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阿翔 的所有文章

【分享會】一國兩世界:從塔吉克到帕米爾高原

帕米爾高原,匯聚了全世界最高的五道山脈,又被稱為「世界屋脊」。在這巍峨冰冷的屋脊之上,有一條穿越連綿山峰、跨過蠻荒高地的公路──帕米爾公路(Pamir Highway)。帕米爾公路是全世界平均海拔第二高的跨國公路,曾是古代絲綢之路的一部分。短短千多公里,因高海拔、路途崎嶇、補給點少,至今仍是冒險旅行者的聖地。
 
這裡有最壯麗的景色,也有最特別的族群帕米爾人(Pamir)。與阿富汗一河之隔的帕米爾高原一帶,雖位於塔吉克境內,但進入必須另外申請許可證,亦需經過特別關卡檢查。生活在這兒的帕米爾人,有自己的語言、自己的文化。他們喜歡自稱為帕米爾人,而不是塔吉克人。
 
單車旅人阿翔,剛於八月用26天時間,踩單車由塔吉克首都,穿越帕米爾,到達吉爾吉斯,完成其中一個單車旅人們的 check list
 
今次,將為大家帶來最新鮮出爐的旅人故事,分享沿途那些最獨特的風光與人情味。
 
日期:918 (三)
時間:19:15-2100
地點:塔冷通心靈書舍
收費:$ 60
 
 
===
 
講者:阿翔 Linus Cheng
全職旅人、旅遊作者、Lonely Planet 中文版作者、【輕背包】隨團旅人之一,愛好深度遊、戶外型旅行、單車旅行。曾經以一年半獨自以單車由香港騎至南非好望角,並出版《滾動到世界盡頭》一書紀錄單車長征之旅。
 
主持:Sonya 
【輕背包】合夥人、旅行寫作人。每年都會回中亞背包旅遊,曾於塔吉克停留一個月,用七天時間獨自走過與阿富汗接壤的帕米爾高原一帶,亦因簽證問題被告上塔吉克法庭。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帕米爾公路單車之旅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天空、電單車、戶外和大自然

序章

這裡是塔吉克的首都杜尚別,久違了的單車之旅,今天要重啟了。

帕米爾高原,匯聚了全世界最高的五道山脈,又被稱為「世界屋脊」。在這巍峨冰冷的屋脊之上,有一條穿越連綿山峰、跨過蠻荒高地的公路──帕米爾公路(Pamir Highway)。

帕米爾公路是全世界平均海拔第二高的跨國公路,僅次於附近的喀喇崑崙公路,曾是古代絲綢之路的一部分。短短1250公里,因高海拔、路途崎嶇、補給點少,至今仍是冒險旅行者的聖地。

「最美的風景,總是在最艱辛的路上。」

這是單車旅行不變的定律,自然,帕米爾公路也擁有最壯麗的景色。

三年前由香港往非洲的單車之旅,原本打算騎行這一段路,然而抵達中亞時已進入秋季,當時的我無論經驗和裝備都不足以應付海拔高達4千米以上的嚴寒,於是決定放棄,繞行較容易的北路。

因此這次單獨騎行這段當年缺失了的路,可以當作是《滾動到世界盡頭》的續篇,補完那時候未完成的一章。

經歷了這麼多,再一次回到兩個輪子上,我也許已經不再是當年那一股腦去冒險的小子了。

在這動盪的大時代裡,「做自己」竟也成為了一件奢侈的事。

三十多歲,人生約走了一半。回首一看,前半生很精彩、很感恩有著許多許多的愛和幸運。

曾經我很想要「超越過去的自己」,但經過兩年的反思、沈澱,「超越」真的那麼重要嗎?還要再做甚麼瘋狂的事才可以進一步超越那騎單車到非洲的我?

帶著過去的人生經歷,成為前路的養分繼續往前走,也許比執著要「超越」更重要。

回到單車上,不是要超越甚麼、不要是挑戰甚麼,而是要繼續往前走。

用熟悉的兩個輪子,發現未知的旅程、走出屬於自己的路、找到全新的「滾動」。

「滾動到世界之巔」,啟程🚲🏔

《一半人生》五月天

在某個清晨 回望我一生
活得雖認真 卻微小如塵

想要唱首歌 去唱哭別人
最後卻是我 滿臉淚痕

早告別青春 活成了別人
經歷的時代 已如此陌生

年少時的話 又不敢承認
低頭在人海 浮浮沉沉

我的一半人生 飄蕩就像只風箏
如果命運是風 什麼又是我的繩

我的一半人生 冷暖就讓我自己過問
有熱愛有恨 有未知的前程

遊記全文

1)大抽筋日

246度的地獄

3)來自阿富汗的問好

4)大大力錫春袋

5)深山溫泉

6)路上的小屁孩

7)阿富汗市集

8)絲路古城

9)最美的風景、最艱苦的路

10)食物中毒記(上)

