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亞的天與地(11)學飛的最後一課

 


TeacherTeacherMeTeacher!」
一大堆孩子湧到我身邊。
天氣很好,我們跟孩子到孤兒院門外的空地玩,他們要玩傳球,於是大部分孩子都搶著要跟我同組,有點沾沾自喜的我忘了告訴他們其實我是運動白痴。
大家爭先恐後一番,總算分好組了。
較年長的孩子用很有限的英語明遊戲規則,很簡單,傳球給同組的、不要讓對方搶到。
就這樣,我們在陽光下玩起來,沒有裁判、沒有人計分、沒有人計時,單純把皮球傳來傳去或搶對手的球,沒完沒了。難得有成年人陪他們玩,孩子們精力充沛,玩了很久都沒有疲態。我的女拍檔們很快就放棄了,去跟沒有玩球的孩子散步,就只剩我拼命跟這些有無盡精力的小鬼跑跑跳跳灑熱汗,笑聲此起彼落。最後我也支持不住了,坐到陰影裡喝水,看著在陽光下仍黑得彷如剪影的孩子展露著白亮亮的牙齒、聽著微風中的笑聲,幸福,就在這一刻。

 

 
跟孩子們道別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我珍惜著跟他們相處的每一刻。
此行只是一星期的義工體驗,能為他們做到的實在不多。他們給予我的倒是更多。

終於到了最後一天。
這一天沒甚麼特別﹐還是跟過去一星期一樣,我們一起畫畫、唱歌、跳舞。
圍著圈跳著舞時,幾位小男孩跑到書桌前,用筆和拳頭打起拍子來。然後幾位女孩很有默契地唱起非洲語的歌來,剩餘的小孩就隨著節奏起舞。活動室瞬間變成原野鼓樂派對,這些非洲小孩根本就是天生的音樂家!
臨走前,我把剩餘的小禮物送給他們,再逐一跟他們擁抱。他們英語不好,難以告訴他們這是我的最後一天,但擁抱超越了語言、超越了膚色、種族、年齡,傳遞著相隔半個地球的不捨之情。

 

 

 
 
孩子們,謝謝。你們讓我重新看清了旅行的終極意義。
我一直都在為自己旅行,一直想要飛得更高、看得更遠。
也因此,我叫阿翔。
記得《天地一沙鷗》裡,海鷗長老臨走前最後一句話:
「你要努力學習去愛!」
究竟飛翔跟愛有甚麼關係?
飛出自己的安全空間,用心看過這世界,就不難理解為何學習飛翔的最後一課是「愛」。

不期望微小的我能改變世界,只希望繼續在旅程裡學習飛得更高、看得更遠、也愛得更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