入房中,嚇了一大跳,怎麼有人在睡??!我馬上關門回到接待處問清楚,他們說沒有弄錯,是我的公司安排兩個人一間房的。這我當然不介意,但電郵沒有講清楚,而且住的是酒店不是青年旅舎,總不會想到要與陌生人同房吧?LP給我的驚喜真是一浪接一浪。

同房室友是住在哈爾濱的湖南人August,他經常來北京,於是早上我也省下了尋找培訓地點的煩惱。

獲選接受新作者培訓的總共21人,來自中、港、澳、台,是從五百多申請人中脫穎而出的(申請數字比想像中少,他們說應該是因為要求太高嚇走了很多人),而且是首次有港澳台作者獲邀參與北京的培訓(以前他們有跟港澳台的行內人仕合作,但在公開招募中選出港澳台朋友是第一次),香港代表就只有我和另一男生,令我更感到我的入選是不可思議。

千挑萬選的20位同學自然卧虎藏龍、天外有天,當中有全職旅遊記者、旅遊雜誌編輯、寫了幾本書的作者、有正在環遊世界專誠飛回來參與培訓的、甚至有已經在替LP做翻譯工作的。論旅行經驗雖不至於被比下去,但在旅行寫作仍尚算新人的我,要跟這20位精英中的精英一起培訓,壓力自然不小。

三天兩夜的培訓,每天有七至八小時漫長的理論課學習LP的結構、格式、寫作規範和實地調研技巧,最後一天中午前更要交一篇2000字的測試稿,換言之我們只有兩個晚上作實地調研兼完成寫作,時間非常趕。調研地點是北京市內的一個區域,抽籤決定。對我這首次來北京,對這城市一點概念都沒有的人來說,工作量更是百上加斤,單是查找背景資料已花了很多時間。


第一天晚上我連吃了兩間餐廳,飽得要命。第二天早上六點多就起床,盡用上課前的時間外出調研,先天不足唯有勤力補救。上課後晚上再去調研,開始寫稿時已十點多了。在這裡做資料搜集還有另一挑戰,就是若不翻牆的話,我們習慣用的Google、Yahoo都不能上,唯一資料來源是百度,自然一抄就會被發現。

我靠不斷喝果汁支撐著(比我的室友健康多了,他一晚抽了整包煙),到五點多總算大致完成,就只差「概述」部分,因對北京了解有限,實在寫不出來,但已經沒有精神繼續寫下去了,就把寫好的直接交了出去。

十點多醒來,收到導師的電郵,叫我補回「概述」的部分,好吧,既然還有一點時間就再試試看⋯⋯

下午大家回到教室,導師們以不記名方式逐篇給予意見,講到我那一篇,他竟然說我的「概述」寫得很好,創作就是這樣,有時無心插柳倒能寫出好東西。整體評語不算差,當然第一次寫會有很多改善空間,但我也放下心頭大石了。

在最後一晚的慶祝派對中,批改我文章的導師跟我聊天,他是廣州人,說的是親切的粵語。

「阿翔,我很喜歡你寫的文章,我指的是你申請時交來的那一篇!」

「你記得?你不是看了五百多份嗎?」我有點驚訝。

「寫文章寫得好的人有很多,但有sense的人不多,我特別喜歡你的幽默感!」

「真的嗎?其實我一直寫的都是遊記,寫這種資訊性的文章很不習慣。」

「要有自信啊!我相信你做得到!」


說真的,我沒有信心我能勝任。

這所謂的「背包客Dream Job」,無論工作難度、壓力和待遇都跟想像中落差甚大,要不然你想為何他們要每年都大型招募作者?

但,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還有甚麼好猶豫呢?

