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311大地震義工之旅(6)媽媽寫的信

(2011年4月)
 
這天是在災區做義工的最後一天,我選擇了體力勞動工作。我們被分配到釜石一間小小的旅遊中心,剛被改用作避難所。因為一間在附近正用作避難所的中學將要開學,災民需搬遷到這裡,我們負責在有物資運到時幫忙搬運及分類。
每小時只有一兩部運送物資的輕型貨車到達,其餘大部分時間都是乾等,挺輕鬆的一天。我們有一位隊員從香港帶來了一些由小學生畫來送給災民的圖畫,我們問准了避難所負責人,就進去把圖畫送給災民,順道跟他們交談。
大部分災民反應都不錯,很喜歡小孩子的畫、也很樂意跟我們交談。其中一對老夫婦,他們就住在我們第一天到的時候見過那隻被沖上岸的大輪船的附近,他們當時正外出所以得救,可惜家園已毀。伯伯告訴我,這已經是第二次。他在昭和年間也遇過海嘯,當時的家也被沖走了。他平靜地說這是命運的安排,眼神裡包含著的卻是多少抑壓著的傷痛……
 
 

 

回到遠野的基地,我們邀請了這次義工活動裡結交的日本朋友來,開了個簡單的送別會,吃了很豐富的火鍋。這一次救援隊的食和住都實在比想像中好多了,已經過了物資短缺的時期,但如此奢侈也難免有點莫名的罪疚感。
將要準備回港,生命中第一次救災旅程將要結束了,心裡不禁在想︰這樣就夠了嗎?旅程許多時間花費在交通,真正在災區工作只有不足一星期。見識過災區的環境、各種義工都做過了,但無論怎樣想,都像個體驗團。我可以頂著光環「偉大地」回港,然後在教會有許多動人的分享。然後,我會回到原本的生活裡,繼續無止境的尋尋覓覓,日本救災之旅成了我參加過的其中一個旅行團,在回憶長河由成為不起眼的一小段……
真的,就這樣回去嗎?
我找到了我想要找的答案了嗎?
 
「媽,我平安離開災區了,但……我打算再回來,下一次我想逗留至少兩三個月。」
在往機場的車程中,我趁著車子在油站加油時,打電話回港,再一次戰戰兢兢地告訴母親我的下一步計劃。
「哈,早就猜到了!甚麼時候出發?」媽淡然說道。
我正納悶為何她的反應那麼輕鬆、跟上次那麼大改變,當天晚上我就在媽的Facebook的一篇文章裡找到答案了。
在這裡容許我足本分享我媽的信。
《為上帝使用我兒感恩》
兩個多星期前,兒子告訴我們打算到日本當義工,阿祖(我爸)那天晚上擔心得徹夜難眠!
這兩星期以來,每天焦急的追看兒子新上載到facebook的相片,期待兒子覆我的電話短訊;心情由掛慮漸化作另一種情懷!
 
看著他上載的每張圖片的說明, 讀著每個短訊, 不自覺已投入那場境……
一個一個震撼的場面:看見岩手一間小學的時鐘全停頓在海嘯掩至的那時刻,窗外滿目瘡痍;一段一段令人慼心的話:「 東日本大地震一個月,在重災區岩手縣大槌市的避難所跟災民一起默哀。微雨裏,警號長鳴,再禁不住眼淚。」,「學校在山坡上,但海嘯時洪水也湧到地下課室破窗而入」,「從學校窗口望出去,是被夷為平地的城市。不知當天孩子們親眼看着自己的家園被海嘯吞噬,是甚麼感受?」…..看著讀著,心情實在難以言喻!
他在短訊中述說「跟隨政府的義工隊前往難民中心為災民浸浴足、簡單手部按摩,並在過程中交談,災民多是老人,口音很重……」腦海中浮現耶穌為門徒洗腳的畫面,一幅很美的圖畫!
中國人在戰後對日本充滿負面情結,日本侵略對上一輩和我這一輩曾是揮不去的夢魘。然而,在天災中,所有人面對神創造的大自然威力都站立不住,都只能默然!不過神的恩典同樣是不分中國人、日本人……
我想起了聖經中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
還有兩天兒子就要回來了,想像著他滿腔不忍撇下日本朋友之情……
早已忘記了擔心他的安危,早已投入了他服侍的那份心情。
為上帝使用我兒感恩!
於是,我決定回港準備好一切就再次上路。這一次,不再是為體驗,而是用心去看災民的需要、切實地關心、真誠地去愛,為要尋找那,我一直一直在找的生命真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