(11)食物中毒記(下)

(12)山頂見

(13)再見帕米爾

(14)來自日本的銀髮背包客

(15)完結篇

實用資訊攻略篇

記得Follow:

帕米爾公路單車之旅(攻略篇)

背景

帕米爾高原,匯聚了全世界最高的五道山脈,又被稱為「世界屋脊」。在這巍峨冰冷的屋脊之上,有一條穿越連綿山峰、跨過蠻荒高地的公路──帕米爾公路(Pamir Highway)。

帕米爾公路是全世界平均海拔第二高的跨國公路,僅次於附近的喀喇崑崙公路,曾是古代絲綢之路的一部分。短短1250公里,因高海拔、路途崎嶇、補給點少,至今仍是冒險旅行者的聖地。

帕米爾公路大部分位於塔吉克境內,起點有說是阿富汗馬扎里沙里夫(Mazar-i-Sharif)、烏茲別克泰爾梅茲(Termiz)、塔吉克首都杜尚別(Dushanbe)或塔吉克霍羅格(Khorog),旅行者一般會視Khorog為進入帕米爾高原的開始。終點則一致同意是吉爾吉斯的奧什(Osh)。

雖然此路崎嶇艱辛且缺乏旅遊配套,但因壯麗景色、獨特文化和遠離繁囂,每年吸引不少單車旅行者挑戰,不少橫跨歐洲的長途車手亦會途經此路越過中亞,筆者此文將以個人經驗簡單分享騎行攻略。

 

簽證

塔吉克現可作網上電子簽證,只要到網站填妥表格申請及付款,幾天後就可以收到電子簽證。留意GBAO Permit一欄要選「Yes」,這是帕米爾地區的許可證。有人曾經第一次申請時被拒,可再嘗試申請,唯需要多付款一次。電子簽證一定要列印出來,入境時會蓋章,路上很多檢查站會查閱,可以多列印幾份,直接給檢查站的關員,會省下不少時間。

塔吉克電子簽證:https://www.evisa.tj/index.evisa.html

吉爾吉斯BNO及英國護照都免簽,特區護照需辦理電子簽證。非免簽證者需要在到埗後五天內到Passport Control登記(OVIR),需要有住宿執照的旅館協助提供住宿證明,部分住宿可代辦但要加收費用。近期不少香港旅行者吉爾吉斯簽證被拒,被拒後一年內不能再申請電子簽證,需要以傳統方式申請LOI(推薦信)辦理,建議提早申請。

電子簽證電子簽證:http://www.evisa.e-gov.kg/

更多詳細中亞簽證攻略:

https://caravanistan.com/visa/

https://medium.com/@chengtse/2019%E4%B8%AD%E4%BA%9E%E7%B0%BD%E8%AD%89%E7%94%B3%E8%AB%8B%E7%B6%93%E9%A9%97%E7%B8%BD%E7%B5%90-c3b288a0af1f

季節

由於帕米爾公路最高海拔達4千多米,即使夏季晚間仍非常寒冷,冬季更是被冰雪覆蓋。6月至8月是最適合的騎行季節,7月溫度最高、雨水亦少,高原上天氣舒適,但Dushanbe及Osh附近會非常炎熱(日間可達40多度),建議早點出發以免中暑。

方向

出發前我都考慮了很久該由Osh騎往Dushanbe(西向東)還是由Dushanbe前往Osh(東向西),當然如果你是由香港或亞洲出發前往歐洲,則必然是往Dushanbe方向。兩個方向都各有利弊,我最終選擇由Dushanbe騎往Osh。

原因是

  • 在帕米爾高原期間比較大機會順風(我選擇這方向的最主要原因)。
  • 海拔攀升比較漸進,有近1000公里路程由800米爬升至4000多米(當然不是很平均),身體較容易適應、坡度亦較平緩,相反由Osh開始由海拔800米爬升至4000多米只有2百多公里,邊境一段急上坡更是破爛非常。
  • 由大城市Dushanbe開始,會經過幾個比較大的城鎮才真正進入荒僻的帕米爾高原,有充足時間準備好補給,相反由Osh開始,很快就會進入帕米爾的核心地帶。
  • 由Osh開始的話前方風景會比較美,很多時候會面對著雪山騎行,但其實即使走相反方向,多點留意四周環境亦可拍出很美的照片。

路線

由Dushanbe到Kalai Klumb可選擇北路或南部,北路路況極差且要經過海拔3千多米的山口,據說是帕米爾公路最困難的其中一段。我則選擇走南路,經Kulob進入Pyanj River河谷。

