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的明信片旅人:Johny Kim

 「不要摸牠!牠會咬你的!」一位大澳原居民伯伯見Johny在摸路邊那隻唐狗,大聲警告。
Johny聽不懂中文,伸出手去摸狗頭。
DON’T TOUCH HIM!」我大叫,但太遲了,唐狗張口咬向Johny的手,Johny在千均一發之際縮開了手,然後竟放聲大笑。
「那傢伙是傻的嗎?」大澳伯伯說。
Johny就是這樣的傢伙,愛冒險得近乎傻。
一個月前,剛從非洲旅行回來的我在facebook發現了Johny的專頁「45Countries, Postcard Trip」,對這來自韓國的小傢伙的獨特旅程很感興趣,又得知他下一站將會來香港,於是在facebook跟他聯絡,約定在香港見面。上星期他終於到香港了,於是我們約了今天一起去大澳。
首次見面就一起玩一整天?對,我們背包客之間有種奇妙的信任。


先介紹一下Johny和他的旅程。
Johny是韓國人,只有18歲,他的旅行計劃「45Countries, Postcard Trip」顧名思義就是靠賣自製明信片賺旅費,目標周遊45國。五個月前他離開在首爾的家,前往濟州島,在一間旅館工作了三個月,然後買了一張前往台灣的單程機票及帶著僅僅5000元台幣(約1250元港幣),就展開了他的45國之旅。
起初在網上看到他的照片,見他一臉稚氣,應該是個勇敢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吧?(沒有瞧不起他的意思,「不知天高地厚」是年輕人的優越之處。)然而今天看見他的真人,稚嫩的面孔上多了一層歲月的歷練,才18歲的他竟流露著淡淡的滄桑,這幾個月的旅程,一定不簡單吧。


相處一整天,我們兩個男生沒有太多話,一方面是性格,另一方面則是我們許多想法和價值觀都太相似了,往往很快就明白對方的意思,根本就是一見如故的兄弟,可以一起坐在堤坡上默默地看著海甚麼都不說。而我看見他看著大海那略帶滄鬱的表情,就像一面鏡子映照著過去的自己。旅行久了,要堅持下去靠的不再是一腔熱血,而是一份對自己的執著、對選擇了的路的信念,這不代表不享受旅程,而是帶著希望沈著應戰。
答應了寫一篇文章介紹他,總不能「我們一整天看著大海」就完,整理今天跟他的對話,也尚算能拼湊出他的故事。