今天,我們揹起背包離開北京,真正的挑戰卻是現在才開始。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跟LP的相遇會為我的旅途帶來甚麼變化?現在還言之尚早。

「我覺得旅行才是我的天命!」其實我心裡也是這樣想。

九把刀名言:「說出來會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實踐的價值,即使跌倒了,姿勢也會很豪邁。」

清楚自己的天命,夢想就不再是掛在嘴邊的空談,而是一個一步一步、探索生命的旅程。

「只要決定出發,最困難的部分就已結束。那麼,出發吧!」Lonely Planet創辦人Tony Wheeler。

出發吧,旅行者。

最後,若你還是有興趣成為LP作者,在這裡給你一點貼士(不是官方的)。

首先,你要
1) 有豐富自助旅行經驗(廢話!)
2) 不怕一個人旅行(所有LP的調研之旅都是一個人去的)
3) 喜歡寫作、文筆好、一日能寫3000字以上
4) 時間彈性,一接到工作就要全職地做一至兩個月或更久
5) 有交帶、準時交稿(培訓營中編輯們至少提了五十次⋯⋯)
6) 抗壓能力超強(LP編輯的高要求不是開玩笑的啦⋯⋯)
7) 超厚面皮(到五星級酒店,說要入住,仔細看完房間後又說不住了,你做得出嗎?)
8) 不怕跟陌生人攀談(很多重要資訊是來自當地人的)
9) 最重要最重要還是,不要以為是「筍工」!LP作者都是Freelance的,不保證一定有工作,而且千萬別以為可以靠這份工賺夠錢生活。(不要問詳情,能說的就這麼多了)
如果你還是跟我一樣傻的話,就努力在LP下次招募前,多看幾本中文版LP(留意是中國版,不是國際中文版),了解他們的格式和寫作風格,並留意官網下次的招募吧!

Lonely Planet(中國)官方微博
http://www.weibo.com/lonelyplanet

*****************

想看更多阿翔的旅行故事,記得Like我的Facebook:阿翔

出走真是年輕人的專利嗎?

11539747_920056138040064_3974108686279683925_n

 

早前參與了鐵鞋會的講座「從南美到香港,不坐飛機的旅程」,講座內容固然很精彩,但令我印象最深刻倒是參與者的互動交流。

 

「我四十多歲了,正打算辭掉工作去背包旅行,但考慮到回來後如何重新找工作、還有體能是否能應付等等。請問你們出發前有這些顧慮嗎?如何面對這些問題?」

 

一位看起來才三十多歲的男士問講者。

 

在這坐滿旅遊愛好者的講座裡,問兩位由智利花300天不乘飛機回香港的瘋狂背包客這個問題,似乎,他需要的不是一個答案,而是支持。

 

而兩位講者,以至現場其他參與者,都豪不吝嗇地給予意見和鼓勵。一群價值觀相近的陌生人,凝聚的勇氣和力量是多麼強大、也多麼窩心。

 

出走,真的是年輕人的專利嗎?

 

「趁年輕去闖吧!」

 

很多人會這樣說。只可惜,很多香港人即使年輕也不會去闖,早就在努力儲錢買樓了。我算是幸運的一個,至少不是畢業後就沒完沒了地打工,比大部分同齡的朋友有較多經歷。

 

既然要學習的都學習過了、要遊歷的都遊歷過了,總要重回「正軌」吧?

 

還記得那一年我留學回港,回到工作崗位幾個月,已漸漸適應日復日的工作了。一位好朋友一天看見我,跟我說了一句玄妙的話:

 

「你的雙眼失去了光彩呢。」

 

起初聽不懂﹐於是我看看鏡中的自己⋯⋯

 

我老了。

 

眼神失去了衝勁,生命失了焦。

 

我不甘心,難道遊歷過幾年了,還是要跟其他人一樣,平平凡凡地在工作中老去?

 

於是,我又辭了職。

 

一次又一次,出走、回來,又出走、又回來。

 

「這是最後一次。」無限輪迴著。

 

一年又一年,直至今年三十有一了,連工作假期都超了齡。幾年來我經常問自己︰「還可以瘋狂多少年?」

 

是不是總有一天,真的會有「最後一次」?