進入帕米爾高原則有三條路線選擇,首先是M41帕米爾公路主線,也是比較多超長途跨國單車手會選擇的路,因為路程適中、補給點比較多,既省時、也能體驗帕米爾高原的魅力。

北線叫Bartang Valley,路程最短,卻據說是最荒蕪、最原始、最具挑戰性的路,不,途中有些根本不能稱之為路。一位完成了挑戰的旅行者告訴我,除了完全騎不動的崎嶇砂石路段,還有幾個位置被喘急的河流完全淹沒,需要推車橫越及腰河水才能繼續。

而我這一次選擇的南線Wakhan Valley,是最熱門的帕米爾旅遊路線,將會繼續沿阿富汗邊境的界河前進,這條路線最長、比起M41需要多翻越一座大山、也會經過比較長的無人區,但沿途將沿經迷人的小村莊、壯麗的山嶺和幾處城堡遺址。

所有路線最終都會跟M41會合,北上前往吉爾吉斯。

 

詳細行程

我介紹的是由Dushanbe開始至Osh,經Wakhan Valley的路線,亦是最多人推薦的路線。

 

第一段:Dushanbe至Kulob

距離:182公里

路況:柏油路

難度:低至中

建議天數:約2-3天

簡介:由大城市Dushanbe出發後,沿途就只剩下小城鎮和村莊,途中有兩座山要爬,但路況良好,若不逆風難度不太高。由於一般會在夏季騎行,這一段低海拔日間極炎熱,建議早一點出發。

住宿補給:離開Dushanbe前要準備好戶外、露營裝備,如果用Gas爐煮食,則記緊先買好Gas,可以在Rudaki Avenue的大型運動用品店買到,或在很多單車手投宿的Green House Hostel詢問。Norak、Danghara及Kulob都有設施簡單的酒店,亦有超市及餐廳。

景點:河邊小鎮Norak風景不錯,如時間不趕可以考慮在此留宿一晚,前往Kulob路途上可以看見始建於11世紀的Hulbuk城堡。

 

第二段:Kulob至Kalai Khumb

距離:139公里

路況:前半柏油路,後半開始轉差

難度:低至中

建議天數:約2天

簡介:進入Pyanj River河谷,一河之隔就是阿富汗,紅色的山嶺景色壯麗,但路況開始逐漸變差,路上亦多大貨車經過,建議用圍巾遮蓋口鼻以免吸入過多沙塵。

住宿補給:Kulob及Kalai Khumb都有酒店、餐廳及超市,途中若不露營可以住在Khostav的簡陋旅店。Kalai Khumb的河邊餐廳Oriyona環境相當好。

景點:途中雖沒特別景點,但河谷風景如畫。

 

第三段:Kalai Khumb至Khorog

距離:240公里

路況:大部分土路,城鎮附近柏油路

難度:中

建議天數:約3-4天

簡介:路況開始越來越差,速度會減慢,需要多預留時間。如果想挑戰極限級的Bartang Valley就由Rushon開始往東走。走M41柏米爾公路主線的話則由Khorog開始向東行。

住宿補給:Kalai Khumb、Rushon及Khorog有酒店及商店,途中在Shipad附近有不錯的Homestay,可以在路旁看見很大的藍色路牌。

景點:沒甚麼特別景點,但Kalai Khumb和Khorog都是適合多留一天休息的好地方,如果周六到Khorog,可以城西5公里的阿富汗邊境看看阿富汗市集,會有阿富汗人來擺賣。

 

第四段:Khorog至Ishkashim

距離:104公里

路況:土路

難度:中

建議天數:約2天

簡介:開始南下進入Wakhan Valley,途中可以考慮前往Garmchashma溫泉區。

住宿補給:Khorog有酒店,Ishkashim有簡單旅店及Homestay,最受單車手及背包客歡迎的Hanis Guesthouse經常爆滿,城中心一間餐廳有不錯的住宿設施(Maps.me標示「Hotel Restaurant」)。Khorog有較大超市,離開後就只有小型商店。

景點:非常推介Khorog以南40公里的Garmchashma溫泉區,雖然要離開主路線爬6公里爛路上山,但個人認為是Wakhan Valley最好的溫泉,溫泉區有酒店,住宿就可以免費使用溫泉。Ishkashim以西4公里是前往阿富汗的邊境關口,部分旅人會在Khorog辦理阿富汗簽證並由Ishkashim前往阿富汗的「小柏米爾」地區,另外逢星期六在邊境會有阿富汗市集,阿富汗人會前來擺賣,前往不需要阿富汗簽證但要帶護照。

 

