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311大地震義工之旅(1)我若死,就死罷

如果你正準備看一個救難英雄的故事,我勸你還是不要看下去。因為這是一個很平凡的雙失青年,在生命低谷裡跟災難相遇的故事。沒有轟烈的犧牲精神、沒有感人的煽情片段,只有一個又一個平凡的相遇,和最真實的心路歷程與生命改變。如果你願意跟我一起走一遍這探索災難和生命的心靈旅行,我們起程吧。

2011年3月

尋覓

我在尋覓。大學畢業以來,我一直在尋覓,想要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一個能靠這雙手去實現的夢想、一片讓我自由飛翔的天空。對,我總愛裝成日劇裡的熱血男主角,一股莫名其妙的青春傻勁。說穿了,就是在逃避,不敢面對殘酷的現實世界、不敢面對自己的平凡,於是躲在夢想少年的面具後,發自己的白日夢。
記得那一年高高興興進入第一志願的藝術系,結果三年後拿著差點不能畢業的爛成績,頭也不回地離去,把畫具裝進紙箱放在雜物房的角落。我找了一份跟專業毫無關係的工作,不久便升了職,一做便是兩年。
但喜歡「做夢」的我,始終還是不甘心。生命除了不停工作,應該還有其他可能性吧?於是2007年,我第一次辭去了工作,展開了兩年多的冒險之旅。一年的澳洲工作假期、再一年多在日本東京留學修讀日語,精彩的經歷足夠另外再寫兩本書了。一切遊歷目的還只有一個──尋覓。
經歷過許多了,生命也的確成長了不少。說出來總算跟「大部分人」的生命有點不一樣,滿足了我那懼怕平凡的自卑心理。但,我找到了嗎?那真正要去尋覓的生命意義,我捉緊了嗎?
我還想繼續去遊歷,但終於,年齡告訴我,青春該要結束了,是時候回到這世界的「正軌」。於是,我回到原本的公司繼續工作,決定從此就做個平凡快樂的大人。
沒想到,這個遊歷了兩年多的傢伙,回歸平凡的決心是多麼的硊弱,才工作幾個月,已受不了刻版沒意義的上班下班,半年就決定辭職了。跟上次辭職不同的是,這次我沒明確方向、沒清晰目標,說是再次的尋覓,倒不如說是終極的逃避。
看到這裡,也許你會問︰這不是一篇紀錄救災經歷的文章嗎?為何要寫個長長而沒關係的自傳?
曾經我也以為一切都沒有關係,但原來生命由每一件事都非出於偶然,而是環環相扣,回首一看就會驚嘆箇中奇妙。
廢話少說,我們進入正題。
這份工作最後上班的一天,是2011311日。
 
 
 

311

那天中午,同事們請我吃送別飯。工作雖不算愉快,但跟同事們卻建立了不錯的關係。
吃飯後回到辦公室已是2時多,日本時間3時多。大家回到座位,慣性地看看網上新聞,雅虎新聞首頁出現了那驚人的消息──日本發生8級地震,未有詳細傷亡報告。辦公室的氣氛頃刻變得緊張起來,有人說誰誰誰在日本、有人問誰誰誰出發了沒,再加上我們部門裡有一位曾經在日本住過30年,家人都仍在日本的美國人,看見他在努力地撥電話,誰都不敢打擾他。大家都莫名其妙地不安、沒意義地擔心著,大部分同事暫時放下了工作,努力在網上查看最新消息。
我當然也很擔心東京的同學和朋友,馬上看看他們的Facebook
「大地震!街上一片混亂!」
「電車停了!要沿路軌走往下一站。」
「地震很厲害,家裡的東西可能都摔壞了。」
「電車停駛,回不了家。」
大家都在報告地震情況,比雅虎更快更新,同時也說明了一件事──大家都平安無事。我也稍為放下心了,於是關掉facebook和雅虎,完成最後的工作。
一直至下班後在火車上,我才再一次拿出電話看看最新的地震消息。第一個看到的畫面,似乎是從高空拍下的片段──黑色的洪水填滿了小小螢幕的右半部,並夾雜著船隻、垃圾、燃燒的房屋,以驚人的速度向螢幕左邊邁進,所到之處吞噬一切,汽車、房屋、農田通通在黑暗裡消失,我屏住氣息看著這驚人一幕⋯⋯

「以上電腦動畫顯示了,如發生X級以上地震時將會出現的情況。」

等一下報導員一定會這樣說明的,這是電腦動畫吧?不可能是真的。

然而鏡頭一轉,換成較近鏡拍攝的場面︰被沖翻的巨大遊輪、徹底破壞掉的堤壩、被捲走的大樓……

一切,都那麼的真實⋯⋯

這不是電腦動畫,是真真實實的,大災難。

握著電話的手心冒出冷汗、手在振抖、心在發毛,一個我住了一年多、除香港以外生活得最久的地方──我的第二個家,發生了空前的大災難,比我原本以為的要嚴重得多。
我抬頭看火車車窗外的天空,在這片天的另一邊,多少人正在失去生命、多少人失去了至親、多少人失去了家園、多少人正等待救援、多少人在黑暗裡惶恐著?這邊廂,我在做甚麼?我辭去了工作,只因我不甘平凡、只因我還在尋覓那不知是甚麼的夢、只因我在為自己的人生在迷罔徬徨。

