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便會穿越蟲洞!(07)我要故意被木乃伊抓走

我在一個小房間裡,這不是我的家,但有種很熟悉的感覺,我曾經來過這裡。

床頭有一幅世界地圖,對了,是早前我自己掛上去的。

我拿著一顆小圖釘,輕輕釘在埃塞俄比亞的位置。

「下次要去哪裡?」房間裡有另一把聲音問。

「只要和你一起,去哪裡都可以啊。」我說。

我的目光由埃塞俄比亞往上移,停留在埃及。

轟!

一聲巨響,房間突然發生大爆炸,四周瞬間陷入一片火海。

回頭看,那人不見了。

「不!不要丟下我!」

我的身體被烈火吞噬、瓦解、消失⋯⋯

*** *** *** *** *** *** ***

睜開雙眼。

是夢。

我抹一抹額前的冷汗,上一次夢到這個房間,是在埃塞俄比亞的時候。

從埃塞俄比亞回來已經一個月了,那時候被勇介推進坑裏,一張開眼睛就回到了家中的廁所裡,最神奇的,是發現我回到了出發一刻的時點,彷彿從來沒有離開過這裡。

原來那個蟲洞將我送回香港的同時,也逆轉了時間,真真正正的「回到起點」。彷彿做了一場夢,但我清楚知道,一切都真真實實的發生過,後腦勺還是隱隱作痛、跳下瘋牛時刮傷手臂的疤痕還在。

自此之後,我每天上大號都如臨大敵,穿好整套登山行裝、抱著裝有數天衣服、糧食、美金和證件的大背包、甚至穿好了鞋才進入洗手間,還因太緊張而便秘了好幾天。

到某天終於忍不住了,排山倒海地拉了幾天的儲備,卻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我如常去排戲、演出、吃飯、睡覺、拉屎,平平安安地過了幾個禮拜,蟲洞沒有再開啟。我也越來越鬆懈,預先打包好的背包還是會帶進廁所,但很多時候都懶得換衣服和穿鞋子了。

我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穿越到非洲的事,我不想被當成瘋子,加上,隨著時間過去,我也開始越來越懷疑自己是不是作了一場夢。

直至,我又再夢到那房間,醒來一刻,我知道──

是今天了。

勇介曾經說過,會不會再次穿越,得看「蟲洞的心情」,穿越蟲洞或許不是偶然。

我做好一切準備,抱著大背包坐在馬桶上。

今天很順暢,彷彿連身體都為這一刻準備好了。

我閉起雙眼,下半身輕輕用力⋯⋯

*** *** *** *** *** *** ***

張開眼睛,漆黑一片。

原本坐在馬桶上的屁股突然感到涼涼的空虛感⋯⋯

馬桶呢?馬桶消失了!整個人瞬間失去平衡,因為抱著大背包重心向前傾,整個人向前仆倒,「砰」一聲撞上前面的木門。

「?منظمة الصحة العالمية」

外面傳來一把年輕女子的聲音,是聽不懂的語言。

我摸著木門爬起來,這裡似乎很狹窄。憑味道知道這是廁格,我從背包的側袋摸出手電筒,一照,原來是個旱廁!地上只有一個深不見底的坑,幸好我剛才是向前仆。

我整理好行裝,打開門走出去。門前站著一個穿紅色連身裙、約十六、七歲的少女,她⋯⋯她正握住掃帚高高舉起!

「喝呀!!!!!!!」少女二話不說,掃帚當頭揮下!

「等等!我是來自香港⋯⋯」我用英文大叫,但太遲了,掃帚狠狠正中天靈蓋。

「砰!」

「怎麼⋯⋯又這樣⋯⋯」我摸摸自己的頭,搖搖晃晃的說道,然後就昏倒在地。

*** *** *** *** *** *** ***

醒來的時候,我在一張很窄的尼龍床鋪上,我摸摸頭上的大包。

再這樣下去,我會因穿越而爆頭死。

我掀起被子打算下床。

「啊,你醒了。」原來剛才那位紅衣少女就坐在我身處的房間裡,這房間很小,說是房間,不如說是整間屋,因為床邊就是飯桌、飯桌旁就有個小灶頭,還有一些雜物和衣服掛在牆上。

「你幹嘛突然打人!」我把腳都縮到床上,抱起被子包著自己。

「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你是⋯⋯你沒事吧?我沖杯茶給你喝。」少女站起來,用流利英語跟我說。