第五段:Ishkashim至Langar

距離:113公里

路況:土路

難度:中至高

建議天數:約2-3天

簡介:這是Wakhan Valley最美的一段,有城堡遺址、有溫泉、有雪山景色,時間充足的話可以慢慢騎,路況雖然相當不堪,但非常值得多留幾天慢慢享受。

住宿補給:食物和補給盡量在Ishkashim準備好,離開Ishkashim後只有Homestay,沒有酒店,Homestay一般包早晚餐,價錢約100-150TJS(HK$80-$120),由於餐廳極少,不住宿也可以到Homestay吃飯,但Wakhan Valley衛生情況一般,遊客食物中毒情況常見(我也中了招,上吐下瀉足足3天),要特別小心Homestay提供的食物(雖然你或許沒有選擇),也要帶備藥物。路旁山泉水源很多,當地人都直接飲用,若腸胃不好建議帶備濾水、消毒工具。特別推介Vichkut的Akim Homestay,環境和食物都不錯,而且可以徒步前往Yamchun Fort城堡及Bibi Fatima溫泉。

景點:沿途景色非常壯觀,經常可眺望一河之隔的阿富汗雪山,尤其Yamchun至Langar一段翠綠的田園襯托著巍峨的雪山,令人經常忍不住停下來拍照,也要多點留意後方風景,可能會有驚喜。

離Ishkashim約15公里可以在路旁找到Khaakha城堡,年代久遠破爛得像座石山。最壯觀的城堡是Vichkut山頂的Yamchun Fort,離開主路要爬6公里的的急坡,這一段單車不容易上,徒步或截車比較好。城堡兩公里外還有著名的Bibi Fatima溫泉,環境不及Garmchashma但也值得一去。在Vrang經過一些農田後爬上一個小山坡,可以找到一座金字塔型的佛塔遺址,還可以眺望遠方山壁上苦行僧修道的洞窟。

 

第六段:Langar至Murghab

距離:226公里

路況:前半土路,到M41路開始柏油路

難度:高

建議天數:約4-5天

簡介:由Langar至Alichur是荒蕪的無人區,路況極差而且要跨越海拔4344米的Khargush Pass山口,是Wakhan Corridor最具挑戰性的一段,有可能每天只能前進約50公里,要有充足準備在海拔近4000米的荒山上露宿數天。跟M41公路合流後則變成很好的柏油路,由Alichur到Murghab有大半是輕鬆的下坡。

住宿補給:在Langar要買好食物,準備可能要風餐露宿至少4天。Langar至Alichur完全沒有住宿及商品,頭一半路程有不少山泉和瀑布可以拿到水,但Khargush Pass前後則只有鹹水湖,如果有需要可以攔下自駕旅行者的車請他們提供水,一般都沒有問題。Alichur是一條荒涼的沙漠小村,有小商店及一間很新的House Inn,提供很不錯的食物。Murghab則是柏米爾高原東部最大城鎮,有很多小商店還可以逛一個以貨櫃作為店舖的市集,Pamir Hotel是最好的住宿(但也別太大期望,只是間破爛殘舊的Hostel),如果想留一兩天小休的話Murghab是個好選擇。

景點:整段路都是艱辛痛苦的挑戰,實在沒太多心情看風景,Khargush Pass附近的鹹水湖可以拍拍照。

第七段:Murghab至Sary Tash

距離:230公里

路況:大部分柏油路,Ak-Baital附近及邊境位置土路

難度:中至高

建議天數:約3天

簡介:離開Murghab後經常一段緩坡到達帕米爾公路最高點海拔4655米的Ak-Baital Pass(白馬山口),可供拍照留念的路牌在山口前3公里位置,真正的山頂沒有路標,路牌後路況會越來越差且越來越斜。在吉爾吉斯邊境是海拔4282米的Kyzyl-Art Pass山口,山口後雖然是急下坡但路況是帕米爾公路其中一段最爛的土路。在塔吉克出境後要經過20公里的山路才到達吉爾吉斯的關口,若不能一天內完全可以在途中入住一間很簡陋的Homestay。入境吉爾吉斯後路況將變得很好。

住宿補給:經過白馬山口後12公里有個小小的蒙古包住宿,Karakul有不錯的Homestay和小商店,到達吉爾吉斯的Sary Tash後可入住路旁的Akun旅館,未換吉爾吉斯幣也可以付塔吉克幣或美金。

景點:海拔3900米的Karakul是一個隕石坑湖泊,被雪山環繞景色優美,湖中心還有個小島,據說二戰時曾用來關押戰俘。邊境附近多留意後方,跟帕米爾高原壯麗的雪山群說再見。

 

第八段:Sary Tash至Osh

距離:184公里

路況:柏油路

難度:低至中

建議天數:約2天

簡介:最後一段路,由海拔3000米一路滑下去海拔800米的Osh,雖然途中還要爬兩座山,但路況良好,難度中等。

住宿補給:Sary Tash、Gulcha及Osh都有旅店及超市,沿途都有小店,補給點充足。

景點:沿途綠草如茵、大片牧場,跟荒涼的帕米爾高原很大對比,其中一段路上兩旁還有彩色的丹霞山脈。到達Osh時入口有巨大拱門,象徵著帕米爾公路之旅正式完成!

