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到世界之巔(12)山頂見

Day 20-21 Murghab
Day 22 Murghab > Ak-Baital 86km

「嘩!是固體!是固體!是固體!」

早前食物中毒後,在Murghab一間旅館休息了三天兩夜,過著吃睡拉的廢人生活,第三天早上終於!終於!終於!重逢久違的固體大便。

連括約肌那堅實而親切的觸感也令人感動得想流眼淚。

於是,我決定出發再續征途。

圖像中可能有山、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剛剛病好,首天要挑戰的就是海拔4655米,帕米爾公路的最高點白馬山口(Ak-Baital)。由Murghab前往白馬山口有74公里,海拔爬升超過1千米,算是緩坡,然而這一路上並沒有住宿點,若不能一天完成,則需要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荒山露營,這是我絕對想要避免的,可不想再生病了。

這代表著,我需要在一天內越過白馬山口,再到達離山口12公里遠的住宿點。

起初的50公里左右是緩坡,畢竟1000米攤分70公里去攀,每公里只需爬升十多米,就跟平路差不多。然而,這是一座山嘛,斜度不會按你喜好平均分配的。距離山口十多公里開始,路開始越來越斜,同時也越來越爛,塔吉克的工人是懶得爬山嗎?海拔4000以上的路似乎就這樣被放棄掉了。而更糟糕的是──逆風來了。

爬坡、爛路、逆風、低溫,四劍合壁,將最後短短數公里的路變成寒冰地獄。

乾燥而冰冷的狂風吹拂著面孔,眼淚鼻涕流不停,半推半騎的向上攀升,但碼錶卻一直彷彿原地踏步。

我扶著車在斜坡上停下來休息,用力吸一大口氣⋯⋯

「嗄⋯⋯!」

這,不是正常的呼吸聲,是喘氣聲。

看看手機,這裡是海拔4400米,一天內攀升近1000米了,加上劇烈運動,感到不適很正常。

「咳咳咳!嗄、嗄、嗄⋯⋯」

就在我休息的時候,後方傳來痛苦的咳嗽和喘氣聲。回頭一看,是一位白人單車手正在上氣不接下氣地騎上斜坡,鼻涕流了兩行在風中飄蕩。

他在我身邊經過,喘著氣跟我說:

「加⋯⋯嗄⋯⋯加油啊!我們山頂見!」

「山頂見」

簡單的一句,竟點燃了我心底雄雄的鬥志,如果是熱血日劇,這時候該響起感人的主題曲了吧?

我跨上單車,迎著狂風拼命的踏呀踏、單車在破爛的坡道上左右搖晃、眼淚鼻涕流了滿面、每前進幾步就瘋狂地咳、沒命的喘氣。唯獨眼神還是堅定地看著前方,還有兩公里左右就到了。

真是熱血得造作又肉麻。

但在這山上,就只有這兩個瘋子,在瘋狂地演出這熱血一幕。

終於,我們同時到達了山頂。

海拔4655米的白馬山口,帕米爾公路的最高點。

圖像中可能有2 人、微笑的人、山、戶外、大自然和水

我們幾乎同一時間跨下單車,沒說一句話就上前擁抱那還流了滿面眼淚鼻涕的陌生人。

「厲害啊!我就知道你會做得到!香港人!」他擁抱著我說。

我嚇了一跳,他怎麼知道?

回頭看我的單車,差點忘了上面還掛著

「Stand with Hong Kong
香港 加油」

謝謝你,陌生人,在最後一刻燃起了我的鬥志,跟我來一趟最熱血的「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最終,山頂見。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天空、戶外和大自然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3 關於 “滾動到世界之巔(12)山頂見”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滾動到世界之巔:帕米爾公路單車之旅 | Shotravel.com 翔旅行

  2. 引用通告: 滾動到世界之巔(13)再見帕米爾 | Shotravel.com 翔旅行

  3. 引用通告: 滾動到世界之巔(11)食物中毒記(下) | Shotravel.com 翔旅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