 

11742815_10153384380072254_7180791621169447340_n

 

剛過去的坦桑尼亞旅行,遇到兩人給予我新的衝擊。

 

旅程中,我有一星期到坦桑尼亞Arusha做義工,跟來自澳洲的Marian和來自加拿大的Josee兩位拍檔,每天坐一小時車到偏遠貧民區的孤兒院,工作就是跟他們玩一整天,偶然會教他們唱歌、跳舞。聽起來很簡單,實際上是非常疲累的工作。

 

事實上在坦桑尼亞這種落後國家旅行,即使年輕背包客也有點挑戰性,路上見過較年長的遊客都是團體遊,除了酒店就只會在指定景點離開旅遊車一會。因此我對Marian和 Josee特別好奇。義工的最後一晚我約了她們吃飯,聆聽她們的故事。

 

五十歲的Marian媽媽,她的孩子都大了,決定出來闖一闖,花半年時間遊歷,她在坦桑尼亞再做一個月義工後會繼續北上前往肯尼亞,完成非洲之旅後會繼續北上往歐洲。

 

「你的家人不會反對嗎?」我問Marian。

 

「哈哈,他們覺得我瘋掉了,但我說這是屬於我的Gap Year,我很堅持,他們也沒有阻止我去。」Marian輕鬆回答。

 

「如果你的孩子畢業後也說要像你一樣出來闖闖,你會怎樣?」我繼續問。

 

「我當然會很高興地擁抱他們!鼓勵他們去!我這個旅程就是要給孩子一個榜樣,告訴他們生命可以很多可能性!」

 

真是一位非常媽媽,如果香港多點這種家長,香港年輕人的眼界就不會那麼狹窄了。

 

而年近五十的Josee,根本就是資深背包客,無論體力、適應力和勇氣都比年輕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她已是第二次來坦桑尼亞做義工,明天她還會跟本地人進入土著村落去體驗一星期,更準備與本地人合作開展新的義工計劃服侍土著,助他們改善生活。

 

看著她們,再看看自己,深感我的宇宙還是太狹窄。

 

年輕的定義,不在年齡,而在心態;一直以來局限著自己的,不是年齡,而是自設的框架。

 

在Marian和Josee雙眼裡,我看到光,在她們身上我看見仍然燃燒得旺盛的青春。

 

一顆想冒險的心、一雙想看世界的眼睛、一股想追夢的拼勁,從來都是不分年紀的。勇敢去闖,就擁有青春。

 

這條自己選擇的路,還能走多久?

 

我不知道。

 

但我想要走下去,想要看看這廣闊的世界、想要探索生命的無盡可能。

 

即使這條路跟多數人不一樣、即使走下去會遇到更多障礙,還是想要試試看,試試繼續揹起這背包走。

 

最後以講座裡令我印象最深的一句互勉之──

 

「如果這件事你現在不做,將來會遺憾的話,就去做吧!」

 

──不論你是幾歲。

在澳洲酒吧喝巧克力的旅人

對酒精嚴重過敏是家族遺傳,家裡上一輩的男人全都是半杯即醉的(對,女人就能喝,真不公平)。後來據是由於身體缺乏了某種酵素,不能分解血液裡的酒精,因此只需一點點酒精已達到人家喝上一整晚的效果(省下不少錢呢),管他是甚麼科學原因,我就是他媽的不能喝。

