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阿翔 的所有文章

滾動到世界之巔(11)食物中毒記(下)

Day 18 無人區 > Alichur 95km(50km 坐車)
Day 19 Alichur > Murghab 104km

上回講到,我在荒山野嶺食物中毒,上吐下瀉一整晚,第二天勉強騎了20公里後,差點昏倒在山上,一對自駕遊的中年白人夫婦出現在身旁。

「你還好嗎?」他們問。

「我快死了。」我氣若游絲地回答說:「我食物中毒,上吐下瀉了一整晚,現在渾身沒力。」

「別說那麼多了,先上車吧!」那男的說。

面都青了的我已沒拒絕的力氣,把單車及行李放上他們的車後就上車去,先離開這無人山區再說。

他們來自德國,參加了帕米爾公路自駕遊團,一行十輛車有相同行程,同時亦有相當大的自由度,只要晚上在約定的住宿點會合就可以了。

他們約有50公里跟我行程相同,然後他們將離開公路前往一個湖區,跟他們商量好在分岔路口讓我下車,至少我能去到人車比較多的地方。

上車不久,在路上遇到前天曾跟我住過在同一間Homestay的德國單車手,他正在痛苦地推車上坡,我搖開車窗跟他打招呼。

「嗨!你還好嗎?」我問他。

「我應該有點食物中毒了,昨晚都在肚瀉。」他喘著氣說。

我驚訝了一下,但回想跟他同住Homestay那一晚——捧餐孩子那雙髒兮兮的手、當地人用灰色的溝渠水洗碗、轟炸機般滿天飛的蒼蠅,食物中毒根本是早該預料到的結果。

他的情況沒我那麼嚴重,德國夫婦用德文跟他說了一堆話,再指指後面,大概是告訴他後面還有他們團友的車,有需要可以請他們幫忙。

他最後有沒有上車我不知道,因為我很快就在車上睡死了。

我需要的只是休息。

乘車經過了最荒蕪的山區回到M41帕米爾公路主線上,也是跟他們分道揚鑣的時候。

「要小心啊,祝你行程順利。」德國叔叔給我一個擁抱,我差點哭出來。

「謝謝你們。」我揮手跟他們道別。

圖像中可能有3 人、微笑的人、天空、雲朵、戶外和大自然

距離最近的村莊Alichur還有20多公里,這一段是柏油路面,加上我在車上休息了半天已精神多了,於是嘗試慢慢騎到Alichur找間旅館休息,生病的時候實在不想露營。

圖像中可能有天空、山、雲朵、電單車、單車、戶外和大自然

Alichur是一條在荒漠中的小村,到處破爛殘舊,幾間所謂商店也關上了大閘沒開放。一進村就有大堆衣衫襤褸的髒小孩跑出來問我要不要Homestay,不行,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受不了二度中毒。

村裡有一間很新很清潔的青旅,我就在那裡過了一晚。

很多朋友都叫我休息幾天才出發,但我實在不想待在這條甚麼都沒有的沙漠荒村裡休養。

打開地圖看看,距離下一個城鎮Murghab大約100公里,那邊至少有餐廳、商店、藥房甚至醫院,由這裡出發沿途都是柏油路,加上有一半路程是下坡,我應該可以應付的,就先撐到那邊才休息吧,我才不要每天都坐車!

100公里的路,幾乎要了我的命。

沒有再嘔吐了,但胸口一直悶悶的,一邊騎一邊想作嘔。最慘的是肚子一直咕嚕咕嚕的叫,腸氣很多,實在分不清哪一次是放屁、哪一次是火山噴發。

早上已吃過止痾藥才出發,但效果就像大河缺堤時堆上幾個沙包而已。

途中肚子一直在痛,甚至痛得要停下來彎腰捧著肚子大叫,期間至少7次在路旁狂瀉,見證著由起初的免治牛、到咖哩、最後到檸茶的奇妙旅程。有幾次十萬火急跳下車脫褲子就山洪暴發,幸好是條杳無人煙的路。

中午又累又餓,在路旁一家民居休息並要了點吃的,他們端上例牌的茶和麫包後,最後來了一大碗白白的東西。

我戰戰兢兢將那碗東西捧到面前聞一聞——是酸!乳!酪!

