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工作假期(3)農場生活初體驗

(2007年10月)

 

辭掉了只做了兩星期的辦公室清潔工,還記得最後工作天管工Rami的臉有多臭,畢竟兩星期內先後有兩人因受不了他而辭職,對,是受不了他,不是受不了工作。

 

失業快兩星期了,存款一天一天的減少。我在青年旅舎的求職版上看見一個農場的招聘廣告,心想:「甚麼都試試吧,反正在市區暫時找不到工作」。於是打了通電話、留了言,就像其他寄了履歷的工作般擱在一旁。

 

晚上我接到農場那邊的電話。

 

「你好,我知道這樣很突然,但你可以明天就來嗎?我們這幾天很忙。」

 

「可以的,請問你們在哪裡?」

 

「不太遠,由悉尼坐火車大約7小時就到了。」

 

⋯⋯⋯⋯

 

好吧,這就是澳洲。

 

老火車緩緩啟動,轟隆轟隆的將生活了一個月的悉尼拋在背後。一股濃濃的忐忑湧遍全身,事情來得太突然了,昨天這個時候,我是無法想像今天會拿起大背囊上路的。

 


我要前往的農場位於新南威爾斯省的北方,新英格蘭區的Walcha。火車一直走,沿途的人工建築由密變疏、由高變矮、由多變少,兩、三小時後,就只剩下鐵路、田園和山林。望著窗外的山坡,一群奇怪的動物吸引了我的注意,牠們有人那麼高,卻竟以彈跳方式走路……

 

袋鼠!首次目睹真正的袋鼠,而且不是在動物園裡,是野生的袋鼠!在繁華的大都會悉尼逗留了一個月,差點忘記了澳洲這片廣闊土地本來就是以這種原野大自然為主,心情頓變興奮,真正的澳洲就在前方!

 

列車在一個荒野中的小站停下來,我甚至沒留意這路軌旁的小木屋是個車站,幸好我一直留意到站時間,於是匆匆拿行李下車。全車只有我一人在此站下車,列車緩緩開走,車長揮手向我道別,火車聲遠去,車站的站長也不知何時失踪了。環顧四周,四下無人,小小的老車站孤獨地立在一大片黃土砂礫荒地中,遠方壯麗的草原和山野突然令人覺得心寒,拿出手機,一如所料沒訊號。

 

要是我被騙了怎麼辦?要在這裡獵袋鼠嗎?

 

等了約十分鐘,一輛髒兮兮的白色老車駛向車站,車輪捲起大陣沙塵,在站旁停了下來,一位穿花裙的老太太下車,我戰戰兢兢地走向她。

 

「阿翔?」老太太說。

 

我的心臟如鬆綁般放鬆下來,她就是農場女主人Katie。

 

老車的擋風玻璃滿佈血肉模糊的白色漿狀物體,跟破舊得七零八落的車身倒很相襯。

 

「在郊區行車,擋風玻璃不消一會就會撞滿蟲屍,最好又最環保的方法就是這樣。」

 

她隨手在路邊採了一把青草,沾了點水就用來抹玻璃,蟲屍被她越塗越開,玻璃變成白芒芒一片,最後拿水輕輕一澆,果然就乾淨了。她把青草塞進我手裡讓我試試抹,如果在老爸愛車的擋風玻璃上這樣用髒兮兮的草抹,不知他會有甚麼反應?

 

這就是野外生活的第一課。

 

農場的名稱為「Subiaco」,位於遠離城區的深山,是Katie和丈夫Phillip所擁有,以種植有機草藥為主。從火車站往Subiaco還有約一小時車程,這對澳洲郊區而言算是個短距離了。沿途能飽覽景色如畫的草原和山林,路旁還有牛、羊、鹿、兔子、袋鼠在偷看我們。

 

到達農場時天已全黑,草坡上燈火通明的小木屋映照在屋旁的池塘裡,這童話般的小屋正是Katie和Phillip的家。跟Katie常掛口邊的Phillip見面,比起有如慈母的Katie,Phillip較像位嚴父。在農場工作的還有五十多歲的澳洲人Paul,和比我早到兩天的加拿大女孩子Janelle和Alisa。我們六人坐在一起吃晚餐,吃的是Phillip親手泡製的牛排餐。

 

我們住在木屋旁的鐵皮小屋,我還擁有自己的房間。雖然得開始適應沒有電話、沒有互聯網、甚至沒有任何娛樂的生活,但能在這美麗的山林裡生活,乎復何求呢?

 

第二早上,寒冷的新鮮空氣呼喚著我,玻璃門外一群雞在咕咕叫等著吃早餐,池塘的另一邊有一隻剛睡醒的袋鼠,見人就蹦蹦跳走了。首次看見陽光下的Subiaco,藍色的天空、耀眼的青草、紅色小木屋上豎著小磚頭煙囪……我是仍在造夢嗎?
 

 

我穿了平常外出的衣服要出門的時候,Janelle突然拉著我。
「你怎麼穿得這麼漂亮,你以為你要去哪裡呀?現在要往田裡去工作,髒得要命的!」
她打開一個衣櫃,說這些是Katie預備給我們的工作服。衣櫃裡全是又舊又髒又醜的破衣服,我隨便挑了一套換上,馬上就一個農夫的模樣。相比之下,似乎兩位金髮女孩與她們一身醜衣裳更不相襯。
往農田那邊與PhillipKatie會合,工作前Katie帶我們去換水鞋,同時又再仔細地指導我們在郊外生活必須注意的細節。
「在農場生活,要與許多許多小生物為鄰,有些事情要必須留意!放著的水鞋隨便穿上是非常危險的,你把腳放進去前得先將裡面可能有的生物殺光。」
她拿一雙水鞋放在地上狠狠地踐踏,再奮力將裡面的東西倒出,還真的有些莫名其妙的黑色小東西跌出來。
今天的工作是收割的善後,他們早兩天收割了大量Echinacea(紫錐花,根部同時有預防和治療呼吸道疾病的作用),今天需要作最後處理,讓PhillipKatie運往昆士蘭出售。
 
 
我們先將Echinacea放進機械滾輪除掉大部分泥沙,再以人手將殘餘的沙石和混雜其中的雜草清理乾淨,最後放進另一部機器清洗。過程說起來簡單,事實上也挺花功夫的。站在機器旁塵土飛揚,弄得滿身是泥,午飯洗手洗臉時整盤水都變成黑色。
 
 

我們由七時多開始一直工作,只有半小時的午餐,直至四時終於大功告成,Phillip和Katie隨即把農作物運上貨車,就出發往昆士蘭了。竟是如此的趕,難怪那麼急要我今天來幫忙。但辛苦了一天,回報是三天的假期,因Phillip他們要三天後才回來,結果我來工作了一天就放假了!

 

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房間,一隻比手掌還要巨大的有毛蜘蛛在牆上爬行,我沒有理牠就躺到床上呼呼大睡。

 

就這樣,我開始了與世隔絕的農場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