初次發現這悲哀的事實是在第一次獨自旅行。我一個人在雅典街頭一間露天餐廳吃晚餐,初嚐自由的美味。

「這環境這情調,少不了一杯酒吧?」愛裝文青的我如此想,於是就點了一杯啤酒。在此之前我還沒真正喝過酒。
怎料到,才喝了兩口就開始熱血沸騰,再喝一口,我就仿如坐在走馬燈中心,整個雅典圍著我旋轉⋯⋯是希臘的酒特別強大?酒神戴歐尼修斯在作怪嗎?
耳朵在燃燒著,我沒辦法喝完整杯,勉強舉手叫了侍應替我結帳。
9歐羅,謝謝。」侍應說。
我拿出錢包數呀數,數了半天,拿了90歐羅給侍應。
他呆看那90歐羅,再看看目光渙散的我、和桌上那只喝了三分一的啤酒,無奈地把錢找給我。
幸好旅館就在幾十步內,我幾乎用爬的回到了旅館,倒在床上就睡死了,半夜起來時全身仍然熱燙燙,還長了滿身可怕的酒癩。
希臘的酒真厲害,難怪宙斯天天都在跟女人生小孩啦。
那時候我還不相信是自己的問題。
直至後來,多次在酒吧吐得亂七八糟還要勞煩朋友送回家、甚至一次吐得沒東西吐了就吐血出來,在醫院過了一晚,我才真正認命,我是真的不能喝。
幸好在香港,不能喝酒並沒有太大損失。大部分香港人的普通社交都不用靠杯中物,在咖啡室或餐廳坐上半天聊天是平常事,即使唱K不喝酒朋友也不會大驚小怪。
但,當背包客就不同了。
在旅途上要跟其他背包客交流的話,尤其歐美背包客,去酒吧總是免不了。你不會相約其他背包客去看電影吧?再說酒是很多地方的文化之一,去葡萄酒莊參觀如果不喝,那不如去參觀農場好了。
不能喝酒,會錯過很多有趣的體驗。那時候我這樣想。
於是,出發去澳洲工作假期前,我嘗試練習一下。就在家裡喝吧!醉了也不會太危險。半杯紅酒過後,我盲了,真的盲了,雙手摸摸眼睛明明是張開的,但竟漆黑一片,幸好只維持了十數秒,嚇我一大跳,酒精對我的影響真奇幻。
為免孤身在外地出事,我只好盡量少喝了。
起初的確感到錯失不少跟其他旅人和當地人交流的機會,但後來突然想到,其實去酒吧也不一定要喝酒吧?
「一杯熱巧克力,謝謝!」
吧台的小弟呆了一秒,然後笑著叫我等等。
我沒有注意到那一刻整間酒吧的人都在看著我。
「你不會在酒吧點熱巧克力吧!哈哈哈哈!」一個面紅紅的醉漢在我旁邊大笑,然後帶領著整間酒吧的人都在笑。
那是澳洲內陸小鎮的小酒吧,小鎮人口很少,晚上幾乎全鎮的人都聚集在酒吧。
一杯熱巧克力,令我成為全酒吧的焦點,大家雖取笑卻沒有惡意,還排著隊跟我這在酒吧喝巧克力的外星人聊天。
X你老母!」
我嚇一大跳,是誰在說廣東話髒話?
「我發音準嗎?」一位原住民用回英文跟我說。
原來他以前有認識過來自香港的留學生,這一句是他唯一記得的廣東話。於是我跟他交流兩地各式髒話,半醉的他很容易就笑得人仰馬翻。
眾人皆醉我獨醒,喝著巧克力、看著整間酒吧的人像孩子般,說甚麼都在狂笑,原來也十分有趣。
後來有一次,我去捷克旅行。在Cesky Krumlov認識了一位日本背包客,相約晚上在一間市區的酒吧吃飯。一進去就因著亞洲人面孔而成了全場焦點。
「年青人!來到這裡一定要試試這種酒啊!來!給他們每人一杯@#%$%^$%^
旁邊一位醉醺醺的叔叔擅自替我們點了兩小杯鮮藍色的烈酒,名字我記不起來了,酒精濃度高達60%。據是畫家梵高很喜歡的酒,他畫畫前總要喝了。叔叔教我們用火機點,酒杯就燃起了美麗純淨的藍火。待火燒完,該燒掉不少酒精了吧?我拿起杯輕沾唇邊,剛才的火焰彷彿重新燃起來,漫到我的唇上、舌上、口腔、食道、胃⋯⋯
「嘩!」才一小滴就把整個人燒起來了。投降,我可不想像梵高般瘋掉,把自己的耳給割下來。我看看我的日本朋友,他似乎也受不了,放下藍酒點了啤酒,我也按慣例點了巧克力。
吃著飯,又有一位醉得滿面通紅的叔叔跟我們聊天,他英文不好加上爛醉如泥,根本沒有好好對過話,他該也看不出我和日本朋友不停的相對傻笑是在取笑他的語無倫次。
「很有趣的叔叔呢。」我,喝一口巧克力。
「是嗎?只是個醉醺醺的酒鬼吧。」日本朋友喝一口啤酒。
的確,酒精造就不少旅人交流的機會。然而最重要的,還是你在旅程中有沒有一顆開放的心、有沒有看世界的熱情、有沒有願意認識別國文化的慾望,只要擁有這些旅人的胸襟,那怕是一杯巧克力、一杯牛奶還是一杯開水,都能為你打開世界的大門。

害怕旅行時迷路?不如享受迷路!

