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亞的天與地(10)擁有與施予

 

周末,我和義工拍檔JoseeMarian往城外去探訪Josee去年認識的本地朋友Salim,他們是乘車時相識的,這位來自加拿大的阿姨級背包客真不簡單。

近兩小時的Dala Dala把我們帶到貧窮的農村,Salim已在車站等我們了。他是一位二十多的年青黑人,衣著談吐都彬彬有禮,英語算講得不錯。JoseeSalim擁抱問候過,然後問他
「你要煮甚麼給我們吃?」
「不是我煮,是一起煮!」Salim
更有趣了,跟坦桑尼亞人學煮非洲菜。

Salim先帶我們到市場買菜。這小農村的所謂「市場」,其實只是鄰家的幾個路邊攤,賣的都是這區的農。買了菜就到Salim的家去。Salim一個人住,家也十分簡單,一間只有床和幾件衣服的小房間、一間只放了幾支調味料、一些簡單工具和一個火水爐的廚房、和一間跟鄰家共用的洗手間。連自來水都沒有,水都是用大大小小膠桶裝著備用的。Salim的家只有最基本的生活所需,不禁反思,我們現在擁有的,有多少是真正需要的?

 

我們一起預備午餐,廚房太窄了,於是我們把火水爐和工具搬到屋前。我負責預備米飯──當然沒有電飯。這裡買到的白米都沒有經過機器處理,砂石雜質甚多,不想吃到石頭,就要先將白米放在竹筲箕上,用人手揀出雜質。揀了大半天以為差不多了,Salim拿起竹筲箕輕輕拋一拋,就找到不少漏網之魚。
 

 

 
MarianJosee都切好菜和羊肉了(她們說下次一定要買一把利一點的刀給Salim)。
「這些不要了吧?」Josee把切出來的肥肉和骨頭給Salim看。
「甚麼不要?這些才是精華呢!」Salim一手搶過那些我們眼中的「廚餘」,連同其他羊肉一起放進滾水裡煮。
煮了一會,Salim在鍋裡加了盬,把水倒出來。
「這些可以當湯喝,很美味呢!」Salim說,然後就喝了一口熱燙燙的湯。
甚麼?這是湯?!非洲人真是一點也不浪費,我看著那碗我們平時汆水丟掉的油水血水,說一句︰
Hakuna Matata⋯⋯」(Swahili語「不用擔心」的意思)這時候只能入鄉隨俗。

 

 
 
羊油湯,味道也真的不錯,但我的口腔已油得要命,吐口水出來可以用來煎蛋了。
Salim在鍋中加了菜和蕃茄,煮好了羊肉,伴飯十分惹味。
來自坦桑尼亞、澳洲、加拿大和香港的四個人,坐在小屋門前聊著天吃著非洲羊肉前有幾隻雞在等著我們跌食物,街上還偶然會有牛羊經過。
 

 

 
Salim在孤兒院長大,現在除了資助另一位來自肯亞的孤兒讀書,也有組織義工協助本地土著發展旅遊業、改善生活,Josee下星期會跟他到土著的村落探訪。有義工來協助時,Salim只會收取非常低廉的價錢,幾乎只是成本價。
「為自己賺取一點合理收入也很正常呀,要不然你怎麼生活?」Josee這樣勸他。
「義工們這樣千里迢迢來幫助我們,我不想賺他們的錢呢。」Salim著,把幾粒飯丟給他前一隻等了很久的雞。

 

 

 

 

 

一個家裡甚麼都沒有的孤兒,卻付出一切去施予他人;我們甚麼都擁有,又願意施予多少呢?一個假期、短短一星期的義工,實是微不足道。

在我眼中,他生命裡比我們擁有更多的幸福。

One thought on “坦桑尼亞的天與地(10)擁有與施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