 

個人遊記全文

滾動到世界之巔

更多資訊可參閱英文網站

https://caravanistan.com/tajikistan/pamir-highway/

有任何問題亦可以隨時跟我聯絡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15)完結篇

Day 26 Gulcha > Osh 85km
 
還記得26天前,在塔吉克首都Dushanbe的酒店check out時,女職員見我推著載滿行李的單車,隨口問我:
「你準備騎到哪裡?」
「帕米爾公路。」我也是隨口答。
「帕⋯⋯帕米爾!?」女職員張大了嘴。
「是的。」
「這有可能嗎?我坐車去都累死了,超辛苦的。」她說。
「有可能的。」
我知道是可能的,因為很多人做過,但那一刻我還不知道對自己來說是可不可能。
直至在這一天,來到帕米爾公路的終點──吉爾吉斯的Osh,看著巨大的拱門入口,彷彿是馬拉松的完賽拱門,我才真正相信:
有可能的。
 
「完成啦!!!」
騎過拱門一刻真有點感動。
26天,相比以往一年多的旅程只是個小旅行,但辛苦程度卻有過之而無不及,竟還慘因食物中毒而被逼放棄一小段路休息幾天。
嚮往已久的帕米爾公路,有最爛的路、最危險的食物、最斜的山坡,但同時,也有最美的風景、最友善的人們,給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回憶。
「最美的風景,在最艱苦的路上。」
人生,不也是如此?
滾動到世界之巔:帕米爾公路單車之旅(完)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14)來自日本的銀髮背包客

Day 24 Karakul > Sary Tash 98km
Day 25 Sary Tash > Gulcha 105km
 
在塔吉克出境後,還有20多公里的山路才到達吉爾吉斯的關口,這段路亦是帕米爾公路最破爛的其中一段。我這個方向是下山的,足足要下降超過1000米,但因為路太爛,需要一直留意路況、拉著剎車掣慢慢走,一點都不輕鬆,當然,反方向就更慘了。
路途中遇到一位來自紐西蘭的車友,他正是跟我走相反方向,我們也照常交換一下資訊。
「接近吉爾吉斯關口時路況會開始變好,之後就是很好的柏油路了,對你來說最辛苦的路段已經過去了。」他跟我說。
「嗯⋯⋯那我應該告訴你,對你來說最辛苦的路段要開始了。」我坦白告訴他這個殘酷的現實,他苦笑著點點頭,似乎已有心理準備了。
果然,入境後路況越來越好,除了有點逆風之外,很久沒享受過在柏油路上飛馳了。
 
來到吉爾吉斯南部小鎮Sary Tash,在一間小旅館投宿,旅館主人告訴我同房還有一位日本人。當我一直以為是一位年輕背包客,結果進來的,是一位銀髮伯伯。
伯伯知道我會講日語很興奮,一直跟我聊天,英語不太好的他,看來一路上都沒有太多機會說話。
「我今年七十多歲了,但每年還是會有兩三個月出來背包旅行。」伯伯說。
伯伯退休十多年,遊歷過北美、南美、歐洲、非洲,這一次來到中亞,講到旅行經歷他像小孩子般雀躍。
「以前要工作沒有時間旅行嘛,現在退休了,趁身體還健康就想多出來走走!」他說。
「那你的家人呢?」我問伯伯。
「他們在日本啊,他們沒我那麼喜歡旅行,你知道,背包旅行幾個月是辛苦的,跟幾天的吃喝玩樂旅行完全不同。」他笑說。
看著他,彷彿看見未來的自己,但最重要還是身體健康。七十多歲的他如何保持如此魄力?是健康飲食?還是良好的生活習慣?
當我正想問他秘訣的時候⋯⋯
他點燃了香煙在抽了。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13)再見帕米爾