 
最近看過不只一篇「XX個旅行家的特質」,無論是三十個還是四十個,都幾乎百分百說中,相信許多真正喜歡旅行的朋友也是一樣。當中「很喜歡看地圖」是必然的一項,然而你可有留意到,「有方向感」並不在任何一個列表之內。對,「喜歡看地圖」跟「有方向感」完全是兩件事,同時「喜歡旅行」跟「會認路」也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我不是唯一路痴的背包客,旅行過程中,我還發現不少旅人都跟我一樣,腦袋裡完全沒有定位系統。
論路痴,我在朋友圈中也可說是數一數二。先不說旅行,即使在香港,在商場都可以迷路、駕車打算由大嶼山去屯門結果過了海底隧道、在深水埗大角咀一帶打轉兩小時都出不來⋯⋯此外還有個特殊技能,若有分岔路在面前,我選擇的路幾乎百分百是錯的,直覺100%準確跟100%錯也一樣是超能力的一種吧。(不要說選擇了之後就走另一邊,錯的永遠是最後那個選擇)
旅行更是不用多說,在智能手機GPS普及前,我看著Lonely Planet那小小的地圖,根本完全無法找到自己身處的位置。最尷尬是帶著朋友旅行,在日本留學時有朋友來找我,我帶他去玩自然理應是我帶路。那一次我們乘坐火車需要在某站下車到另一月台轉乘,我帶著朋友在月台走上樓梯,然後在大堂從另一邊樓梯走下來,若無其事地等著另一班列車。
「這個⋯⋯我們不是在剛才那月台嗎?」朋友忍著笑意跟我說。
原來我帶著他一上一落回到同一月台了。
 
 
作為一個背包客,路痴讓我很困擾嗎?
也不一定,事實上路痴有路痴的好玩。
有時候,不是認不得路,而是根本沒有認路的意識、沒有認路的打算,心底裡很想率性隨意的走,不想讓理性指揮雙腿,而想任由雙腿帶著自己走。
 
 
在旅行的過程裡,迷路給予過我不少驚喜。
先說個驚的。摩洛哥的舊城區巨大且大量不規則的小巷縱橫交錯,即使方向感強的人也十分容易迷路。那一晚我高估了自己的認路能力(甚麼高估,根本就是隨隨便便貪方便!),竟然打算走捷徑回去位於舊城中心的旅館,完全忘記了舊城區是個大迷宮,許多小徑死巷連路名都沒有,加上入夜燈光昏黃、處處有流氓街童醉漢,尤如哈利波特中充滿黑魔法的夜行巷,恐怖至極。由於路太窄太密,GPS也不能百分百準確。徬徨之際,途中突然冒出一位不太會英文的黑人男子說可以帶路,明知他是討錢的也只好跟著走。走著走著看看GPS覺得不對勁,怎麼進入了一條死巷?然後他竟說這是他的家,我嚇得馬上給了零錢就跑。最後靠GPS總算走出了迷宮,一到出口還摔了一交,滿頭冷汗。
 
喜的一次,是在奧地利旅行時由Salzburg乘火車到Hallstatt,火車到站時,因車廂位置看不見站牌,還以為火車只是暫時停下而不是到站,結果火車開出,看著Hallstatt站遠去⋯⋯火車數分鐘後到達下一站,下車去問站長下一班回頭火車的時間,竟是一小時後⋯⋯在郊外列車來說算很快了,有時可能一天只有兩三班車。但既然只是幾分鐘的車程,想必是走路能達的距離,於是我決定揹著那十幾分斤的包包沿路軌走回去。走著走著,才發現原來火車經過的這段湖邊景色美得驚人,清新的空氣吸下去幾乎令我能背著十幾公斤蹦跳起來。我舉起相機拍下一張又一張加工過般的唯美圖畫,40分鐘的路程一點也不覺累。
 
還有威威的一次,那還是沒有智能手機的年代,我在羅馬街頭迷路,即使拿著地圖也完全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徬徨之際我無意看看錶,下午六時⋯⋯再看看天上蛋黃般的美麗夕陽⋯⋯這時候,太陽的方向一定是正西方,於是我竟藉此找對了路,順利回到旅館。原來即使我沒有方向感,迷路時仍能喚醒最原始的本能。
 
所以說,做個路痴未必不好。事情總是按計劃走的話,旅行還有甚麼驚喜呢?

