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工作假期(13)得來不易的車尼茄

「火腿重疊的位置好好吃!」Esther說。

 

「是啊!就這裡最有口感!」我和應著。

 

我們三人坐在田裡吃著午餐,為了省錢,每人只預備了兩件三文治,白麫包夾著一塊薄薄的火腿,火腿對摺重疊的數毫米已令我們甚滿足,田園生活就是這麼簡單。

 

在Shepparton摘啤梨三個星期,工作雖然辛苦,但每天跟朋友一起說著笑著又一天,時間過得很快、也存了不少錢,然而摘啤梨的季節,轉眼就來到尾聲了。

 

「附近啤梨園的工作都差不多完成了,今天開始我們去摘車尼茄。」來載我們的管工說。

 

摘了三個星期又重又大的啤梨,細小的車尼茄又怎會難到我們?走吧!

 

一看見車尼茄田,我們已心知不妙。

 

車尼茄是長在地上的細小灌木,要蹲下來採摘的工作永遠是最痛苦的,正所謂男人最重要是有腰骨,但要蹲一整天摘果的話,無論男人女人都腰骨痛。

 

除了要蹲著摘之外,摘車尼茄也比摘啤梨麻煩得多,啤梨樹上一般所有果實都已成熟,可以全部摘光,但車尼茄即使同一株上也有不同成熟程度的果實。

 

「你看這個大小的可以摘,這個就不行。」

 

天啊,明明看起來就差不多,怎麼分?

好不容易煉成金睛火眼分辨2cm跟1.8cm,就開始小心揀選熟果採摘,而每株可以採摘的果大約只有四成,效率相當低。我足足花了兩個半小時才摘滿一桶,一桶只有$10澳元,若是啤梨的話兩個半小時我已摘完$30的一箱了。

 

「乞嗤!」

 

大風吹來,捲起地上沙塵,我滿身灰塵打了好幾個噴嚏,眼淚鼻涕都流出來了 種植車尼茄的泥土很鬆軟細碎,田裡總是沙塵滾滾。

 

我們在超市數十元就能買到、美味又可愛的小車尼茄,真是粒粒皆辛苦,得來不易呢。

 

好不容易摘滿了兩桶,雙手托著腰站起來來伸展一下,環顧四周,咦?人呢?

 

除了我和Esther、Jazzman,整個田只剩下幾人仍在工作,早上來的數十人幾乎都已經走了。

 

「我們也走吧。」Jazzman說。

 

人就是這樣,如果只有自己放棄會覺得自己很懦弱,當大家都放棄,那就放棄得心安理得了。

 

啤梨摘光了、也不再想摘車尼茄,蘋果的季節還有一個多月,這一區也就沒甚麼工作了。於是我們決定回到墨爾本,我先旅行一下,Jazzman和Esther再到其他城鎮找工作。

 

Shepparton的最後一天,我又跑到旅館前的那棵大樹下,在這裡生活了一個月,我幾乎每一天都會坐在這裡看著夕陽寫日記。

每天摘果、寫日記、睡覺,簡簡單單的生活,卻是來澳洲五個月最快樂、最安定的的一個月。

 

再見了,Shepparton。

 

想不到這樣一別,就迎來了兩個多月漂泊不定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