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到世界之巔(11)食物中毒記(下)

Day 18 無人區 > Alichur 95km(50km 坐車)
Day 19 Alichur > Murghab 104km

上回講到,我在荒山野嶺食物中毒,上吐下瀉一整晚,第二天勉強騎了20公里後,差點昏倒在山上,一對自駕遊的中年白人夫婦出現在身旁。

「你還好嗎?」他們問。

「我快死了。」我氣若游絲地回答說:「我食物中毒,上吐下瀉了一整晚,現在渾身沒力。」

「別說那麼多了,先上車吧!」那男的說。

面都青了的我已沒拒絕的力氣,把單車及行李放上他們的車後就上車去,先離開這無人山區再說。

他們來自德國,參加了帕米爾公路自駕遊團,一行十輛車有相同行程,同時亦有相當大的自由度,只要晚上在約定的住宿點會合就可以了。

他們約有50公里跟我行程相同,然後他們將離開公路前往一個湖區,跟他們商量好在分岔路口讓我下車,至少我能去到人車比較多的地方。

上車不久,在路上遇到前天曾跟我住過在同一間Homestay的德國單車手,他正在痛苦地推車上坡,我搖開車窗跟他打招呼。

「嗨!你還好嗎?」我問他。

「我應該有點食物中毒了,昨晚都在肚瀉。」他喘著氣說。

我驚訝了一下,但回想跟他同住Homestay那一晚——捧餐孩子那雙髒兮兮的手、當地人用灰色的溝渠水洗碗、轟炸機般滿天飛的蒼蠅,食物中毒根本是早該預料到的結果。

他的情況沒我那麼嚴重,德國夫婦用德文跟他說了一堆話,再指指後面,大概是告訴他後面還有他們團友的車,有需要可以請他們幫忙。

他最後有沒有上車我不知道,因為我很快就在車上睡死了。

我需要的只是休息。

乘車經過了最荒蕪的山區回到M41帕米爾公路主線上,也是跟他們分道揚鑣的時候。

「要小心啊,祝你行程順利。」德國叔叔給我一個擁抱,我差點哭出來。

「謝謝你們。」我揮手跟他們道別。

圖像中可能有3 人、微笑的人、天空、雲朵、戶外和大自然

距離最近的村莊Alichur還有20多公里,這一段是柏油路面,加上我在車上休息了半天已精神多了,於是嘗試慢慢騎到Alichur找間旅館休息,生病的時候實在不想露營。

圖像中可能有天空、山、雲朵、電單車、單車、戶外和大自然

Alichur是一條在荒漠中的小村,到處破爛殘舊,幾間所謂商店也關上了大閘沒開放。一進村就有大堆衣衫襤褸的髒小孩跑出來問我要不要Homestay,不行,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受不了二度中毒。

村裡有一間很新很清潔的青旅,我就在那裡過了一晚。

很多朋友都叫我休息幾天才出發,但我實在不想待在這條甚麼都沒有的沙漠荒村裡休養。

打開地圖看看,距離下一個城鎮Murghab大約100公里,那邊至少有餐廳、商店、藥房甚至醫院,由這裡出發沿途都是柏油路,加上有一半路程是下坡,我應該可以應付的,就先撐到那邊才休息吧,我才不要每天都坐車!

100公里的路,幾乎要了我的命。

沒有再嘔吐了,但胸口一直悶悶的,一邊騎一邊想作嘔。最慘的是肚子一直咕嚕咕嚕的叫,腸氣很多,實在分不清哪一次是放屁、哪一次是火山噴發。

早上已吃過止痾藥才出發,但效果就像大河缺堤時堆上幾個沙包而已。

途中肚子一直在痛,甚至痛得要停下來彎腰捧著肚子大叫,期間至少7次在路旁狂瀉,見證著由起初的免治牛、到咖哩、最後到檸茶的奇妙旅程。有幾次十萬火急跳下車脫褲子就山洪暴發,幸好是條杳無人煙的路。

中午又累又餓,在路旁一家民居休息並要了點吃的,他們端上例牌的茶和麫包後,最後來了一大碗白白的東西。

我戰戰兢兢將那碗東西捧到面前聞一聞——是酸!乳!酪!

聞到那酸酸臭臭的味道,我的肚子又在咕嚕咕嚕的投訴了。

圖像中可能有飲品、表格、室內和美食

上一頁下一頁

想親自挑戰嗎?

記得Follow:

1 關於 “滾動到世界之巔(11)食物中毒記(下)”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滾動到世界之巔:帕米爾公路單車之旅 | Shotravel.com 翔旅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