 

 
 

我若死,就死罷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在想︰「我可以做甚麼?除了捐錢和為他們祈禱,我還可以有甚麼實際行動?」
一星期後,我收到一封來自一個基督教機構的電郵。很多年前參與過這機構的活動留下了電郵地址,一直有收他們的通訊,但總是看看標題便刪除。然而今次的標題吸引了我︰

「回應日本地震,差出救援隊」

內容是有關該機構在日本的宣教士的情況、並提到他們正準備派出救援隊往日本,還附有報名表。

那是震災後一星期,在新聞報導中報得鬧哄哄的正是福島核電站的事故,我打開報名表猶豫了一分鐘──反正先報名吧,到要買機票時再反悔也不遲──就草草決定報名了。
寄出報名表後一星期多,機構的員工來電約我見面。
那不算甚麼面試,只是跟該機構的員工、以及其他報了名救援隊的人見面吃午飯,同枱只有大約十人。當中有人似乎已跟機構有多年合作、有人跟我一樣看著全枱都是陌生人。自我介紹過後,驚訝地發現原來真正能操日語的只有兩人,我是其中之一。我們簡單分享過對311地震的感受和參與救援隊的原因,然而也還沒有確認出發的事情,得到的新資訊只有︰會四月初出發、目的地是仙台、「可能」會很辛苦、「可能」會很危險,就這樣了。

最大的發現是──他們也不是很清楚。
同一天晚上,再收到來電,問我拿身份證和護照號碼的電話,並正式確認了46日出發。最初打算這一刻才決定要不要去的我,毫不猶豫地提供了買機票和保險的資料。心情既興奮又不安,幾天後要去日本了,第一次參與的救援隊、一個充滿未知數的危險旅程。
然而出發前,先要面對另一個更刺激場面──告訴家人。那時候,核電站事故已發展得白熱化,在傳媒渲染下正全城恐慌,還剛發生了「急性盲搶鹽」事件。這時候我要告訴家人我偏往虎山行的決定,他們的擔心不難想像。於是我選了他們臨睡一刻,賭他們沒好氣跟我鬧的時候跟他們坦白。(後來有點後悔這樣做,因為我害老爸整晚睡不好)
「我參加了救援隊,下星期出發去日本仙台了。」我對坐在床上準備睡的母親說。
「有輻射啊!」母親還來不及開口,已躺下的父親突然彈起高叫。
我呆了兩秒,帶點吞吐繼續說︰
「我去年學會了日語、剛好又辭了工作,我相信這一切不是巧合,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去幫助他們……」
父親稍為平靜下來,躺回床上說︰
「但作為父母,一定會擔心。」
這是我最害怕聽到的回應,語氣裡沒有責罵,而是最令人動搖的真誠擔心。曾暗暗作最壞打算,必要時取強硬態度的我,馬上徹底處於下風。
昏暗的睡房剩下尷尬的靜默,此刻突然不知從何而來的靈感和勇氣,我說了一句︰
「如果是神給我的使命,要我去?」
靜默。
「以斯帖(註)當時也是這樣,即使我決定不去,神還是會使用其他人,但若是神叫我去而我拒絕,那就是我的問題。」我突然流暢地說出這番話來。心裡其實還有以斯帖的那名言「我若死,就死罷」,到了嘴邊沒有說出來,幸好沒有。
靜默。
「好吧,你自己想清楚。」母親說,父親再沒說話。
我當是默許了。

謝謝。

其實我很清楚,你們心裡是多擔心、多不願意我去,但,你們仍然放手容許我走我的路。一直以來也是這樣。

謝謝你們容忍我的任性。

對我來說,真是比核電站爆炸更驚驗的一晚。
201146日,日本311大地震後三個多星期,有關地震的新聞報導開始減少的時候、許多人盲搶了幾年份的鹽在家裡沒地方放的時候,我背著塞滿求生用品和厚外套的大背囊,向充滿危險和未知的災區出發、踏上改變我一生的旅程。

我若死,就死罷。

 
 
註:以斯帖,舊約聖經人物。公元前四世紀,猶太人被波斯統治,以斯帖輾轉下成為了波斯皇后。其後朝中有人陰謀要屠殺國內猶太人,身為猶太人的以斯帖為拯救民族,冒殺身之險晉見皇帝,臨行說了一句:我若死,就死罷。最後成功拯救猶太人。(參見舊約聖經以斯帖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