Day 23 Ak-Baital > Karakul 47km
Day 24 Karakul > Sary Tash 98km
經過帕米爾公路最高點白馬山口後,距離10公里左右有一個蒙古包住宿點,到達時天已經全黑了,我和德國車友在那裡過了一夜。第二天醒來,放在單車上的水樽內的水都結冰了,現在可是8月呢,海拔4千多米的山區可不是開玩笑,幸好不用露營。
經過20多天的騎行,終於來到塔吉克的最後一天,過境到吉爾吉斯前還要跨過一座山,海拔4282米的Kyzyl-Art Pass同時是塔吉克與吉爾吉斯的國界所在,相對白馬山口沒那麼難爬。在頂峰位置豎立著國界的標記,前方的斜坡是吉爾吉斯,後面的斜坡是塔吉克。
我站在兩國之間的山峰,這裡風很大,單車也幾乎立不穩。我回望背後的塔吉克帕米爾高原,今天雲霧比較多,但仍可見巍峨的雪山峰群突破雲頂,壯麗而可怕得令人崇敬。綿延數百公里、人煙稀少、匯聚著全世界最高的幾道山脈的帕米爾高原,我究竟是如何翻越過它到這裡來的?想著想著手心也冒出冷汗,我看看身旁的戰友Tsubasa(我的單車的外號),說了句:
「辛苦了」
就跨上單車滾下斜坡到吉爾吉斯去。
再見,帕米爾。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12)山頂見

Day 20-21 Murghab
Day 22 Murghab > Ak-Baital 86km

「嘩!是固體!是固體!是固體!」

早前食物中毒後,在Murghab一間旅館休息了三天兩夜,過著吃睡拉的廢人生活,第三天早上終於!終於!終於!重逢久違的固體大便。

連括約肌那堅實而親切的觸感也令人感動得想流眼淚。

於是,我決定出發再續征途。

圖像中可能有山、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剛剛病好,首天要挑戰的就是海拔4655米,帕米爾公路的最高點白馬山口(Ak-Baital)。由Murghab前往白馬山口有74公里,海拔爬升超過1千米,算是緩坡,然而這一路上並沒有住宿點,若不能一天完成,則需要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荒山露營,這是我絕對想要避免的,可不想再生病了。

這代表著,我需要在一天內越過白馬山口,再到達離山口12公里遠的住宿點。

起初的50公里左右是緩坡,畢竟1000米攤分70公里去攀,每公里只需爬升十多米,就跟平路差不多。然而,這是一座山嘛,斜度不會按你喜好平均分配的。距離山口十多公里開始,路開始越來越斜,同時也越來越爛,塔吉克的工人是懶得爬山嗎?海拔4000以上的路似乎就這樣被放棄掉了。而更糟糕的是──逆風來了。

爬坡、爛路、逆風、低溫,四劍合壁,將最後短短數公里的路變成寒冰地獄。

乾燥而冰冷的狂風吹拂著面孔,眼淚鼻涕流不停,半推半騎的向上攀升,但碼錶卻一直彷彿原地踏步。

我扶著車在斜坡上停下來休息,用力吸一大口氣⋯⋯

「嗄⋯⋯!」

這,不是正常的呼吸聲,是喘氣聲。

看看手機,這裡是海拔4400米,一天內攀升近1000米了,加上劇烈運動,感到不適很正常。

「咳咳咳!嗄、嗄、嗄⋯⋯」

就在我休息的時候,後方傳來痛苦的咳嗽和喘氣聲。回頭一看,是一位白人單車手正在上氣不接下氣地騎上斜坡,鼻涕流了兩行在風中飄蕩。

他在我身邊經過,喘著氣跟我說:

「加⋯⋯嗄⋯⋯加油啊!我們山頂見!」

「山頂見」

簡單的一句,竟點燃了我心底雄雄的鬥志,如果是熱血日劇,這時候該響起感人的主題曲了吧?

我跨上單車,迎著狂風拼命的踏呀踏、單車在破爛的坡道上左右搖晃、眼淚鼻涕流了滿面、每前進幾步就瘋狂地咳、沒命的喘氣。唯獨眼神還是堅定地看著前方,還有兩公里左右就到了。

真是熱血得造作又肉麻。

但在這山上,就只有這兩個瘋子,在瘋狂地演出這熱血一幕。

終於,我們同時到達了山頂。

海拔4655米的白馬山口,帕米爾公路的最高點。

圖像中可能有2 人、微笑的人、山、戶外、大自然和水

我們幾乎同一時間跨下單車,沒說一句話就上前擁抱那還流了滿面眼淚鼻涕的陌生人。

「厲害啊!我就知道你會做得到!香港人!」他擁抱著我說。

我嚇了一跳,他怎麼知道?