人生也一樣,以為走了錯的路,可能倒能找到最美的風景、開拓全新的境界。



 

18歲的明信片旅人:Johny Kim

 「不要摸牠!牠會咬你的!」一位大澳原居民伯伯見Johny在摸路邊那隻唐狗,大聲警告。
Johny聽不懂中文,伸出手去摸狗頭。
DON’T TOUCH HIM!」我大叫,但太遲了,唐狗張口咬向Johny的手,Johny在千均一發之際縮開了手,然後竟放聲大笑。
「那傢伙是傻的嗎?」大澳伯伯說。
Johny就是這樣的傢伙,愛冒險得近乎傻。
一個月前,剛從非洲旅行回來的我在facebook發現了Johny的專頁「45Countries, Postcard Trip」,對這來自韓國的小傢伙的獨特旅程很感興趣,又得知他下一站將會來香港,於是在facebook跟他聯絡,約定在香港見面。上星期他終於到香港了,於是我們約了今天一起去大澳。
首次見面就一起玩一整天?對,我們背包客之間有種奇妙的信任。


先介紹一下Johny和他的旅程。
Johny是韓國人,只有18歲,他的旅行計劃「45Countries, Postcard Trip」顧名思義就是靠賣自製明信片賺旅費,目標周遊45國。五個月前他離開在首爾的家,前往濟州島,在一間旅館工作了三個月,然後買了一張前往台灣的單程機票及帶著僅僅5000元台幣(約1250元港幣),就展開了他的45國之旅。
起初在網上看到他的照片,見他一臉稚氣,應該是個勇敢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吧?(沒有瞧不起他的意思,「不知天高地厚」是年輕人的優越之處。)然而今天看見他的真人,稚嫩的面孔上多了一層歲月的歷練,才18歲的他竟流露著淡淡的滄桑,這幾個月的旅程,一定不簡單吧。


相處一整天,我們兩個男生沒有太多話,一方面是性格,另一方面則是我們許多想法和價值觀都太相似了,往往很快就明白對方的意思,根本就是一見如故的兄弟,可以一起坐在堤坡上默默地看著海甚麼都不說。而我看見他看著大海那略帶滄鬱的表情,就像一面鏡子映照著過去的自己。旅行久了,要堅持下去靠的不再是一腔熱血,而是一份對自己的執著、對選擇了的路的信念,這不代表不享受旅程,而是帶著希望沈著應戰。
答應了寫一篇文章介紹他,總不能「我們一整天看著大海」就完,整理今天跟他的對話,也尚算能拼湊出他的故事。


