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亞的天與地(8)簡單的幸福

我們都在尋找幸福,想要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第一天往孤兒院開始義工,今天有TVE的工作人員帶我們乘車前往,以後就要靠自己了。她約了我們8時,結果9時才到,果然是非洲時間。孤兒院位於Arusha南部偏遠地區,由我們的住處前往非常輾轉。先乘半小時Dala Dala前往市中心,再走一段路往另一個Dala Dala站,這裡的車站完全沒有指示牌,如果沒有當地人帶著,唯一方法就是問路人,很可能還得付點小費。第二程Dala Dala45分鐘,比首程車更擠逼,小小的Dala幾乎擠了30人,熾熱的太陽曬進沒有冷氣的車廂,蒸發車30人的汗水,我彷彿能看見一團黑色蒸汽悶在車廂裡。Dala進入貧窮的村路段,路面崎嶇不平,將車子落,感覺像被塞進棺材再被推下山。好不容易憋住不吐,總算到達目的地。
跟我一起的拍檔是兩位中年女士加拿大人Josee和澳洲人Marian,她們都很友善,Josee已經第二次來坦桑尼亞做義工,去年她也是來這間孤兒院,逗留了近兩個月。
 
「你覺得孩子會不會記得你?」我問Josee
 
「我也很想知道呢,我很想念他們。」Josee,看得出她臉上有半分緊張。
我們去的孤兒院叫Women’s Christian Orphanage,除了有一個大招牌外,外面看起來像間普通的民居。我們推開入口的藍色大閘,裡面有一個小小的遊樂場,有殘舊的滑梯和鞦韆,地面是亂石滿佈的斜坡。十多個黑人小孩子在玩耍,他們約三至十。孩子一看見我們先呆一呆,然後Josee就得到她的答案了,孩子一擁而上把她撲倒在地上,搶著跟她擁抱。Josee笑逐顏開,鬆一口氣。
 
我們就這樣跟孩子坐在亂石地上,沒有任何指引,沒有人叫我們做甚麼做甚麼,我們唯一的工作就是:來,跟他們在一起。
 
幸好我早有準備。
 
我在袋中拿出迪士尼同事捐贈的小禮物,那一刻就像在蟻窩旁拿出蜜糖,孩子馬上蜂擁前來搶,他們不懂排隊,爭相在我手上搶走禮物,對他們來,這些小小的禮物比錢更難得一見、更珍貴吧。

 

 

孤兒院負責人來跟我們打招呼,逗留了一會又走了。又只剩下我們和孩子,跟他們做甚麼都可以。近幾天是孩子的復活節假期,較大的孩子都不用上學,因此所有孩子都在。院長雇了一位日間助手照顧孩子的起居飲食,除此以外,沒有父母的他們就沒有其他人陪伴,一整天困在這小小的院舍裡。我們來這裡陪伴他們、跟他們玩半天,讓他們感受一下愛和關懷,對他們已非常重要。
 
我花了兩天練習了扭氣球,但送給他們的氣球他們也不懂怎樣玩,只懂破壞。還是做做我較擅長的。我拿出紙和筆畫起畫來,馬上有幾個孩子圍著我跟我一起畫。
 
Simba!」孩子指著我的畫
 
Yeah! Simba!」我說,我們竟能溝通。(Simba就是Swahili語獅子的意思)

然後她說也要畫Simba給我看。

我們看著彼此在笑。

 
就這樣,雖然不懂大家的語言,我們跟孩子成為了朋友。
 
十多個只有幾的孩子,住在一間小小的孤兒院裡,這裡沒有電視、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沒有父母。但,這裡有美麗的笑容。



我們都在尋找幸福,想要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都市人努力工作去賺取幸福;
我們旅人流浪天涯海角尋找幸福。
 
看見孤兒院孩子的笑容,原來幸福是多麼的簡單。
當不再只為自己謀幸福,幸福就在眼前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