翔:你當初是怎樣決定開始這行程的?
Johny:是我的老師鼓勵我的,他以前也做過同樣的事。老師除了教我設計和攝影,也給予我許多意見和支持。
翔:你的父母沒有反對嗎?
Johny:起初當然有擔心,但我也不是一下子就出國,最初的三個月是去濟州島,讓他們看見我離了家也能夠獨立,到後來正式出國,幾個月來我完全財政獨立,不需要靠他們支援,而且我也經常跟他們聯絡,所以他們也放心了。
翔:你真的很有勇氣呢!
Johny:這不是勇氣,根本就是傻的。你知道嗎?我去台灣的時候身上只有5000元台幣。
翔:真的嗎?!(這小子真的很像過去的我,經常自嘲傻,但他不同,他是真的很傻,傻得近乎瘋狂)單靠賣明信片足夠嗎?
Johny:當然不夠,不過我出發去一個新地方前我會聯絡一些旅館,提交我的合作計劃和過往作品,例如重新設計旅館的網頁、翻譯成韓文版本、加入我的照片、繪製地圖等,來換取免費住宿,雖然沒有收入,但可以省下很多錢,替旅館工作同時我也可以繼續賣我的明信片。不過我現在學習了不向旅館透露我的年紀,免得他們瞧不起我,單靠我過往的作品通常都能讓他們信任我的。
Johny的眼神閃耀著自信。)
翔:很厲害,你就這樣在台灣撐上了兩個月。旅途上你遇過最大的困難是甚麼?
Johny:我試過真的沒有錢,一元也沒有。但人生就像戲劇一樣,就在我用盡所有錢的那一天,我工作的旅館主人開始煮飯給我吃,我就連吃飯的錢也省下來了。後來總算撐過了沒有錢的日子,存夠了錢買機票來香港。
翔:這真的很奇妙,但我能明白。因為你讓我想起在澳洲的時候,也有試過口袋只剩下10元澳幣,幸好那時候己經認識了一些背包客,我就厚著臉皮投靠他們,再一起找工作,總算勉強撐過去了。所以長途旅行時多認識一些同路人和當地人是很重要的。
(今天跟Johny往大澳的飲食全都是我付的,Johny還有很遠的路要走,我旅行時也曾經接受過當地人的幫助,這一次就當回饋在另一位年輕旅人的身上。而Johny也很不客氣接受我的請客,在我眼中這份爽朗是成熟旅人的表現,他清楚知道出門在外必須樂意接受其他人的幫助,婆婆媽媽不是禮貌,而是愚蠢。)
Johny:還有昨天晚上,我在尖沙咀擺檔賣明信片被趕了兩次!那些警衛不理會那些街頭賣藝的,只趕我一個,真奇怪!
翔:嗯⋯⋯也許因為你在賣東西吧?
Johny:但那些街頭賣藝的也有放盒子讓人付錢呀,本質上是一樣的吧?
翔:我不知道,香港是個很奇怪的城市呢。那你對香港整體的印像怎樣?
Johny:來到頭幾天真的很辛苦,除了每天都在下大雨,市區繁忙得有點可怕,密麻麻的高樓大廈和擠擁的人潮讓我幾乎不能呼吸,現在算是適應了。
Johny的旅館在尖東心臟地帶,難怪他會有這種感覺。今天帶他來大澳是正確的,讓他感受香港的另一面。中午剛到達的時候他高興地說「嘩!這裡真是香港嗎?」露出了18歲的笑容。)
翔:我明白,我也很怕繁忙的大城市。我很想念在澳洲農田生活的一個月,沒有電話、沒有網絡,但有新鮮空氣、袋鼠、牛、羊,和自己。


Johny:不過有時我會覺得香港人有點奇怪,你們都喜歡英國吧?英國是侵略者對嗎?我們韓國人,到今天仍對曾侵略我們的日本有點不滿的情緒,但你們似乎很喜歡英國。
(竟然由他開始了這個話題)
翔:(想了一會)英國的確是侵略者,但那場戰爭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事。我們成長在英國人的管治下,社會繁榮穩定、經濟成長,數十年間香港由小漁村發展成大都市,英國人是功不可抹的。相反回歸中國這些年來,我們看著我們的生活被一步一步改變、曾經擁有的一點一點地失去、曾經堅守的價值被漸漸扭曲,對比之下難免開始懷念以往的日子。
Johny:我也有聽說過,你們的樓價被大陸人搶得很貴,所以你們很討厭他們?聽說你們交租的錢在某些國家已經可以起樓了!
翔:樓價是其中一點,大陸人的確對我們的生活有很大影響,有些人很討厭他們。但我不會這樣說。輕鬆有錢賺就去賺是很正常的,你和我都會。問題出現在政策上,香港政府沒有好好的規範、沒有好好的保護我們的需要,做成了今天這個局面。你應該有聽說過幾個月前的雨傘運動吧?
Johny:有呀!我覺得香港人很厲害,這樣長期的大型示威竟沒有做成嚴重傷亡。
翔:對呀,雖然我只去了幾天,但也感受到香港人那份值得驕傲的精神。可惜政府只懂一味說我們違法,對我們的訴求充耳不聞。
(說著這種令人沮喪的話題,我們又靜下來看海了)
 翔:回到韓國後,你有甚麼打算?有甚麼長遠計劃嗎?
Johny:可能會開展覽,分享一下我的旅程吧。還要再工作儲蓄,準備讀大學。
翔:你還是想要讀大學嗎?讀設計?
Johny:不,我不會讀美術學校。還沒有決定,可能是經濟、管理之類,我想擴闊自己的知識。
(他真的很成熟,我18歲的時候,就一味在想著非美術不讀)