回頭看我的單車,差點忘了上面還掛著

「Stand with Hong Kong
香港 加油」

謝謝你,陌生人,在最後一刻燃起了我的鬥志,跟我來一趟最熱血的「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最終,山頂見。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11)食物中毒記(下)

Day 18 無人區 > Alichur 95km(50km 坐車)
Day 19 Alichur > Murghab 104km

上回講到,我在荒山野嶺食物中毒,上吐下瀉一整晚,第二天勉強騎了20公里後,差點昏倒在山上,一對自駕遊的中年白人夫婦出現在身旁。

「你還好嗎?」他們問。

「我快死了。」我氣若游絲地回答說:「我食物中毒,上吐下瀉了一整晚,現在渾身沒力。」

「別說那麼多了,先上車吧!」那男的說。

面都青了的我已沒拒絕的力氣,把單車及行李放上他們的車後就上車去,先離開這無人山區再說。

他們來自德國,參加了帕米爾公路自駕遊團,一行十輛車有相同行程,同時亦有相當大的自由度,只要晚上在約定的住宿點會合就可以了。

他們約有50公里跟我行程相同,然後他們將離開公路前往一個湖區,跟他們商量好在分岔路口讓我下車,至少我能去到人車比較多的地方。

上車不久,在路上遇到前天曾跟我住過在同一間Homestay的德國單車手,他正在痛苦地推車上坡,我搖開車窗跟他打招呼。

「嗨!你還好嗎?」我問他。

「我應該有點食物中毒了,昨晚都在肚瀉。」他喘著氣說。

我驚訝了一下,但回想跟他同住Homestay那一晚——捧餐孩子那雙髒兮兮的手、當地人用灰色的溝渠水洗碗、轟炸機般滿天飛的蒼蠅,食物中毒根本是早該預料到的結果。

他的情況沒我那麼嚴重,德國夫婦用德文跟他說了一堆話,再指指後面,大概是告訴他後面還有他們團友的車,有需要可以請他們幫忙。

他最後有沒有上車我不知道,因為我很快就在車上睡死了。

我需要的只是休息。

乘車經過了最荒蕪的山區回到M41帕米爾公路主線上,也是跟他們分道揚鑣的時候。

「要小心啊,祝你行程順利。」德國叔叔給我一個擁抱,我差點哭出來。

「謝謝你們。」我揮手跟他們道別。

圖像中可能有3 人、微笑的人、天空、雲朵、戶外和大自然

距離最近的村莊Alichur還有20多公里,這一段是柏油路面,加上我在車上休息了半天已精神多了,於是嘗試慢慢騎到Alichur找間旅館休息,生病的時候實在不想露營。

圖像中可能有天空、山、雲朵、電單車、單車、戶外和大自然

Alichur是一條在荒漠中的小村,到處破爛殘舊,幾間所謂商店也關上了大閘沒開放。一進村就有大堆衣衫襤褸的髒小孩跑出來問我要不要Homestay,不行,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受不了二度中毒。

村裡有一間很新很清潔的青旅,我就在那裡過了一晚。

很多朋友都叫我休息幾天才出發,但我實在不想待在這條甚麼都沒有的沙漠荒村裡休養。

打開地圖看看,距離下一個城鎮Murghab大約100公里,那邊至少有餐廳、商店、藥房甚至醫院,由這裡出發沿途都是柏油路,加上有一半路程是下坡,我應該可以應付的,就先撐到那邊才休息吧,我才不要每天都坐車!

100公里的路,幾乎要了我的命。

沒有再嘔吐了,但胸口一直悶悶的,一邊騎一邊想作嘔。最慘的是肚子一直咕嚕咕嚕的叫,腸氣很多,實在分不清哪一次是放屁、哪一次是火山噴發。

早上已吃過止痾藥才出發,但效果就像大河缺堤時堆上幾個沙包而已。

途中肚子一直在痛,甚至痛得要停下來彎腰捧著肚子大叫,期間至少7次在路旁狂瀉,見證著由起初的免治牛、到咖哩、最後到檸茶的奇妙旅程。有幾次十萬火急跳下車脫褲子就山洪暴發,幸好是條杳無人煙的路。

中午又累又餓,在路旁一家民居休息並要了點吃的,他們端上例牌的茶和麫包後,最後來了一大碗白白的東西。

我戰戰兢兢將那碗東西捧到面前聞一聞——是酸!乳!酪!

聞到那酸酸臭臭的味道,我的肚子又在咕嚕咕嚕的投訴了。

圖像中可能有飲品、表格、室內和美食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10)食物中毒記(上)

Day 17 Langar > 無人區 28km

結果,打敗我的不是爬坡、不是爛路、不是逆風,是食物中毒。

早已聽說過帕米爾高原衛生情況不佳,食物中毒是頗常見的問題,但這種事,不發生在自己身上總是不會怕的,畢竟我在非洲都旅行過半年之久,中亞算甚麼?