少女在灶頭拿起水煲,倒出一杯熱茶遞給我。

「很抱歉,剛才我太緊張了,因為你突然從我家廁所出來,所以我才⋯⋯」少女羞澀地低頭說。

我接過熱茶,看見少女的樣子,讓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不會,這是你家的廁所,只怪我自己倒霉。」我喝一口熱茶,心情放鬆許多。

「你是迷路的遊客嗎?你說你是從香港來的?」少女問。

「嗯⋯⋯也可以算是迷路吧。我想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我戰戰兢兢地問。

「這裡是考姆翁布。」少女說。

「考姆翁布⋯⋯?嗯⋯⋯我意思是,這裡是哪一個國家?」

「下?你迷路到連在哪個國家都不知道?埃及啊!還是你被我打到失憶了!?」少女驚訝地叫道。

埃及!果然是埃及!我想起今早的夢。

「這一言難盡,總之,我沒有失憶。」

少女看著我欲言又止,低頭不作聲。

我看看這狹小的房子,她是覺得不好意思吧?這樣孤男寡女,她畢竟是穆斯林。

「抱歉打擾你了,我現在就走。」我下床打算拿背包。

「不!現在很晚了!外面很危險!你就先在這裡休息吧。」少女趕緊攔住我。

我看看牆上破舊的鐘,原來已經半夜3點多了。

「怎麼好意思⋯⋯」我說。

「不要緊,其實你來的時候我正打算出門,現在你醒來了,我也可以放心出去,你就別客氣,在這裡休息到早上才走吧。」少女說。

「都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

「我⋯⋯我⋯⋯」少女低頭,竟突然流出一滴眼淚。

「喂喂,你怎麼了??」最怕看到女孩子哭,頓時手忙腳亂不知所措。

少女用衣袖擦去眼淚,抬起頭,眼神突然變得很堅定,好像下定了決心做甚麼似的。

「先生,我知道這樣很唐突,但,可以請你幫我一個忙嗎?」少女說。

「你先告訴我是甚麼事。」我說。

「你先答應幫我!」少女的語氣突然變得很堅決。

「好⋯好吧,你說。」我被她的氣勢震懾了。

少女嘆一口氣,說道:「我要去救我弟弟。」

「救你弟弟?」我問。

少女將她的弟弟一個月前被拐走、這個月來這鎮上的木乃伊出沒和失縱事件、還有她一個月來觀察木乃伊的事都告訴了我。

「我知道這很難以置信,但⋯⋯但我一定要救我弟弟⋯⋯所以⋯⋯」

「我相信你。」

「你信?」

「我相信你,再好的演技,也說不出這樣的謊言。」

其實,要不是我親身經歷了蟲洞穿越,也許我不會相信她的話,比起穿越時空,埃及有木乃伊復活不是合理得多嗎?

少女又用衣袖擦眼淚,感激地點點頭。

「但我可以怎樣幫你?我可不會對付木乃伊啊。」我說。

「你有帶手機嗎?」少女問。

「有啊。」我拿出手機,早已開通了全球漫遊通行證,在這裡可以上網。

「我將我的實時位置分享給你。」她說,我給了她我的號碼,她隨即透過通訊軟件分享了她的位置。

「我現在就出去,故意被木乃伊抓走,你看看我最後停在哪裡,然後麻煩你去請警察來救我們。這些錢給你,你可以收下一半的錢,其餘的請你交給警察,這裡的警察沒有錢是不會出動的。」

「故意被抓走?!這樣太危險了!你一個女孩子!不怕被殺掉嗎?不怕被製成木乃伊?被變成它們的一份子?!」我站起來不肯收錢。

「求求你!求求你!我一定要救我的弟弟。」少女說著又哭了起來。

又來了,實在無法面對女孩子在我面前哭,我隨即將臉別開,她這樣做實在太冒險了。

「求求你,我只有這個弟弟,我不可以失去他⋯⋯」

少女將錢塞在我的手裡。

「為什麼你會相信我?不怕我拿了錢就走嗎?」我低頭道。

「因為你相信我。」少女抽泣著說:「從來沒有人願意相信我,遊客都說我是騙子、鄰居見我們沒有家人都欺負我們⋯⋯但我直覺你是可信的。」

「你確定要這樣做?」

「對,所以,拜託你了。謝謝你」少女站起來,走向大門。

「等等,你叫甚麼名字?」我問她。

「我叫穆娜。」

穆娜打開門出去了,我默默看著慢慢關起來的大門,再看看手機上代表穆娜的小圓點漸漸遠去。

唉,就只能怪自己倒霉了。

我揹起背包,走出大門。

(待續)

上一章首頁/下一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