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311大地震義工之旅(2)廢墟之歌

(2011年4月)
 
由香港出發的團隊只有四人,我們先到中部的富山會合其他隊員,有四位長駐日本的宣教士,另外有一位日本人。他們都完全沒有救災經驗,所以這一次我們將透過一個經驗豐富的美國基督教機構,以義工身份進入災區。該美國機構是1995年阪神大地震時成立的,311地震後他們迅速在東北建立了義工基地接待海外義工。美國機構在東京的總部以視像會議跟我們簡介了未來一星期的工作和注意事項,得到的新資訊也沒有很多,大概知道有點粗重幹活吧,但至少看到出這機構是可靠和有經驗的。
另外因為距離震央最近的仙台已聚集了太多義工,我們將會改變行程前往較北部的岩手縣,距離福島核電站更遠,爸媽該可放心吧……他們不可能放心的。
因不清楚災區情況,出發前我們先在富山購買大量物資:水、食物、電油、急救用品、爬山繩、電筒……光靠這些物資足夠整隊人在不毛之地生存上一星期了。我們把買來的物資、及其他由教會捐贈予災民的物資塞上一部拆掉了尾座的七人車。把車塞滿得像日本上班時間的地鐵。
晚上很早就休息,準備明天出發往岩手。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凌晨時分,竟收到從香港打來的電話。
「翔!你沒有事吧?我們很擔心!」一位香港的好朋友緊張地說。
「甚麼事?」我揉揉睡眼。
「仙台七級地震!又發出海嘯警報了!」
「喔……我不知道。我們還未出發,在很遠的富山。而且我們改變了行程,明天會去岩手。」
香港的消息比這邊還要快呢。我馬上傳了短訊給家人和教會報平安。
早上,隊長告訴我們因昨晚的餘震,東北很多地方停電、高速公路封路,可能需要延期出發。
大家商討過後,決定繞另一條路,按原定計劃今天出發。大家把行李和自己硬塞上車,兩部私家車,一部裝滿人、一部裝滿貨,跟逃難沒兩樣,但我們反過來向剛發生大地震的災區進發。
一整天的輪班駕駛,晚上九時多終於到達距離救災基地1.5小時的酒店。原來酒店因昨晚的餘震而停電了一整天,剛剛才恢復電力,我們遲到也遲得合時了。
晚上大家先在酒店休息,明早再前往救災基地。
折騰了兩天,總算抵達了美國機構位於岩手縣遠野市的基地。大家都預期基地會在重災區,但原來遠野市離海岸線還頗遠,基地也比想像中好得多﹐是一間普通的雙層民房,有水有電,屋裡堆滿大量食糧、急救用品和工具。
我們認識了這裡的負責人Dan和他的太太Karen,另外還有他們的同伴Jill,都是由美國來日已許多年的宣教士。我們簡單互相認識後,將我們帶來的救援物資送到遠野市的官方義工中心(原本是政府福祉中心),然後就出發往海嘯重災區釜石市,約一小時車程。


無論在電視上看過多少遍,首次進入海嘯重災區一刻的震撼,到現在仍難以忘懷。
釜石市全市約一半被海嘯所淹,進入市中心,可見明顯被淹浸痕跡,主要道路雖已清理好,但路旁仍堆滿瓦礫雜物,房屋雖不致倒塌,但大門、鐵閘已多被沖毀,有房屋歪歪斜斜,路燈和電線杆更是東歪西倒。市中心是看不見海的,但都已破壞成這樣子。我們進一步走近海旁,一切更變得凌亂不堪──倒塌的大樓、180度翻轉的房屋、爛得糾結在一起的汽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艘卡在防波堤上的巨大輪船,它已完全停在乾地上,要移走恐怕很困難了。在新聞中那些航拍影像裡,看過像玩具般被翻轉的輪船,但實物原來是如此沈甸甸的,我們走到船體旁就像螞蟻一樣,究竟是多大的力量才能把它由海上搬到乾地上?走在頹垣敗瓦之間,一陣濃濃的海水鹹味從城市每個角落傳出,看著電線杆上高高掛著的破碎家具和瓦礫,可想像當時的浪有多高。我們一直走,一步比一步沈重、一步比一步緩慢。


很多房屋和汽車上用油漆噴上了一個圓形內加一個交叉的圖案,Jill告訴我們這是第一批搜救隊留的記號,代表他們已搜索過這裡,已沒有生還者,不用再重複搜的意思。


我們回到市中心探訪一間教會,教會離海岸不算很近,走路至少要十五分鐘,但海嘯當天海水破窗而入,浸至約一層樓高,把教會的風琴和地板都浸壞了。我們跟一位來這裡做義工的本地女仕傾談,首次親耳聽到一個海嘯逃生的故事。
原來釜石自古已是個多海嘯的地方,由小學生開始已需要學習海嘯逃生法,街上到處可見「津波避難所」(津波︰日語漢字海嘯的意思)的指示牌。但也正因釜石居民太習慣小型海嘯,沒有把海嘯警報放在心上,加上這次海嘯影響範圍是空前的廣闊,許多人因而趕不及逃命而喪生。海嘯發生時這位女仕正在教會附近,大地震發生後注意到有古怪的霧在海岸那邊冒起,心知不妙於是及時逃到高處。她跟家人都平安,但有親友家園被沖毀,她的家現在擠了15人。


我們參加了釜石教會的聚會,因禮堂仍需維修,我們在教堂門外的帳幕崇拜,室外只有幾度非常寒冷,大家都擠在暖爐旁。我們跟日本人一起唱詩歌,歌聲隨著寒風飄揚在廢墟倒塌的樓房間,彷彿為這死城帶來了一點生氣。今天的聚會有很多傳媒在採訪,「廢墟之歌」大概可大做文章吧,我們幾個外國人自然也被訪問了。


崇拜後跟教會的人傾談,認識了兩位護士,她們竟會說一點普通話。其中一位已在尼泊爾做了幾年義工,這一次日本出事所以趕回來幫忙,現在在附近的避難所工作。她們沒有光環,但卻可見她們閃亮的生命,是真正的人間天使。

我們幫忙搬動教會的雜物和清潔地板後,還有個小任務就是清洗教會的風琴,被水浸過的琴雖已不能再用,但他們想至少保留外殼,待遲些更換裡面的零件。把風琴打開,裡面竟充滿了污泥、垃圾,花了一番工夫才洗乾淨。


接下來的任務,竟是幫忙把教會裡過多的救援物資搬走。聽說這區的物資已泛濫,早幾天強烈餘震時因避難所堆滿物資,人們反而逃走無門。災區在不同的階段似乎面對著不同的問題呢。

 

 

 

 

 

明天開始,我們將分成小隊參與不同的義工工作。有主要是體力勞動的清潔工作,和日語要求較高的心靈關顧工作。我和日本人裕子被分配到心靈關顧組。我雖然在日本留過學,但要用日語深入交談實在信心不大。不過既已豁出生命來到災區了,甚麼都得勇敢挑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