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工作假期(5)深山裡的假期

(2007年10月)

老闆PhilipKatie開著滿車剛收割的紫錐花到昆士蘭出售,我們有三天假期。在Subiaco,沒有車既來不了、也走不了,假期就在山上渡過。
 
陽光灑在山上為山林添上燦爛活力的美,我沿著石路到處走,牧羊犬Ellie一直跟著我,跟她雖初相識她已當我一家人了。走到湖邊,Ellie跑到水裡泡涼,我在湖邊坐下,打算享受一下湖水聲、風聲和樹葉聲……然而,還有蒼蠅聲!甫坐下就惹來好幾十隻蒼蠅在製造無比腦人的噪音,真是世事無完美。


牛糞的感受

早聽聞澳洲的蒼蠅多得驚人。早前在市區生活,一兩隻蒼蠅的纏繞已無比惱人,現在在郊外,方才知道「多」的意思。
第一晚入住房間,兩隻巨大的蒼蠅沒完沒了的繞著電燈飛,嗡嗡聲在房裡迴響,我拿著被子追打牠們,非但沒作用,牠們似乎還飛得越發興奮,我沒力的坐在床上喘氣,那些嗡嗡聲彷彿變成嘻嘻的嘲笑聲,我剛才那亂舞被子的模樣在牠們的複眼裡想必可笑得很。
在農場生活了數天,對那些待在面上、身上的十多隻蒼蠅習已為常,也懶再去揮嚇牠們了,反正牠們嚇飛了兩秒只會像玩大風吹般調了位又停下來。受得了牠們待在身上,可永遠受不了那些人造衛星般繞著腦袋轉的活躍份子、更恨透了那些衝著耳孔來嗡個不停的三姑六婆。有好幾次打算外出享受草木風中搖擺聲、蟬鳴聲和鳥語聲,結果卻因蒼蠅的搔擾而喊出了幾句這裡沒人懂的髒話,再奮然將耳孔塞滿音樂。
在這世外田園的生活,讓我體會真實活著的感覺、也讓我明白了作為一坨牛糞整天被蒼蠅搔擾的感受。

深山迷路記

整個山頭只有我們四人,其他人都在小屋裡,我多餘地環顧四周證實無人後,就在湖邊毫無保留地放聲高歌,藍天裡有成群白鳥在繞圈飛、帶著草香的風捲起落葉、湖水將陽光折成搖晃的金塊,整座山變成個大舞台,讓我樂在其中。突然有種感覺,覺得自己是初降生到地球,第一次見藍天、第一次見樹林、第一次見草原、第一次見湖水,踏著青草的雙腳第一次感到很紮實的重量、每一下呼吸也變得清晰可聽……第一次,在大自然的擁抱裡真真實實地感覺到自己的生命。
 
晚上,我們四人在屋外燒烤,頭頂是漫天星宿,壯闊的銀河流淌在星海間,火在風裡噼啪作響。山區的晚上異常寒冷,我們吃過燒肉後擠在火爐旁取暖。Janelle提議我們分享自己生命中最難忘的經歷,輪到我的時候,我分享了幾年前第一次獨自往歐洲旅行的一幕。
「那一晚,在愛琴海的一個小島上,沙灘裡只有我一人,那一晚的星星比今晚更多,且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得那麼多的星。我呆看了一小時便不住的流淚,感慨宇宙之大和自身的渺小,也為渺小的自己所能得到造物者的愛護而感動……」
說著說著,火光在Janelle的臉上,竟照出一道淚痕。
 
 
第二天的假期,Paul開車帶我們往遠一點的山林去看風景。那邊的森林比農場裡的更茂密、更高、更古怪,藍天白雲下的廣闊草原和樹木令人心曠神怡。樹木間偶見倒下的巨樹,亂枝散落一地、樹身泛著蒼老的白,然而其生前的雄偉氣度卻仍淡淡流露,它將要再次與山林融合,令這美地繼續生生不息。我想起在宮崎駿電影《天空之城》裡的一首詩歌︰
「我愛人間樂土,但願與風和唱,
鳥語花香,春回大地,
桃園美景,普天同慶。」
我爬上了一棵木樹,欣賞更遠的風景。上樹容易下樹難,還得避開一整營的螞蟻大軍。

 

 

 

 

 
 
回程時,我們興奮地對著山嶺叫喊、高歌。車子在迂迴的山路中遊走,眼前景色開始重覆起來,當我們正覺奇怪的時候,Paul告訴我們一個惡耗︰

「我們迷路了。」

這山頭到處都差不多,來回走了好幾圈竟一再回到原處,大家也漸由興奮變得有點緊張了。風開始冷、太陽貼山峰了,若日落後仍未能回家可不妙。
Paul你有帶火機吧?今晚要在這裡起營火呢!」
我打趣說。大家都笑了,但也心知這非不可能的。繼續走著,車子上斜時吃力地咆哮,Paul告訴我們一個更壞的事實︰快沒油了。我們都默不作聲,暗暗祈禱今晚不用在森林露宿,入夜後的森林,可是不歡迎人類的。
天色開始昏暗,就在我們找到回農場那熟悉的路時,車子就在同時沒油,停下來了。雖得走二十分鐘的路回家,但若車子在我們迷路時拋錨可不堪切想,我們同聲感謝上帝。

 

站在高岡上

又一個早上,我如常地去跑步,在悉尼已建立了每天跑步的習慣,心想在這迷人山嶺裡必能跑得更愉快吧?跑了一會,開始感到四肢乏力、呼吸困難,真奇怪,幾星期以來每天一小時的練跑好端端的,今天才十多分鐘就開始喘氣了,是我退步了嗎?一個帶著撕裂聲音的呼吸使我猛然想起,這地方位於海拔千多米高的大分水嶺山脈,雖不至於引起高山反應,但身體在劇烈運動下還是會缺氧,想到這裡,我就知道這次不能來硬的。我若昏倒了,山頭之大,他們也得花一段長時間才能找到我,再說最近的醫院離這裡也有至少一小時半的車程。我不怕死,但我的冒險旅程才剛開始呢,我還想要活久一點。
在高山上雖會較易累,但也有不少好處。雖已開始進入夏季,但這裡仍十分清涼,配以陽光則溫度剛剛好,很舒適。
然而也開始有點不習慣此地的與世隔絕,沒有電話、沒有電視、沒有互聯網,沒有人找得到我,竟感到很不自在、很沒安全感,原來我早已習慣以與世界的聯繫來確定自己的存在。

 

 

 

 

 

但,這也是我一直渴望體會的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