聞到那酸酸臭臭的味道,我的肚子又在咕嚕咕嚕的投訴了。

圖像中可能有飲品、表格、室內和美食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10)食物中毒記(上)

Day 17 Langar > 無人區 28km

結果,打敗我的不是爬坡、不是爛路、不是逆風,是食物中毒。

早已聽說過帕米爾高原衛生情況不佳,食物中毒是頗常見的問題,但這種事,不發生在自己身上總是不會怕的,畢竟我在非洲都旅行過半年之久,中亞算甚麼?

對不起,中亞才是Boss。

不只一次在網站和旅遊書上看見「小心帕米爾食物」的提醒,但事實上我們根本沒有選擇。離開Khorog進入Wakhan Valley後,沿途就只剩小村莊和小商店,要吃得飽就只能吃Homestay提供的食物。

Wakhan Corridor的最後一段路是個大挑戰,由Langar開始進入無人山區,我們需要準備好至少四天的糧食,短短百多公里的無人區,由於爬坡加上極惡劣的路況,可能要花上數天才能越過,要有在海拔接近4000米的荒山野嶺露宿的心理準備。

開始後才真正明白這段路的可怕,第一天騎了足足7小時,竟然只前進了28公里,我決定在一個接近水源的地方先過一晚。

搭好帳篷、煮過飯吃後才黃昏6點多,太陽也還未下山,我也決定早點睡,希望明天早點出發追回一點路程。

然而,躺在帳篷裡輾轉反側,一直到晚上10點多也還睡不著,明明騎完一整天單車已經很累,但總是覺得渾身不對勁,甚麼事?

身體裡好像有個東西在走來走去,胸口悶悶的、肚子咕嚕咕嚕的作響。

突然,肚子裡那東西狂吼一聲,尤如千軍萬馬由下一湧而上,我掩著嘴衝出帳篷外,在草地上吐得亂七八糟,眼淚鼻涕流了滿臉。

吐了好幾次,喉嚨都快要被胃酸溶解了,這時候體內那怪獸又突然由上而下俯衝,我剛好來得及脫褲子就瀉了一地。

喘着氣回到帳篷休息一會,又再衝出去上吐下瀉,就這樣反覆一整晚幾乎沒好好睡過。半夢半醒的時候,還看見了人生走馬燈,種種童年往事在腦裏閃過,我真的以為自己快要掛了。

第二天,整個人迷迷糊糊的,沒有吐也沒有瀉了,因為裡面已經甚麼都沒有,連靈魂都吐出來了。但我總不能在這荒山上休息一天,只能繼續往前進。

打包好後就嘗試繼續騎行,路況依舊稀爛得像我昨晚的大便,但我甚麼都不知道,行屍走肉般半推半騎,生命從我每一個毛孔慢慢溜走。

勉強撐過了20公里,看看手機App,現在高度是海拔3900米,但我對這數字已沒甚麼概念,只感到頭眩目暗,好像隨時都會當場昏倒。

「你還好嗎?」

一輛四驅車在我旁邊停下來,裡面坐著一對白人夫婦,看來我的彌留狀態已十分明顯。

「我快死了。」我氣若游絲地說。

(待續)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9)最美的風景、最艱苦的路

Day 16 Vichkut > Langar 43km

「最美的風景,總是在最艱苦的路上。」

這是由3年前單車長征開始就領悟到的真理,至今仍是100%準確。

而在單車旅行路線中屬於魔王級的帕米爾公路,自然也擁有驚世的絕境。

一路往東走,路況越來越差,已經不是一個「爛」字足以形容了,有時遇上尤如河床般的亂石路,根本就完全騎不動,勉強騎也難以平衡、東歪西倒,右邊就是懸崖,很多時候也只能推車前進。最可怕的則是厚沙,部分路段被厚厚幼沙完全覆蓋,像沙漠般,輪胎深深陷入,即使下車推行也得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把輪胎托起來,往往一天的體力就在短短數百米的沙路上用光了。