翔:你當初是怎樣決定開始這行程的?
Johny:是我的老師鼓勵我的,他以前也做過同樣的事。老師除了教我設計和攝影,也給予我許多意見和支持。
翔:你的父母沒有反對嗎?
Johny:起初當然有擔心,但我也不是一下子就出國,最初的三個月是去濟州島,讓他們看見我離了家也能夠獨立,到後來正式出國,幾個月來我完全財政獨立,不需要靠他們支援,而且我也經常跟他們聯絡,所以他們也放心了。
翔:你真的很有勇氣呢!
Johny:這不是勇氣,根本就是傻的。你知道嗎?我去台灣的時候身上只有5000元台幣。
翔:真的嗎?!(這小子真的很像過去的我,經常自嘲傻,但他不同,他是真的很傻,傻得近乎瘋狂)單靠賣明信片足夠嗎?
Johny:當然不夠,不過我出發去一個新地方前我會聯絡一些旅館,提交我的合作計劃和過往作品,例如重新設計旅館的網頁、翻譯成韓文版本、加入我的照片、繪製地圖等,來換取免費住宿,雖然沒有收入,但可以省下很多錢,替旅館工作同時我也可以繼續賣我的明信片。不過我現在學習了不向旅館透露我的年紀,免得他們瞧不起我,單靠我過往的作品通常都能讓他們信任我的。
Johny的眼神閃耀著自信。)
翔:很厲害,你就這樣在台灣撐上了兩個月。旅途上你遇過最大的困難是甚麼?
Johny:我試過真的沒有錢,一元也沒有。但人生就像戲劇一樣,就在我用盡所有錢的那一天,我工作的旅館主人開始煮飯給我吃,我就連吃飯的錢也省下來了。後來總算撐過了沒有錢的日子,存夠了錢買機票來香港。
翔:這真的很奇妙,但我能明白。因為你讓我想起在澳洲的時候,也有試過口袋只剩下10元澳幣,幸好那時候己經認識了一些背包客,我就厚著臉皮投靠他們,再一起找工作,總算勉強撐過去了。所以長途旅行時多認識一些同路人和當地人是很重要的。
(今天跟Johny往大澳的飲食全都是我付的,Johny還有很遠的路要走,我旅行時也曾經接受過當地人的幫助,這一次就當回饋在另一位年輕旅人的身上。而Johny也很不客氣接受我的請客,在我眼中這份爽朗是成熟旅人的表現,他清楚知道出門在外必須樂意接受其他人的幫助,婆婆媽媽不是禮貌,而是愚蠢。)
Johny:還有昨天晚上,我在尖沙咀擺檔賣明信片被趕了兩次!那些警衛不理會那些街頭賣藝的,只趕我一個,真奇怪!
翔:嗯⋯⋯也許因為你在賣東西吧?
Johny:但那些街頭賣藝的也有放盒子讓人付錢呀,本質上是一樣的吧?
翔:我不知道,香港是個很奇怪的城市呢。那你對香港整體的印像怎樣?
Johny:來到頭幾天真的很辛苦,除了每天都在下大雨,市區繁忙得有點可怕,密麻麻的高樓大廈和擠擁的人潮讓我幾乎不能呼吸,現在算是適應了。
Johny的旅館在尖東心臟地帶,難怪他會有這種感覺。今天帶他來大澳是正確的,讓他感受香港的另一面。中午剛到達的時候他高興地說「嘩!這裡真是香港嗎?」露出了18歲的笑容。)
翔:我明白,我也很怕繁忙的大城市。我很想念在澳洲農田生活的一個月,沒有電話、沒有網絡,但有新鮮空氣、袋鼠、牛、羊,和自己。


Johny:不過有時我會覺得香港人有點奇怪,你們都喜歡英國吧?英國是侵略者對嗎?我們韓國人,到今天仍對曾侵略我們的日本有點不滿的情緒,但你們似乎很喜歡英國。
(竟然由他開始了這個話題)
翔:(想了一會)英國的確是侵略者,但那場戰爭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事。我們成長在英國人的管治下,社會繁榮穩定、經濟成長,數十年間香港由小漁村發展成大都市,英國人是功不可抹的。相反回歸中國這些年來,我們看著我們的生活被一步一步改變、曾經擁有的一點一點地失去、曾經堅守的價值被漸漸扭曲,對比之下難免開始懷念以往的日子。
Johny:我也有聽說過,你們的樓價被大陸人搶得很貴,所以你們很討厭他們?聽說你們交租的錢在某些國家已經可以起樓了!
翔:樓價是其中一點,大陸人的確對我們的生活有很大影響,有些人很討厭他們。但我不會這樣說。輕鬆有錢賺就去賺是很正常的,你和我都會。問題出現在政策上,香港政府沒有好好的規範、沒有好好的保護我們的需要,做成了今天這個局面。你應該有聽說過幾個月前的雨傘運動吧?
Johny:有呀!我覺得香港人很厲害,這樣長期的大型示威竟沒有做成嚴重傷亡。
翔:對呀,雖然我只去了幾天,但也感受到香港人那份值得驕傲的精神。可惜政府只懂一味說我們違法,對我們的訴求充耳不聞。
(說著這種令人沮喪的話題,我們又靜下來看海了)
 翔:回到韓國後,你有甚麼打算?有甚麼長遠計劃嗎?
Johny:可能會開展覽,分享一下我的旅程吧。還要再工作儲蓄,準備讀大學。
翔:你還是想要讀大學嗎?讀設計?
Johny:不,我不會讀美術學校。還沒有決定,可能是經濟、管理之類,我想擴闊自己的知識。
(他真的很成熟,我18歲的時候,就一味在想著非美術不讀)