翔:你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甚麼呢。韓國的社會風氣會鼓勵年青人像你一樣去冒險、見識嗎?
Johny:哈哈,他們口頭常常這樣說,年青人要勇敢跳出框框甚麼的,但實際上還是叫你跟著規矩去做。
翔:這跟香港很相似呢,說甚麼勇敢實踐夢想,結果呢,還是要我們先讀好書、找份好工作、買樓、買車、結婚,彷彿「成功的人生」就只這條路可以選擇。
Johny:那就看你怎樣定義「成功」了。我覺得「成功」是做到自己喜歡的事,不用有很多錢,只要足夠。就像現在,我們輕輕鬆鬆坐在這裡看風景,我很滿足了。
翔:對,最重要是知道自己想要甚麼,還有知足。許多人說「我先努力賺夠了錢,到生活無憂的時候,就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了」,結果到最後,大部分人都為了錢而勞碌一生。
Johny:但錢的確重要,沒有錢甚麼都不能做。我如果能讓更多人認識我,我就更容易能得到贊助和支持。我對我的作品和我的故事都有信心,但宣傳不容易,我太忙了,根本沒有時間整理網頁和寫網誌。
翔:我知道,做旅行Blogger也是一樣,宣傳比寫作和旅行花更多心力和時間,不是要追求名利,但沒有人留意的Blog是沒有意義的,出了名才能進一步嘗試如何單靠旅行和創作維持生活。
(太多想法十分相近,根本不用解釋太多對方已能明白了。於是我試試問一個較大機會有不同想法的問題。)
翔:你有女朋友嗎?
(廢話,我知道答案,但這是引旨)
Johny:當然沒有,不然怎樣可能這樣出走。(我當然知道)
翔:那你對未來的女朋友或妻子有甚麼憧憬?你期望遇到一個能跟你一起冒險的人、還是一個願意等你的人?
Johny:當然是一個跟我一樣的人!甚至比我更瘋狂的!能跟我一起到處闖!要她在家裡等我有甚麼意思?
(果然,這方面想法不同,但我沒有反駁他,這件事只能自己去體會、經歷,才能真正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翔:到現在為止,你最喜歡哪一個去過地方?
Johny:目前是台灣吧,我很喜歡花蓮,我在那裡有很多朋友,他們幫助了我很多。
翔:結果我們的想法還是一樣呢,我不是說喜歡的地方一樣,而是能讓我們愛上那地方的,一定是在那裡遇過的人。
Johny微笑,我們繼續坐在海邊等日落。
最後因為多雲沒看到夕陽,我帶了他去沙田吃大排檔,感受一下不屬於遊客的本土風味。我們都很累了,就整晚在吃沒有多說甚麼。


送他離開時我沒有太多不捨,除了知道我們總有機會再見,也知道我們仍可以是同路人。我們背包客之間,即使走的路不一樣,能在途中的某個交叉點偶遇,分享彼此的旅程和非常相近的人生價值觀,是多麼大的支持和鼓勵,令這條寂寞的路好走一點。
Johny的故事讓我反思我現在做的事,雖然已清楚了下一個目標,但這準備的過程似乎也太漫長了,我可以多一點勇氣、或再傻一點嗎?雖說每個人經歷的和走的路都不一樣,如果我也是18歲,或許我會有不同的想法。但無論如何,Johny的旅程激勵了我,至少不要困在自己設下的框架裡。
一起努力吧!同路人!

部分Johny Kim作品


One thought on “18歲的明信片旅人:Johny Ki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