偶然遇到跟我走相反方向的車友,我都會問問前面的路況,而他們總是一臉痛苦的搖頭,看來這種糟透的路將要持續一段日子了。

但,遇見他們同時也代表著:
很困難,但不是不可能的。

要捱得過這難關,真的需要這種近乎自我安慰的正能量。

這種莫名奇妙的正能量說起來就容易,但當你正處於水深火熱之時,說得出的就只有髒話。

又一次推著單車爬上一段滿佈亂石的坡道,淋漓大汗濕透了三天沒洗的單車衣、海拔3000米的山上沒有足夠氧氣供養我全身正劇烈運動的細胞、氣喘如牛的我漲紅了臉、雙手抖震著推動那幾十公斤的單車及行李。

終於到達坡頂,我喘著氣抬起頭一看⋯⋯

「嘩!」

面前是阿富汗巍峨壯麗的山嶺,眾山之間有一座亮白的雪山,數條冰川如白絲絨般掛在山壁上。往下俯瞰,河谷中有一片泛濫平原,多條小川在日光下閃閃發亮地匯聚進Panj River,想必是來自雪山的溶冰。再看遠一點,河谷中有些綠草如茵的牧場,成群牛羊悠閒地散步其中⋯⋯

我抹一抹額上的汗珠,脫掉墨鏡看清楚眼前美景。

「最美的風景,總是在最艱苦的路上。」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8)絲路古城

Day 14 Ishkashim > Darshai 50km
Day 15 Darshai > Vichkut 31km

離開Ishkashim繼續深入Wakhan Valley,來過的朋友提醒我由這裡開始就要跟網絡說再見了,果然離開村莊後訊號只剩2G、甚至完全接收不到。

這也代表著,我真正進入了人跡罕至的帕米爾高原中心地帶——佔塔吉克全國超過三分二的帕米爾高原,只居住了全國人口的3%,人少得根本不值得電訊商建發射站。

千年之前卻曾經有不少人路過或定居於此,帕米爾高原是絲綢之路必經之地,而Panj River流淌過的Wakhan Valley水源充足、土地肥沃,加上地勢高具戰略優勢,這裡留下不少古代城堡遺址,散落在塔吉克及阿富汗兩岸。

由Ishkashim向東走15公里就能看見巨大的Khaakha Fortress在路旁,城堡最古老部分建於公元前3世紀的貴霜帝國時期,由於年代太久遠,嚴重風化的城堡看起來像一座路旁的石山。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山、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而Wakhan地區最壯觀的城堡則是位於Vichkut山頂的Yamchun Fort,我在山腳的民宿放下單車後要再走5公里山路才能抵達城堡。

Yamchun Fort建於公元12世紀,城牆與圓形的暸望塔仍清晰可見,由城堡可以俯瞰整個Panj River河谷及遠眺阿富汗巍峨的雪山冰川,當年建城堡的人真會選位置。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雲朵、天空、山、戶外和大自然

圖像中可能有山、天空、雲朵、戶外和大自然

由城堡再沿山路走兩公里左右,是著名的溫泉Bibi Fatima,室內的浴池建於山壁旁,泉水從岩石湧流而出,氣氛不錯。雖然沒早前去過的露天溫泉環境那麼好,但沒想過來帕米爾旅行可以每隔幾天泡一次天然溫泉,對舒緩肌肉疲勞實在很大幫助呢。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7)阿富汗市集

Day 13 Ishkashim
Day 14 Ishkashim > Afghan Bazaar > Darshai 50km

來到Ishkashim,也是Wakhan地區最大村莊,村西4公里有個關口可以通往阿富汗,部分旅行者會從這裡過境到阿富汗那邊的「小帕米爾」。

我這一次沒有足夠時間去阿富汗,但我在Ishkashim多留一天就是為了一睹「阿富汗市集」(Afghan Bazaar)。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和室內

每逢星期六,邊境位置會開放讓阿富汗人及塔吉克人進行買賣,不需要阿富汗簽證就可以進入阿塔之間的中立地帶。

我早上8點多到達,時間尚早,許多阿富汗商人才剛到埗在整理商品,還有更多商人陸續以木頭車從阿富汗那邊運載貨物到來,氣氛熱鬧,連駐守邊防的軍人也跟商人有說有笑,看來是每周一會的朋友了。

