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土耳其遇上的阿富汗難民

Day 245 Avanos > Nahita 99km

Day 246 Nahita > Pozanti 81km

Day 247 Pozanti > Mersin 129km

Day 248 Mersin > Tasucu 94km

Total: 11156km

 

「你是從哪裡來的?」

那天我在土耳其南部地中海城市Mersin街頭,身旁的年輕男子主動跟我搭訕,土耳其人來說英語算很不錯。

「我來自香港,你呢?你住在這裡嗎?」我問他。

「對,我住在這裡,但我不是土耳其人,我是阿富汗人。」

原來他是來自阿富汗的難民。

土耳其是進入歐洲的門戶,許多來自中東的難民都需要經過土耳其再往歐洲,亦有很多因各種原因而滯留土耳其,想不到就在這天遇到了一位。

img_5537

他的名字叫Şems,在阿富汗出生,幾年前父母在戰爭中死亡,他和哥哥弟弟一起逃離家園,在伊朗住過一年,後來弟弟率先在關上大門前進入德國,Şems和哥哥就被逼滯留在土耳其,一住就住上了四年。

「你喜歡土耳其嗎?」我問Şems。

「雖然在這裡生活很多限制,我們也拿不到國民身份,但土耳其人待我們不錯,至少比伊朗好得多!」他有點憤憤地說。

「為甚麼?」我問他。

「我們在這裡至少可以工作,可以有地方住,但伊朗人知道我們是難民,根本不把我們當是人!」他說。

一路逃難經過幾個國家,Şems為了與當地人溝通及融入當地生活,都會努力學當地語言,幾年間竟學會了六、七種語言。

他想得到的只是一份尊重,他可以自食其力,努力展開新生活。

「我們還是很希望到德國跟弟弟重逢呢,我們已經失去父母了,很想能夠一家人生活在一起。」

Şems拿出電話讓我看弟弟在德國的照片,他的弟弟已在德國安定下來,有很多朋友,生活多姿多彩,Şems眼中充滿羨慕。

「你看他在那邊多自在,我就在這裡每天工作,無止境地等,拿著一張難民證,連個正常的身份都沒有。」他說。

只是遲了一步,生活卻是天淵之別。

「如果有一日我有錢,拿到護照的話,我去香港找你吧!」Şems對我說。

「一定要啊!我等你!祝你好運!」我搭著他的肩膀說。

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本來打算我在Mersin期間再約出來吃飯,無奈他工作時間太長,始終沒能約成。

戰火拆散了多少家庭、造成了多少像Şems一家般的悲劇。戰爭不是他們的錯,他們卻承受著結果,難民的身份去到哪裡都像原罪,受盡歧視。

希望Şems可以盡快一家團聚,更希望這世界少一點戰火、多一點關愛。

 

*******************************************

想追蹤由香港到非洲的旅程,記得follow我的Facebook啦~

Facebook: 阿翔
Blog:www.shotravel.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linuscheng1124

關於我的長途旅行:<為夢想不顧一切的一次>
https://www.facebook.com/shotravel/videos/1076956092350067/

我在土耳其遇上的阿富汗難民 有 “ 4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