翔:你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甚麼呢。韓國的社會風氣會鼓勵年青人像你一樣去冒險、見識嗎?
Johny:哈哈,他們口頭常常這樣說,年青人要勇敢跳出框框甚麼的,但實際上還是叫你跟著規矩去做。
翔:這跟香港很相似呢,說甚麼勇敢實踐夢想,結果呢,還是要我們先讀好書、找份好工作、買樓、買車、結婚,彷彿「成功的人生」就只這條路可以選擇。
Johny:那就看你怎樣定義「成功」了。我覺得「成功」是做到自己喜歡的事,不用有很多錢,只要足夠。就像現在,我們輕輕鬆鬆坐在這裡看風景,我很滿足了。
翔:對,最重要是知道自己想要甚麼,還有知足。許多人說「我先努力賺夠了錢,到生活無憂的時候,就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了」,結果到最後,大部分人都為了錢而勞碌一生。
Johny:但錢的確重要,沒有錢甚麼都不能做。我如果能讓更多人認識我,我就更容易能得到贊助和支持。我對我的作品和我的故事都有信心,但宣傳不容易,我太忙了,根本沒有時間整理網頁和寫網誌。
翔:我知道,做旅行Blogger也是一樣,宣傳比寫作和旅行花更多心力和時間,不是要追求名利,但沒有人留意的Blog是沒有意義的,出了名才能進一步嘗試如何單靠旅行和創作維持生活。
(太多想法十分相近,根本不用解釋太多對方已能明白了。於是我試試問一個較大機會有不同想法的問題。)
翔:你有女朋友嗎?
(廢話,我知道答案,但這是引旨)
Johny:當然沒有,不然怎樣可能這樣出走。(我當然知道)
翔:那你對未來的女朋友或妻子有甚麼憧憬?你期望遇到一個能跟你一起冒險的人、還是一個願意等你的人?
Johny:當然是一個跟我一樣的人!甚至比我更瘋狂的!能跟我一起到處闖!要她在家裡等我有甚麼意思?
(果然,這方面想法不同,但我沒有反駁他,這件事只能自己去體會、經歷,才能真正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翔:到現在為止,你最喜歡哪一個去過地方?
Johny:目前是台灣吧,我很喜歡花蓮,我在那裡有很多朋友,他們幫助了我很多。
翔:結果我們的想法還是一樣呢,我不是說喜歡的地方一樣,而是能讓我們愛上那地方的,一定是在那裡遇過的人。
Johny微笑,我們繼續坐在海邊等日落。
最後因為多雲沒看到夕陽,我帶了他去沙田吃大排檔,感受一下不屬於遊客的本土風味。我們都很累了,就整晚在吃沒有多說甚麼。


送他離開時我沒有太多不捨,除了知道我們總有機會再見,也知道我們仍可以是同路人。我們背包客之間,即使走的路不一樣,能在途中的某個交叉點偶遇,分享彼此的旅程和非常相近的人生價值觀,是多麼大的支持和鼓勵,令這條寂寞的路好走一點。
Johny的故事讓我反思我現在做的事,雖然已清楚了下一個目標,但這準備的過程似乎也太漫長了,我可以多一點勇氣、或再傻一點嗎?雖說每個人經歷的和走的路都不一樣,如果我也是18歲,或許我會有不同的想法。但無論如何,Johny的旅程激勵了我,至少不要困在自己設下的框架裡。
一起努力吧!同路人!

部分Johny Kim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