對不起,中亞才是Boss。

不只一次在網站和旅遊書上看見「小心帕米爾食物」的提醒,但事實上我們根本沒有選擇。離開Khorog進入Wakhan Valley後,沿途就只剩小村莊和小商店,要吃得飽就只能吃Homestay提供的食物。

Wakhan Corridor的最後一段路是個大挑戰,由Langar開始進入無人山區,我們需要準備好至少四天的糧食,短短百多公里的無人區,由於爬坡加上極惡劣的路況,可能要花上數天才能越過,要有在海拔接近4000米的荒山野嶺露宿的心理準備。

開始後才真正明白這段路的可怕,第一天騎了足足7小時,竟然只前進了28公里,我決定在一個接近水源的地方先過一晚。

搭好帳篷、煮過飯吃後才黃昏6點多,太陽也還未下山,我也決定早點睡,希望明天早點出發追回一點路程。

然而,躺在帳篷裡輾轉反側,一直到晚上10點多也還睡不著,明明騎完一整天單車已經很累,但總是覺得渾身不對勁,甚麼事?

身體裡好像有個東西在走來走去,胸口悶悶的、肚子咕嚕咕嚕的作響。

突然,肚子裡那東西狂吼一聲,尤如千軍萬馬由下一湧而上,我掩著嘴衝出帳篷外,在草地上吐得亂七八糟,眼淚鼻涕流了滿臉。

吐了好幾次,喉嚨都快要被胃酸溶解了,這時候體內那怪獸又突然由上而下俯衝,我剛好來得及脫褲子就瀉了一地。

喘着氣回到帳篷休息一會,又再衝出去上吐下瀉,就這樣反覆一整晚幾乎沒好好睡過。半夢半醒的時候,還看見了人生走馬燈,種種童年往事在腦裏閃過,我真的以為自己快要掛了。

第二天,整個人迷迷糊糊的,沒有吐也沒有瀉了,因為裡面已經甚麼都沒有,連靈魂都吐出來了。但我總不能在這荒山上休息一天,只能繼續往前進。

打包好後就嘗試繼續騎行,路況依舊稀爛得像我昨晚的大便,但我甚麼都不知道,行屍走肉般半推半騎,生命從我每一個毛孔慢慢溜走。

勉強撐過了20公里,看看手機App,現在高度是海拔3900米,但我對這數字已沒甚麼概念,只感到頭眩目暗,好像隨時都會當場昏倒。

「你還好嗎?」

一輛四驅車在我旁邊停下來,裡面坐著一對白人夫婦,看來我的彌留狀態已十分明顯。

「我快死了。」我氣若游絲地說。

(待續)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滾動到世界之巔(9)最美的風景、最艱苦的路

Day 16 Vichkut > Langar 43km

「最美的風景,總是在最艱苦的路上。」

這是由3年前單車長征開始就領悟到的真理,至今仍是100%準確。

而在單車旅行路線中屬於魔王級的帕米爾公路,自然也擁有驚世的絕境。

一路往東走,路況越來越差,已經不是一個「爛」字足以形容了,有時遇上尤如河床般的亂石路,根本就完全騎不動,勉強騎也難以平衡、東歪西倒,右邊就是懸崖,很多時候也只能推車前進。最可怕的則是厚沙,部分路段被厚厚幼沙完全覆蓋,像沙漠般,輪胎深深陷入,即使下車推行也得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把輪胎托起來,往往一天的體力就在短短數百米的沙路上用光了。

偶然遇到跟我走相反方向的車友,我都會問問前面的路況,而他們總是一臉痛苦的搖頭,看來這種糟透的路將要持續一段日子了。

但,遇見他們同時也代表著:
很困難,但不是不可能的。

要捱得過這難關,真的需要這種近乎自我安慰的正能量。

這種莫名奇妙的正能量說起來就容易,但當你正處於水深火熱之時,說得出的就只有髒話。

又一次推著單車爬上一段滿佈亂石的坡道,淋漓大汗濕透了三天沒洗的單車衣、海拔3000米的山上沒有足夠氧氣供養我全身正劇烈運動的細胞、氣喘如牛的我漲紅了臉、雙手抖震著推動那幾十公斤的單車及行李。

終於到達坡頂,我喘著氣抬起頭一看⋯⋯

「嘩!」

面前是阿富汗巍峨壯麗的山嶺,眾山之間有一座亮白的雪山,數條冰川如白絲絨般掛在山壁上。往下俯瞰,河谷中有一片泛濫平原,多條小川在日光下閃閃發亮地匯聚進Panj River,想必是來自雪山的溶冰。再看遠一點,河谷中有些綠草如茵的牧場,成群牛羊悠閒地散步其中⋯⋯

我抹一抹額上的汗珠,脫掉墨鏡看清楚眼前美景。

「最美的風景,總是在最艱苦的路上。」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