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中亞──坐貨輪渡裏海

Day 166 Moynak > Kungrad

Day 167 Kungrad

Day 168 Kungrad > Beyneu

Day 169-170 Beyneu

Day 171 Beyneu > Aktau

Day 172-173 Aktau

Day 173-175 Aktau > Baku

總騎行距離:8240.33公里

 

轉眼已來到中亞篇的最後一章。

由中亞繼續往西走有幾條路線選擇:

IMG_2458.jpg

「北線」是由哈薩克進入俄羅斯北高加索地區,再經烏克蘭進入東歐,這是我初期定的路線。後來多搜集資料,北高加索雖屬俄國,但由車臣等多個自治共和國組成,政局不穩,以單車陸路過境麻煩較多,且烏克蘭東部仍有戰火,終決定放棄;

「南線」是經土庫曼及伊朗進入南高加索,亦是較多旅行者會選擇的路線,可以多玩兩個有趣的國家。然而現已11月,走這條路線的話要花一至兩個月才到達南高加索,時已嚴冬,被厚雪覆蓋的南高加索將寸步難行了;

最後我選擇了最快捷的「中線」,由哈薩克西端的港口Aktau坐船渡過裏海前往南高加索的阿塞拜疆。時間所限唯有走捷徑,伊朗只好留待下個旅程再訪了。

 

到達哈薩克港口城市Aktau,馬上前往渡輪售票處買票。裏海渡輪一向是旅行者的惡夢,由於它事實上是貨輪,只是有少許位置「順便」載客,因此是完全沒有固定時間表的,有人甚至等整整一星期才有船。來Aktau前我已有心理準備,然而這趟渡輪遇到的麻煩遠不只於此。

「請問10月31日有船到阿塞拜疆嗎?」我問售票處職員。到達Aktau時是10月29日,但阿塞拜疆簽證11月1日開始才生效,因此我只能乘坐10月31日或以後的船(由Aktau到阿塞拜疆的Baku約需30小時)。

「不知道,你31日再回來問吧。」職員冷冷的回答。

 

31日早上,在酒店Check out了馬上再到售票處問。

「今天⋯⋯不知道,應該有的,但天氣不好所以很難講,你下午三、四點再回來問吧。」職員這樣說。

終於到四點才成功購票,但甚麼時間登船?

「沒有人知道開船時間,你晚上10點到碼頭等吧,可能是今晚,也可能是明早。」

 

晚上9點多到了離市區10公里的碼頭,這完全是一個貨運碼頭,找了很久才找到乘客等候區。這裡已經有數十人在等,我在售票處遇見的法國夫婦已經到了,另外還有一行22人,來自中國青島的攝製隊,他們正在製作一個叫「今日絲路」的節目,由中國經陸路一路拍到歐洲去。

等候區沒有廣播、顯示屏,也看不見船,碼頭職員也完全不會英文,我跟不同的人聊天,有人說渡船將在凌晨1點到,也不知真假。

到凌晨1點半左右,大伙兒突然動身了,我也跟著去,原來過境關口已開,似乎可以登船了,我帶著單車因此先讓眾人,自己排到最後。

通關時護照被檢查過好幾次,我每次都將護照和船票同時交上,一直都很順利,也完成了哈薩克出境手續,到了船旁準備登船。

誰也料不到惡夢會在這時開始。

就在我即將登船時,一位海關職員突然由出入境樓跑向我,神色有點緊張,他再次要求查看我的護照及船票,看過後跟我講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語言,然後示意我跟他走。

起初我還以為因為我帶著單車,要從另一入口登船,誰知他帶著我回到出入境樓,5、6個職員圍著我,七嘴八舌地以俄語討論,言談間有點緊張,有人拿著我的護照翻來翻去、有人打電話不知在問甚麼,但完全沒有人嘗試跟我解釋是甚麼事。

剛好中國攝製隊的傳譯員還在,他說了一句「你上錯船了」就走了。

上錯船?怎麼可能?中國攝製隊也是前往阿塞拜疆Baku的,看過很多資料都說至多一兩天才有一班船,售票處職員叫我晚上10點到碼頭,怎麼1點的船會錯?還是我的船已經開走了?

