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亞的天與地(9)殘缺與美麗

第二天來孤兒院。
原是教師的澳洲人Marian今天帶來了自製泥膠讓孩子玩,但她因為有點材料在這裡買不到,令泥膠不但難以造型,而且非常黏手,孩子們滿手擦不掉的泥膠,笑得十分狼狽,結果我們今天第一個活動就是集體洗手和清潔被泥膠黏得亂七八糟的活動室。
還是畫畫和唱歌比較容易控制。
不要以為這裡像學校,孩子都會乖乖地圍圈圈跟我們一起唱歌。年紀較小的孩子根本不曾離開這裡,沒有社交活動經驗、也沒有耐性,通常會在活動室裡到處跑,偶然會讓我們抓到跟我們一起玩一會兒,然後再不知跑到哪裡去。但整體來說他們都喜歡跟我們玩,雖然我們教的是英文歌,但他們很有音樂和跳舞天份,學得很快。尤其他們很強的拍子感令我們甚驚喜,一位孩子用手、拳頭加上書桌就打出了非洲鼓樂節奏。

 

然而,今天我也看到了這些長年困在小小院舎的孩子的另一面。
一位很喜歡跟我玩的男孩突然用四肢走路,喵喵叫扮起貓來。我見他扮得可愛也跟他一起玩,但他一扮就扮了數小時,完全沒有「變」回人了,一直就在地上爬來爬去。我去跟其他孩子玩,他就爬到我身上抓我,不停喵喵叫,無論怎樣叫他他也不肯變回人。結果我花了大半天「照顧」這小貓。
另一位本來很活潑的孩子,他玩耍時撞到頭,腫了一小塊,沒有流血。然後他就一整天都在發脾氣,沒有哭也沒有表情,悶悶不樂坐在一角不理會我們。大家安慰了他半天他才肯參與我們的活動。
這些孩子,真的很需要關愛。
很多人不明白親身前來探訪的重要性,以為捐了錢做了善事就足夠(當然也很重要),甚至有人撰文批評義工旅行的人。我只能說,來到就明白為何要來了。
我們的機構每次派義工來孤兒院幫忙,都會按我們工作的日數給我們一筆捐款,來到第一天交給院長作為心意,當然我們也可按個人意願添加捐款。院長實際是如何使用那筆捐款?沒有人知道。我們只知道她在附近開了一間小小的雜貨店,日間大部分時間都會在那邊,孩子就交由保母和義工們看管。其他義工說孤兒院最初真的甚麼都沒有,孩子都睡在地上,現在活動室的桌椅、睡房中的床舖,全都是之前的義工看到需要而捐贈的。

 

 

 

 

 

這個世界,有殘缺的一面、有美麗的一面,但還是要親自去看,才能看得最真、最清楚。看見缺殘的部分了,就試試抓一塊小小泥膠去撫平它,那怕是黏手的自製泥膠,也能換來一刻的美麗笑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