圖像中可能有3 人

商品以日常生活用品為主,由於Ishkashim只是條大一點的村莊,只有幾間小賣店,這裡的商品種類比村裡豐富多了。有衣服、廚房用具、清潔用品、香料、還有少量新鮮蔬果。雖然大部分商品不適合我,我也以相當便宜的價錢買了兩支蜜糖,最近騎單車時習慣沖一支蜜糖水,既解渴又能補充體力(塔吉克的果汁和能量飲料是用膠樽裝的屎水)。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大家坐著和鞋子

「Hello!Where you come from?」

我一身奇異的單車服跟黃皮膚吸引不少阿富汗人跟我問好,他們的衣著和容貌跟帕米爾人完全不同,一眼就看出來了。

圖像中可能有5 人、微笑的人、戶外

「Hey my friend!」

不停不停的打招呼,超級熱情。

在人煙稀少的帕米爾,很少會有如此熱鬧、如此歌舞昇平的場面,對他們來說,甚麼恐襲、甚麼戰火,其實都在遙不可及的遠方。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6)路上的小屁孩

Day 12 Garmcheshma > Ishkashim 74km

離開Garmcheshma繼續南下深入Wakhan Valley,沿途剩下零落但閒靜的小村,但總是不斷有孩子遠遠看見我就高叫「Hello」跟我問好,有些大一點的還會多問一句「What’s your name?」,而我總會在匆匆而過的數秒內跟他們對答幾句。

有些孩子甚至會來跟我Hi-Five,有一次幾個男孩一看見我就在我右邊列隊,一個接一個跟我撃掌。

「啪!」

排頭位的孩子竟用盡九牛二虎之力重擊我手心,被扣100點物理傷害的我忍不住慘叫一聲。

排第二的孩子見狀又興奮地用力一拍,痛得我在太陽眼鏡背後的雙眼滲出一滴淚。

但我想縮手已經太遲,靠慣性動力前進的單車將我的右手一再送進火力全開的猛擊中。

「啪!啪!啪!」

5 Combo。

我忍著痛楚裝酷跟他們揮手道別,騎到一個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才停下來,脫掉手套視察傷勢。手心明顯又紅又腫,握在手把上仍覺刺痛。

「這些小屁孩!」

下午騎過一段比較荒蕪的山路,我停在路旁喝水小休的時候,突然有兩位幾歲的小孩跑出來跟我說「Hello」,年長一點的男孩會一點點英語,問我:

「喝茶?我家。」他指指後方幾十米處一間破舊的小屋,剛才經過完全沒留意,或許以為只是間廢棄房屋。

中亞人接待遊人到家裡吃喝是很平常的事,我也有興趣看看本地人的家,於是推着單車跟他到家裏去。

泥造的房屋建在河邊,外牆破爛得甚至有些小洞可以看進屋裏,屋外幾隻瘦弱的小羊。

踏進門,屋裏相當昏暗,地上鋪着骯髒的地氈,除此以外就只有一些舊餐具,幾近是家徒四壁,什麼都沒有。

圖像中可能有室內

一位披着頭巾的婦人在屋裏打掃,應該就是小孩的母親,她看見我,就用手勢叫我坐下來。

兩位孩子遠遠地坐在牆角,好奇地看着我,他們的英語沒有好到可以真正溝通,我們就這樣微笑看着彼此。

幾分鐘後,婦人拿了一些麵包,倒了一杯奶茶給我。塔吉克的麵包即使在酒店裏吃到的都十分硬,而這裏的更是又乾又硬,要用拗斷木條的力才能撕開,咬在嘴裏既費力又淡而無味。而奶茶是在新疆、中亞流行的典型鹹奶茶,但奶並沒有完全溶在茶裏,還一塊塊白色浮在茶面,看起來有點嘔心,但我還是禮貌的喝下去了,頂多待會找個草叢解決一下。

圖像中可能有飲品和美食

我喝著奶茶,小男孩拿了一本書過來給我看,上面有一些圖畫和俄語單字,他指指我的奶茶、又指指書上砂糖的圖畫,說:「No」。

嗯,我知道,這是無糖的鹹奶茶嘛,他怕我喝不慣還貼心的告訴我,真可愛。

吃過麵包喝過茶,也該繼續趕路了,我站起來將手放在胸前,禮貌地跟小孩和婦人道謝,就準備離去。

圖像中可能有2 人、微笑的人、帽子和特寫

小孩突然用發音準確的英語跟我說:

「8塊錢。」

我以為我聽錯,叫他再說。

「8塊錢。」他微笑著說。

我苦笑一下,再看看他那什麼都沒有的家,然後還是很樂意地掏了幾塊錢給他(沒8塊那麼多),他就開開心心的收了。

「哈哈,這小屁孩。」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5)深山溫泉

Day 10 Khorog
Day 11 Khorog > Garmcheshma 42km

來到Khorog,也是帕米爾高原上最大城鎮。不少人視這裡為帕米爾公路的真正起點,因為離開Khorog之後,就正式進入人煙稀少的山區,只剩零落的小村。很多旅行者會在這裡找本地團、包車,而我們單車旅人就會休息、補給,為進入山區作最後準備。

離開Khorog後有三條路線選擇,首先是M41帕米爾公路主線,也是比較多超長途跨國單車手會選擇的路,因為路程適中、補給點比較多,既省時、也能體驗帕米爾高原的魅力,例如我早前遇到的德國情侶就會走這邊。

北線叫Bartang Valley,路程最短,卻據說是最荒蕪、最原始、最具挑戰性的路,不,途中有些根本不能稱之為路。一位完成了挑戰的旅行者告訴我,除了完全騎不動的崎嶇砂石路段,還有幾個位置被喘急的河流完全淹沒,需要推車橫越及腰河水才能繼續。聽得我心裡的冒險巨獸在興奮地咆哮,但,下次吧。(你知道,我的「下次吧」通常不是說說而已)

而我這一次選擇的南線Wakhan Valley,是最熱門的帕米爾旅遊路線,將會繼續沿阿富汗邊境的界河前進,沿途將沿經迷人的小村莊、壯麗的山嶺和幾處城堡遺址。這條路線最長、比起M41需要多翻越一座大山、也會經過比較長的無人區,雖然沒Bartang Valley那麼「重口味」,但相信已足以滿足我那頭冒險巨獸的胃口了。

所有路線最終都會跟M41會合,北上前往吉爾吉斯。

未提供相片說明。

在Khorog準備好一切後,就正式開始南下展開Wakhan Valley冒險之旅。

第一天我騎了比較短的路程,並離開了主路線前往一個深山的溫泉區Garmcheshma,體驗一下帕米爾式的溫泉。

溫泉區位於山頂一條小村,圍繞著一座大浴場旁邊有幾間酒店、民宿和餐廳,遠遠已能聞到琉璜的味道。

我在一間酒店安頓好後就前往溫泉浴場,入口是簡陋的鐵門,進去之後中心有一座白色大石山,呈鐘乳石狀,表面流淌著閃閃發亮的泉水,面向石山就男左女右前往泡湯區。

圖像中可能有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有追看我遊記的都知道我在日本生活過一段日子,而且超愛溫泉,特別是景觀好的露天風呂。而中亞的溫泉,我總是抱著沒期望就沒失望的心態去試。

曾經試過的中亞溫泉就是早前在吉爾吉斯山區Altyn Arashan的河畔溫泉,河邊一間小木屋內泡一個超迷你的浴池,4、5個人進去已經很擠了,既簡陋也沒風景可言,但在寒冷的山區能泡個熱水浴倒是挺舒服的。

不帶任何期望進入浴場,眼前景象讓我幾乎叫了出來。

圓形的大浴池有一般私人屋苑的泳池那麼大,現場估計已有三十多人,但完全不覺擠擁。奶白色的泉水由石山淙淙流下,露天浴場景觀開闊,背景就是雄偉的山嶺。雖然不像日式溫泉般有整潔的更衣室和沐浴設施,但環境卻令人喜出望外!

池邊有些簡單的掛勾和木椅,脫光光後就直接去泡湯,泉水溫度適中,不會太熱,大約泡十多分鐘上水休息一會又可以再泡。池底有些白色的礦物泥可以用來敷在身上,據說對皮膚很好。不少當地人在泡湯或坐在池邊休息,也有小孩子在石山爬來爬去,看來這裡也是個本地人的渡假區。

經過連日騎行,泡個熱湯真的對舒緩肌肉疲勞有很大幫助,也讓我有點期待再去下一個溫泉區泡泡帕米爾式溫泉,但⋯⋯還是不帶期望比較安全。

圖像中可能有山、戶外、水和大自然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