雖然大概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還有很多謎團、還是很迷惘,然而旅行這麼久了,有甚麼風浪未見過?當刻倒也沒擔心太多。

待他們熱烈討論了二十多分鐘,感覺似乎有了結論,起初來找我的那位關員帶著我回到出入境大堂出境前的行李檢查區,叫我在這裡等,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他,無奈他半句英文也不懂,留了我在這裡就走了。

剛坐下,突然有一個剛才沒有參與討論的中年男關員進來,以七零八落的英文問我:

「Why? You not Go? Why here?」

遇到會英語的關員我當然喜出望外,馬上指一指一位剛才有參與討論的職員說:

「They brought me here, may I know what’s going on?」

他跟那人講了幾句,轉向我惡狠狠地說:

「No wait here! Go out!」

我無奈地說:「But they asked me to wait here…」

他態度變得更惡劣:「Go out! Go out wait!」

面對這樣的無理取鬧真的哭笑不得,但難得有人會講一點英語,我怎能放過機會?至少要問問我已完成出境手續該怎麼辦,我拿出護照問:

「But my passport already…」

他竟然大聲地打斷我:「You! Not here! Go out! Here Kazakhstan! Back Chi-Na!」

一腔怒火突然從胸口升起,原本心平氣和只是想問問題,竟換來這樣的侮辱。話說這裡的語言「China」的確讀成「Chi-Na」,但我手持的是英國護照,他竟不由分說以種族開罵,我不再跟他說話,脹紅了臉大步走出出入境大堂,他在我後面大力關上了門。

擾攘一翻已是凌晨3點,外面漆黑一片,一個人都沒有,我在只有幾度的寒風裡坐著等,不知在等甚麼,但因已完成出境手續不敢走遠。坐著坐著越來越冷,也沒有人再來跟我解釋發生甚麼事、我在等甚麼,一股寒風吹到,我打了個冷顫,突然眼前矇了,一眶淚水在眼裡打轉⋯⋯

img_2437

我擦擦眼睛、搖一搖頭。在這裡哭有甚麼用?至少要搞清楚甚麼事!而且不可能在這寒風中一直等!

我回到原本的等候區,看見早前在售票處遇見的法國夫婦在睡,心情隨即安樂了大半──至少證明我的船還未到。我在大樓內到處找,終於找到其中一位早前有參與討論的職員,以很簡單的英文單字嘗試問她,她用紙寫了一個我看不懂的字,但我會意是船的名稱,然後她寫了「6:00am」。唉,這樣就明白了,我的船是早上6點才到,怎麼一開始不嘗試跟我解釋?我再拿出護照揭到有出入境蓋章那一頁,她說「OK」,示意我不用擔心。這才終於搞清楚一切,安心去睡著等。

到早上6點多,終於可以上船了,這趟船只有五位乘客。還好早更的關員知道我的情況,特別叫了我的名字,看看我的出入境紀錄就讓我通過。

登船時已是早上7點,我跟那對法國夫婦三人分配到一間六人房,跟他們聊天才知道原來他們昨晚也有跟著大伙兒走,但出境前已有職員攔住他們了,他們也不明白何以一晚會有兩班前往Baku的船,大家都只聽過別人幾天都沒有船的經驗。前一晚沒好好睡過,我們放下行李倒頭就睡。

IMG_2438 (1).jpg

睡醒時已是中午,船仍然停在碼頭,偶然有些微弱震動,似乎仍在上貨。船上有個小小的飯堂免費提供一日三餐,吃過午餐後,終於在下午兩點多啟航。

img_2441img_2444img_2440

貨輪上當然沒有甚麼娛樂,只有一間小小的電視房播著聽不懂的節目,我一整天在床上不是看書就睡覺,雖說能好好休息,但也實在很沈悶。外面一直在下雨,連到甲板看看海景的機會都沒有。

這趟船足足坐了29小時,第二天傍晚終於到達阿塞拜疆首都巴庫(Baku)。

進入旅程的第五國阿塞拜疆,亦是第四階段──「高加索篇」的開始,期待著一個不一樣的冬天!

 

*******************************************

想追蹤由香港到非洲的旅程,記得follow我的Facebook啦~

Facebook: 阿翔
Blog:www.shotravel.com

Instagram:linuscheng1124

關於我的長途旅行:<為夢想不顧一切的一次>
https://www.facebook.com/shotravel/videos/107695609235006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